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极乐寺尼妹的质疑和心声(2018年12月15日)

希望那些依然认为学诚无辜的人,请静候政府审判,在此之前不要骂。如果审判认为学诚没有发淫秽短信,没有经济问题,没有性侵,等那个时候再骂不迟。希望那些知道更多信息的人,能够披露更多的信息,以帮助更多的人看到更全面的龙泉寺和极乐寺,而非一个之前被包装的龙泉寺和极乐寺,以帮助更多可能被蒙蔽的人清醒过来,也让人们知道精神控制的手段有哪些。这样以后再有组织借教统治、借教敛财的时候,也可以少些人上当。

接下来我想写一写,我对极乐寺生疑的过程。

201*月*月(没有敢写具体的时间,是因为极乐寺这个系统知道的家庭信息太多了,以免对得上具体是谁,尽管由于爸妈强烈反对,姐姐已经离开那个极乐寺了,但是有些邪性且不知悔改的极乐寺,不敢对其不防),是我和爸爸妈妈第一次到极乐寺,去看望我那没有跟家人沟通已经剃度出家的姐姐。

1)在完全没必要的情况下,法师对僧亲打了妄语

当时我见到姐姐的时候,姐姐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见爸妈,因为她清楚爸爸妈妈对她出家持反对意见,这也是她只告诉了我,没有告诉爸妈就直接剃度了的原因。所以爸妈到了那天,她就在客堂外面待着没有进去见爸妈,我在外面陪着她。过一会,我和法师进客堂了。妈妈不知道姐姐在外面,就问:“**(姐姐的俗名)呢?”当时负责接待的法师就顺口说:“贤*去干**去了,还没有回来。她一会就回来了。”尽管那法师知道我姐姐就在门外面。我当时就觉得纳闷:不是出家人不打妄语吗?为什么这个法师在明显没有必要打妄语的情况下,明显可以直接跟父母沟通说“您家孩子可能知道您会不同意她出家,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她一会就会进来”的时候,选择了妄语,且没有丝毫的不适和愧疚。

2)那同修非要听到我和爸爸对姐姐说了什么

再然后就是我们去了院子外面,爸爸和我想单独跟姐姐说句话。结果姐姐的同修不允许,非要跟我们一起。我当时就直接问那同修:“可以给我们一点私人空间吗?我们想单独跟姐姐说句话。”那同修说不可以。我问为什么,她们答:“因为根据‘戒独’的规定,出家女子不能单独跟男众在一起。”“好吧”,我说:“这不是单独在一起,我也在,我也是女性,而且这是我姐姐的爸爸,爸爸能对自己的女儿做什么?我不相信佛祖会规定出家之人连自己的爸爸也要防着。”但这无法说服那同修。那我说:“我们在你们的视线之中可以吗?不走远。”那同修说:“不行!”她们必须要听到我们跟姐姐说了什么。那时候我隐隐约约有了姐姐生活在监视之中的感觉,但那种感觉还不是很强烈,而且好像以“护独”的名义也勉强说的过去。

3)妈妈和姐姐一起吃饭,要经过当家师同意才可以

真正生疑心,是第二天,当时妈妈、姐姐我们仨在一起。然后我提议说去吃个饭吧。然后姐姐说,她得去问问法师同意不同意,如果法师同意了,会安排一个同修跟我们一起。我问为什么,她说这是寺院的规定。妈妈、妹妹想跟姐姐吃个饭,必须得经过法师同意,且必须得跟一个外人一起。我更加觉得这哪里不对。

4)出家后,姐姐办了护照,且把身份证和护照都上交了

再然后我动了把姐姐喊走的念头,我觉得这不是一个真正的修行的地方。真正的佛系是:你愿来就来,愿走就走;你来,我欢迎;你走,我不留。哪有这样处处派人提防的,牺牲其他修行人的宝贵修行时间在那陪家长?我就问她:“您的身份证呢?”然后姐姐的回答震惊到我了:“交上去了,护照也交上去了。”这句话信息量很大。姐姐从来没有过出国的念头,出家之前也没有办过护照,为什么姐姐有了护照,还交上去了?我继续问姐姐,姐姐就说,她以后过个几年就要出国弘法的,她们寺院好多比丘尼都出国弘法去了,所以就统一给她们办了护照。我当时就想:如果真正发心出家,不要安心修行吗?要弘法,那也是修行很多年以后的事了,哪有刚一出家就给人办护照?且在极乐寺待个两三年就够出国弘法的要求了?这是速成班吗?

5)我们去寺院吃饭,要登记所有人的姓名和电话

中间姐姐带我们去寺院的斋堂吃饭。在斋堂外面,有两个僧尼,要求我们填下自己的姓名和电话。我不明白她们收集这些信息的正当理由是什么。

6)姐姐想跟我们一起吃饭告别,当家师没有允许

离开极乐寺的当晚,姐姐想跟我们一起去素食餐厅吃个饭。姐姐去跟当家师请示,但当家师没有批准,说……。我说:“……,我们吃完再把姐姐送来,然后再离开。”但那当家师依然不同意,因此就没有吃成。我当时很想去找当家师去问:“谁给您的权力,不允许姐姐和自己的爸妈去吃顿饭,在爸妈临走之前?”但想到姐姐之后还要在这个寺院待着,还要被当家师管着,也不想给姐姐惹麻烦,我们就离开了寺院。

7)姐姐就在电话旁边,却不能接我电话

后来我会给她打电话,在那样一个我觉得非常封闭,又有很多地方不对头的环境,我根本无法安心。我必须要跟她保持联系才能安心。每次都只能打九分多钟,九分多钟一到必须挂断。有次九分多钟到了,姐姐按照规定把电话挂了。她刚挂断,我就又打过去,我问:“贤*在吗?”那接电话的人的回答,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她在,但是根据规定,她已经不能再接你电话了。”我当时有种阴阳两隔的无力感,我只是思念从小照顾我长大的姐姐而已。跟姐姐联系太困难了,每次都只能打十分钟电话,很难交流什么。而且每次她打电话,她都得去跟当家师申请,得到批准之后才能打,而且每次身边都有同修在旁边。

8)跟极乐寺僧尼的聊天中,发现僧尼非常崇拜学诚

我在跟极乐寺其他多位僧尼的聊天中,发现她们非常崇拜学诚。

我问:“你们为什么要有十分钟的规定呢?”

她答:“如果打电话打多了,心就会散了。”

我问:“你们为什么从来不回家看望父母呢?”

她答:“我们现在这样,就是对父母最好的方式,父母会有福报的。”

我问:“将来你们父母老了怎么办?”

她答:“我们寺院会盖医院和养老院,这样把父母接来住,给父母养老。”(这不是给人画大饼吗?)

我问:“你们当时怎么走上学佛这条路呢?”

她答:“被师父领着的。”

我问:“谁是你们师父?”

她答:“学诚法师。他可厉害了!他很有修行的!当时我给他发微博,他都回答我的。我就这样慢慢想要出家了。”

不同的僧尼出家的原因各不同,但是提到学诚法师,她们都有非常的崇拜之情。我觉得哪里不对头。

9)传统文化的书籍那么多,为什么偏偏挑《弟子规》来学?

我问姐姐最近在学什么。她说,在学《弟子规》。我有点被惊到了。如果说学《弟子规》的目的是为了学习优秀的传统文化,有那么多公认的优秀的传统文化,我至今仍在受益的:学而时习之,温故而知新;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三人行,必有我师焉(跟不同的人学习不同的优点和技能);不拘一格降人才;郭橐驼种树的不要对人才干预太多的理念。为什么不去学这些?而是专门挑了一本《弟子规》去学?《弟子规》在教人什么——”父母呼,应勿缓;父母命,行勿懒。父母教,须敬听;父母责,须顺承。”父母不会犯错,父母叫你做啥你做啥,学诚就是他们的师父,照此引导就是师父叫你做啥你做啥。我不能接受这种引导。

10)学诚公然教人要全信,且不要思维

后来得知极乐寺有微信公众号之后,我就每天关注她们在讲些什么,通过这个渠道看我姐姐都在学些什么。大部分时候都在学习学诚的开示。我对整个体系有怀疑就从我5月22号在公众号看到那篇文章开始《学佛法,也要对症下药》的文章开始。

网上也能搜到:

https://www.xuehua.us/2018/05/22/%E5%AD%A6%E4%BD%9B%E6%B3%95%EF%BC%8C%E4%B9%9F%E8%A6%81%E5%AF%B9%E7%97%87%E4%B8%8B%E8%8D%AF/

以免有人说我断章取义,附上整个开示原文。

完了以后,我们要去思维。那么完了,前提就是要信。“信”,我们才有办法“解”。也就是,你相信去“解”和你怀疑去“解”是不一样的。也就是,你不信解和信解,同样一个事情,会有两个结果。就比如,两个人,我就不相信你,你说的话他肯定不会听的;反过来,如果我非常相信你,你说什么话都会听了。听,你才有办法解;解,你才有办法行啊。

——摘自学诚法师20095北京龙泉寺开示《心的世界》

当时看到“前提是要信,而不是去思维”,我就知道为什么我跟姐姐的沟通如此费劲了。每次只有十分钟是一个方面,另外就是我主张思考,而她主张要信。她为什么要主张要先相信呢,原来这是她每天受到的引导。而且这时候我开始怀疑学诚法师了。一个真正的高僧大德,不会讲出这样稍微一思考就说不过去的话。就像我非常相信我爸妈是为了我好,我也不会认为他们说什么都是对的,我也不会都照着听、照着做。我即使不那么亲近一个人,也会去思考别人说的有没有道理,有没有证据。如果对方说的有道理,那么我愿意承认对方是对的。

11)学诚让弟子发愿生生世世跟随他,这不是一个真正的善知识会让人发的愿

后来又在跟其他僧尼聊天得知,她们许愿是“生生世世跟着师父”。这个时候我觉得如果学诚再是善知识,就简直是一个悖论,因为这个愿暗含的一个假设是弟子永远不会超过师父。如果弟子有一天超越了师父,比师父还早日成佛了呢,那干嘛还跟着师父?那生生世世都跟着师父,那就是生生世世都超越不了师父。哪有如此不谦卑的善知识?哪有如此看不起自己弟子的师父?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必定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还有出家的终极目的是了脱生死、早日成佛,如果我这一生一世就摆脱轮回了,我下辈子还跟着你干嘛?可惜极乐寺的女众看不出这里明显有个悖论。

12)觉得是诽谤,请拿起法律作为武器,而不是恐吓僧尼和世人

再后来就是举报材料在网上流传开来,极乐寺的女众奉命给家人打电话,威胁家人,说学诚是高僧大德,谈论此事就是诽谤师父,是要下地狱的,而且如果谈了,她们会做极端事情给我们看。她们完全没有文明和法制社会的影子。如果师父被诽谤,那去搜集证据,去告贤佳、贤启法师,而不是疯狂删帖,然后威胁他人不要谈论此事。

再后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只是极乐寺的女众依然被蒙蔽,直到今天和此刻。

学诚性侵没有,我不知道,但是以上种种信息表明他确实不是什么善知识。继续维护他的龙泉寺的头头们,你们也不是。

最后一条信息给“梦中幻影终有时”,虽然你的微博被注销了,我没办法联系到你了,但你的朋友告诉我,你很安全,我就安心了。我相信你仍然会看贤佳法师邮件,所以特意留条消息给你:非常谢谢你!这些日子一起陪我们走过。谢谢你的智慧!也谢谢告诉我你很安全的你的朋友们。

希望越来越多的人可以披露更多的信息,因为照目前的情形看,龙泉寺和极乐寺自己不会醒来。

——愿意相信邪不压正的普通民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