贤佳法师: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0)

(一)

【居士】汪洋的这篇报道,非常清晰地表明了官方的态度。佛教即将迎来大机遇和大发展!这是毋庸置疑之事。但是问题出在,佛教界自己是否做好了准备?我看,是很没做好的。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支柱,一般认为是有儒释道三教。道教实在太弱了,就算唐元两朝立为国教,也没啥发展。所以佛教应当仁不让。

如何将佛教发展下去的关键点在于如何做出适应现代社会的阐释,如何稳定社会、安顿人心。这既符合佛陀本意,又符合社会和官方的期待。要做到这一点,需要深入经藏,深具悲心、具足正见才可以。

传统汉传佛教,有很多问题,需要发起新的改革,回归佛陀本怀,必然成就无量功德。汉传佛教的本质,唯有禅和唯识,这是历史的选择。民国太虚、巨赞法师已经做了很多工作,既有很有意义的参考,也有值得思考之处。今天站在前人肩上,必将有更进一步的思考。

(二)

【居士】界诠法师讲式叉尼的两年修行的问题,视频(《界诠法师讲没有受行两年式叉尼法不应登坛受比丘尼戒》

https://cloud.189.cn/t/7JvYNj22E3iq(访问码:6842))在附件里,请分享给大家共同学习。

界诠法师(对比丘尼众)讲:

这个是在行持上,后期因为有其他的律师有这么讲,不是你们自己创造互相影响的缘故。我们对这个有很认真地去研究的。我们山上有些师父,他非常认真地,一字一句不放过的,在那研究很多年了。肯定要有文才可以对得上,没有文我们自己不要创造一个戒律出来,(否则)就会怎么样呢?以讹传讹,影响下一代人,就会有这么个危险。然后呢,受戒没有,是式叉尼没有满两年去受戒呢,她(尼和尚)临时给她(戒子)受一个六法,然后去登坛。

(戒坛上比丘羯磨师)问:“学戒满否?”

她(尼和尚)说:“已满。”

(羯磨师)问:“学戒未?”

她(尼和尚):“已学戒。”

(羯磨师)问:“清净否?”

她(尼和尚):“清净。”

这个是不可以的!然后这一次福建传戒(此视频是2012年),她们前面都有式叉尼满的,后面有一部分没满的,然后他(比丘羯磨师)要问本人啊,男众加法的时候都问她(戒子)本人。

(羯磨师)问:“学戒未?”

她(戒子)说:“学戒!”

(羯磨师)问:“清净否?”

(戒子)答:“清净!”

然后再问尼和尚,问尼和尚说:“‘某人’,就牒她(戒子)的名字,某人学戒未?”尼和尚她说:“学戒。”(羯磨师问)“清净否?”(尼和尚答)“清净!”后来她尼和尚说她不知道,我(界诠法师)就不授!我说:“你这本部你授的,你不知道,你不可以的!”她(尼和尚)说:“那我也不知道。”我说:“不知道,你就不能给她授!”我说:她(尼和尚)不答,不答,这羯磨不成!怎么羯磨不成呢?羯磨文里面牒,某人所说的呢,“自说清净,无诸难事,年岁已满,学戒清净”。她(戒子)要说学戒清净。我说:“你不说,我这句话没法念哪!”她(尼和尚)说:“那我小声一点。”我说:“你小声也没有用。”她(尼和尚)说:“已学,清净。”我说:“你要答,你就大声一点!你要小声,小声你也答了。”她弄得就很别扭。对吧!也存在这些状况。

作为你们提倡学律,尽量呢,有些小众让她满了。这样会怎么样呢?会心安理得,会更好一点。作为戒律的学习和传播者呢,理应要做到这样子,不能着急或者打马虎眼,要不得!

(三)

【居士】有一疑惑在此冒昧向法师请益:藏传佛教的所有见解都是建立在“密法高深”的基础之上的,这一点是藏传反复洗脑的结果。我不反对藏传佛法,但是反对这种“虚假宣传”。这种宣传,也许对愚痴的人建立信心有好处。事实上,密法粗浅,藏地原是奴隶社会,教育极为落后,文盲率极高,密法很适合奴隶社会的人学习,完全依靠师父。汉地人机智多辩,有《瑜伽师地论》《大毗婆沙论》等可读,文字优美,翻译精确,为何不读呢?根本不适合学习密法。最近***也开始流行起来,教育人好好做奴隶,以至于做奴隶做出快感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感恩!”只能说人的福报越来越不行了吧!

【贤佳】藏传中的佛法部分宜应尊重,相似法部分宜应辨识、扬弃。如应成派、格鲁派祖师对唯识宗义和唯识师有严重诽谤,其核心教义也有大偏差。另外藏密中的男女双修法、诛杀法等对人心毒害很大且引发众多严重恶行。

(四)

【居士】我在选择道场和师父中,有一些问题,是否方便请法师指导呢?

我毕业后到龙泉寺常住,发心出家之后就开始生病,今年师父的事曝光之前才养好。我看过部分由同学转发的您发的邮件,正在找适合的女众道场中。

目前我只在龙华寺呆过十多天,在广钦老和尚的弟子建的男女众都收的道场打过佛七,去过两个很小的女众净土道场。本来想多走几个道场,但上个月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内心极度恐惧不安,当时特别想有善知识在身边。到QX寺,感觉还不错,加上有很信任的长辈极力推荐,于是我很快就决定在这边出家了,和住持Q法师初步商定大约是一个月后剃度。

现在状态好转一些,想法就和决定出家的时候很不一样了,常常觉得这儿好像也不是特别适合我。我觉得特别迷茫,一是我对自己并没有十分清晰的定位,二是不知道未来的出家之路该如何走。经过学诚师父事件之后,不会再是师父说什么就听什么的状态了。但也很奇怪,每次我见到Q法师,就觉得好像什么都不是问题,有一次我有种强烈的感觉,觉得她好像前世就是我的师父。

决定出家时,我的想法是,找一个小的念佛道场,有一个慈悲、思想开明、对龙泉寺的居士没有成见的师父,这一生就老实念佛求生净土。如果自己修得不错,就好好发心带动别人念佛。念佛法门对师父的要求好像也不是很高,自己好好念就好。戒律方面嘛,先能持好五戒,弘一法师都说自己只是五戒比丘。以我的资质,还是多在念佛上下功夫。

本来我是想找大道场的,但我想想,万一有战争,还是在南方的小道场道粮相对能得到保证一些,而且道场不在海边相对安全一些。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还有多少能够安稳修行的时间,所以就想抓紧时间先读净土的经论,好好念佛。我自己生病有近5年的时间,身体还不太强壮,可能去大道场会吃不消。我父母强烈反对我在寺院,爸爸都不让我回家,不接我电话有七八年了。我怕国家再进一步公布学诚师父的事,父母知道了,会把我绑回家看着,那时候再出家违缘就更大了。因此也想尽快出家。请益法师,以上这些想法是不是都不在法上思维呢?现在我会觉得因上不正,是不是不应该在这些问题上考虑太多?

现在我的想法是,希望持戒念佛。我觉得我并不适合带动居士,可能在僧团中好好学戒、持戒,将来带动别人学戒,发心关心出家的同学更适合我一些。QX寺这边目前她们学戒都是听如瑞法师的录音,平时也没有互相讨论、发露忏悔等等。我觉得在这儿出家的话,戒律的学习上可能会缺失一些吧。当然也是可以出去学习的,但没有戒律的氛围,以后学完再回寺里也会成问题吧。

另外寺里的法事稍多一些,每月的初一、十五都是全天的活动,有人来做超度时,也会做一天(诵《地藏经》、上大供、《三时系念》共约7小时),每个佛菩萨的节日都会有活动。不知这个问题法师怎么看呢?一方面我觉得佛教需要融入当地信众的需求,念诵对自己也有帮助,另一方面会觉得修行还是很会受影响吧。

Q法师的师父是一位比丘法师,今年92岁,还健在。据法师说,她出家之前基本都是干活,没有学习。出家之后去**佛学院读本科4年。虽然法师说她50岁之后就要好好修行了,但寺里还在批地,准备搞建设。法师人缘特别好,心胸开阔,到哪儿都有很多人喜欢她,和政府的关系也很好(这边的建设等都是按法律程序走的),所以总是很忙。我的感觉是法师是非常乐于广结善缘和做事情的。让我特别感动的是法师对他师父的孝顺。很多居士都说,老师父对法师特别凶,动不动就当众打骂。法师自己也说,在师父那儿,她从来都是错的。我问法师,您觉得师父这样做是调教您还是有烦恼呢?法师就很平常的说:“反正都是我自己的业,师父打骂我能消消气,我也开心。”听她提到最多的还是师父的恩德和功德。能和师父相处近30年,我觉得也实在是有水平,老师父其他的弟子都被师父赶走了。

法师建议我出家之后去读佛学院,她说在佛学院学戒律也很好。我不想读佛学院,法师也说尊重我自己的看法,专修净土也挺好。您怎么看待读佛学院的利弊呢?

我不知道怎么看待法师说的话。我会对法师自己的戒律学习经历存疑。我也会觉得法师出家以来,好像都没有时间实修。有一次我观察法师吃饭,她说某样东西好吃,推荐我品尝,后来我看她吃完又去取了好几块吃。法师持午,但那时己经过午了,快点吃完的话是不会超时的。我之前还担心影响法师持午,几次提醒同行的居士注意时间,法师也听到了。还有我觉得这个寺院,男女众相处的防护意识好像不是特别强。比如坐车时,法师会坐在男众司机副驾的位置上,会直接递东西。法师会单独外出,寺院的式叉尼师父们也会单独外出。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判断,什么是重点了。很抱歉,写得有点乱,我也不知道怎么写好,祈请法师指导。觉得好迷茫。

【贤佳】您说“上个月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内心极度恐惧不安”,具体是怎样的情况?

戒行为本,其他的“功德”不可靠,师父是前车之鉴。宜找严谨戒行的道场,读佛学院也可以,随力学习、自己念佛、随顺持戒就可以,不会受领头人那么严重的影响和控制。

【居士】“上个月发生了一件事情,让我内心极度恐惧不安”,这件事情和最近中美贸易摩擦不断升级,从国外传回来的一些爱国华侨对于局势的长期观察分析有关系,这些内容在国内是看不到的。

我知道方向了,也意识到在状态最差的时候做决定是多么的不合适。

非常希望能够继续收到法师每日整理的分享邮件。对于以前在寺里学过的内容,我自己很难去辨析清楚。我主要是听《广论》,学过两遍《早斋开示》,师父讲的其它法不太相应,就都没有听。但觉得长期写观功念恩日记、反省、坚持上早晚课、拜佛,法师一直引导我要多和别人沟通,多关心同学、心向内缘,对我的帮助很大。

(五)

【居士】末学当初也是对《苦乐人生》相应些,因为里面的佛法内容多些。感恩辨析法师辛苦辨析法义!法布施功德无量!不破掉邪知邪见,很难导向正知正见。很多同修相似法已熏习已久,需棒喝打散,方能痛定思痛,下决心回归佛说经律论。

(六)

【居士】看了“极乐寺比丘尼”的分享(《一些交流讨论(20181118)》),感觉她是智慧、纯正的出家人,内心有愿意亲近的感觉。如果极乐寺的出家众都能如此,也才不枉出家一场。期盼所有出家众都能如此,依着三藏去修证、去弘法,这样佛教才会有希望,众生才能真受益。祈盼此次事件能推动整个佛教向这个方向做改变,迎来《大般若经东北方品》中所说的末法中的正法时期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