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十二

龙泉寺-极乐寺体系的惑害及治理的交流讨论之十二

(20201106)

(一)

极乐寺尼的母亲】以下是我和龙泉寺以前义工的对话。她学历也很高,洗脑太深了,劝我放下:

{〖我〗你们都没有认识到龙泉寺学的是邪法吗?到现在还不承认学诚有罪吗?

〖原龙泉寺义工〗我觉得这些都跟我没有关系了,所以早就不去关注那些了。过好自己的日子,让自己健康、快乐、平安最重要。总是揪着这些自己改变不了的东西不放,生活里就只有痛苦了。阿姨,您觉得呢?

〖我〗你解脱了,很好,但是我不行,我最亲的人还身陷其中,不能自拔,龙泉寺害人不少。我当然也乐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可是它影响了我的正常生活,给我带来了灾难性的打击。

〖原龙泉寺义工〗您不愿意WJ出家,我特别理解,但是您说的也不全对。WJ是个有主见的成年人,三十多岁了,她想做什么其实还是她自己说了算。是龙泉寺让她选择了出家,但是那么多去龙泉寺的不也没选择出家吗?龙泉寺出事了,好多人都选择还俗了,但是,WJ不也没还俗吗?她又不傻、不痴、不呆。WJ没有经过您的同意,没有考虑您的感受,就执意要走自己想走的路,您痛苦这么多年,也动摇不了她。这其中的原因也不是单一的。现在就算是拆了龙泉寺,把学诚送进监狱,您能确定WJ就会还俗吗?也不一定,对吧?我真的知道您内心的痛苦,特别理解您!

今天说这么多,其实真的只是想您知道:无论我们经历过或正在经历多么深的苦痛,最终都是要自己放下,自己改变,自己过好自己的生活。其他外在的我们真的改变不了。

〖我〗你也这样劝我吗?龙泉寺的人洗脑太深了?不分正邪了。

〖原龙泉寺义工〗我说句特别难听的,假如WJ出意外了,死了,您不更痛苦吗?但是您能改变吗?假如这样,您不也还得继续自己的生活吗?

〖我〗是你们在毁佛教。

〖原龙泉寺义工〗我也许不该说这些,我今天说了,以后不会再说了。这跟是否信佛有什么关系呢?就算是有人在毁佛教,您还有我,能改变什么呢?还是要先过好自己的生活呀!说太多了,不当之处请理解。衷心祝福您!}

贤佳】可问她:

现在还有一些成年人坚持学修法轮功,其他人改变不了他们,就没有必要揭批、整治法轮功吗?如果你最亲近的亲人坚持学修法轮功且影响你的生活,你放下不管吗?

极乐寺尼的母亲】龙泉寺的义工被洗脑成了奴隶思想,让我也变成奴隶思想!逆来顺受,社会还有正义感吗?如果国人都被洗脑成了逆来顺受的奴隶主义,国将不国,家将不家!社会将是什么样子?又将回到解放前的封建甚至奴隶社会!

《不要嘲笑为民生和社会热点发声的人》(天涯御史2020-10-23)(https://mp.weixin.qq.com/s/gvrcy2WZR5AYDf2bBSS9nw),这篇文章写得很好!

贤佳】她那不管道义的“务实”,同于奴隶思想、汉奸逻辑,既违佛法,也违世法,实是维护邪师邪法的假智伪善。

(二)

居士(原龙泉寺学员)】我当时在龙泉寺“学佛小组”的时候,有段时期起了很大烦恼,一位居士和贤A法师有不清不楚的关系,每天微信聊天,贤A法师曾和该居士表达如果不出家就和她结婚了,还送很多手链、佛珠。法师父母和这位居士关系熟悉,并知道法师喜欢这位居士,多有来往。当时觉得她破坏出家人的形象,我出于观功念恩,觉得法师好,那位女居士有问题,怎么能把法师庸俗化。现在回头看,真是乱七八糟什么事都有。还有其他一些事,法师作威作福的案例,想起来这个体系千疮百孔,只是大家一直观功念恩维系着。

贤佳】藏密体系的观功念恩依师法是腐败邪行的遮羞布、催化剂,容易蒙蔽智识,扭曲心态。

(三)

贤佳】(20201102)对文章《龙泉寺体系人员的境遇和路向》(http://www.mzhy.org/20201101-04/),一位原龙泉寺居士来信如下,请您看有什么偏差问题:

{看到那个龙泉寺体系出来的人心里的不平衡,我想说,这是目前龙泉寺体系所有人的共同心声,他是典型代表。这也是龙泉寺体系的和尚和居士至今仍旧抱着龙泉寺和学诚不放的核心原因。

这些人虽然嘴上说着“学诚是学诚,龙泉寺是龙泉寺”(这是在龙泉寺体系内部给自己辩解的最多的一句话。他们觉得这样宣传了,大家都以为他们没去搞双修了),但实际上,没有学诚,何来龙泉寺?他们学修喇嘛教经典(如《菩提道次第广论》),是龙泉寺及其下院的必修功课。没有学诚,他们能去学修喇嘛教?他们没搞双修,他可知道,龙泉寺有多少个和尚跟女居士暧昧,甚至有已经双修过的嫌疑?他不敢承认这些吗?我看他还是被排挤得少,应该多被排挤,让他有机会反思这些。

看他在那说“四年戒腊不如新戒”,心里愤愤不平的样子,我想说,他就是不如。他从一开始就进入歧途,至今还在跟龙泉寺体系暧昧,觉得龙泉寺体系比其他寺院好。那他为什么不敢正视自己?龙泉寺的经历,就是歧途的经历。我看他,就是不舍得跟龙泉寺和学诚做分割,不舍得放弃自己曾经被呵护,曾经在居士和师兄弟面前荣耀的邪教团体的过去!没有第二条原因,就是舍不得。不破不立这个词,追求真理这个词,皈依佛陀等,对他来说,意味着放弃曾经在邪教组织中的荣耀。

这种人,就是受的苦少,才至今没想明白。我认为,应该让他吃更多苦,再去思考现状背后的因果。不然的话,他还会跟龙泉寺其他僧人和居士一样,埋怨不应该揭发学诚。这种人,直到今天还在烦恼此事,纯属活该。}

法师(原龙泉寺比丘)】(20201103)个人因果个人了,这人所说的一切事与我无关。

贤佳】没有任何触动、启发吗?

法师】有触动,最大的触动就是:那么久了,您仍然不约束信任您的信众,纵容他们毁谤我这样出家人,任由他们面对我这样的对境,一再的发动嗔烦恼。可见无论外境如何变化,您在觉悟方面始终冥顽不灵,执着入骨。

贤佳】莲池大师《竹窗随笔》说:“世有言:‘人不宜见僧过,见僧过得罪。’然孔子圣人也,幸人知过;季路贤者也,喜过得闻。何僧之畏人知而不欲闻也?盖不见僧过,为白衣言耳,非为僧言也。僧赖有此,罔行而无忌,则此语者,白衣之良剂,而僧之砒酖矣!悲夫!”

您怎么看?

另外,其文哪一句毁谤您?如何是毁谤?您可陈明,我转告,便是教育居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