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学诚的藏密传承

论学诚的藏密传承

(20201118)

释贤甲(举报学诚骚扰短信的原极乐寺尼)】“学诚的师父日常法师”(《一些交流讨论(20201115)·(二)》http://www.mzhy.org/20201115-12/),末学觉得这个说法易惹诤议,因为通常人们认为学诚的师父是定海长老或圆拙长老。可能换个说法较好。

看到您说日常法师往生时金女士领众给念邪师宗喀巴祈祷文“密集玛”,末学就想,她应该不是本着要害日常法师的心而那么做的吧?可能她就是认为念“密集玛”是好的。末学感觉有点类似于迷信民间邪术的人在亲人生病时找神婆作法驱病,迷信者肯定不是本着要害亲人的想法那样做的,但可能无意中会害了亲人。

贤佳】学诚有多个师父,后期宗依的导师是日常法师。可参看附件《忆念常师父报法恩,依止大和尚(师父)建教法——缅怀常师父示寂三周年(2007年)》(https://www.lanzoui.com/iMXvaig1mbi),其中说:“师父得常师父教法传承,印证:①常师父说收师父作弟子,师父说:‘有内涵就可以,不要形式(因为师父对外的身份不适宜)。’②常师父郑重说大陆弟子交给师父。③师父自说:‘我汉传、藏传、南传,什么传承都有。高人得传承不一定要很长时间。’……师父常赞说常师父教法的不共殊胜:2004年10月30日师父对龙泉寺僧众开示:‘《广论》很多人弘扬,有西藏活佛也讲,(常师父)这套教法有殊胜处。他人注重仪轨或理论,我们考虑如何在汉地扎根,成就僧团,以僧导俗。……太虚大师等人想与藏地结合,不成功,老和尚成功,适应汉地因缘,在台湾已显示殊胜。’2005年11月20日曾对潘H等居士开示:‘首先树立对《广论》殊胜以及常师父磁带殊胜的信解,而且以后者为更重要。’”(注:文中“常师父”、“老和尚”指日常法师,“师父”指学诚)

金女士那样“好心”害日常法师,正是日常法师的邪业因缘感招的。金女士不仅“好心”为日常法师念邪师祈祷文,还“好心”让日常法师吃晚餐而犯戒,还抓日常法师的手,在其临终增加罪业,直到现在还在倚托、崇扬日常法师,增加日常法师的恶道罪苦,非常可悲!学诚若没被举治,临终和死后大概也是如此。

释贤甲】附件资料末学看后感觉很熟悉,应是以前在极乐寺学修时看过类似的资料或是听其他法师讲过类似内容。还想起来在极乐寺听过一位很好乐学习《广论》、喜欢了解这类讯息的同学转述一个说法(具体来源记不清了),大意是说:“我们和常师父只有法缘,没有人缘和地缘;我们(极乐寺尼众)和师父(学诚)有法缘和人缘,但没有地缘。”并为和“师父”缺少地缘感到遗憾——这种遗憾和极乐寺的一个主流宣导有关,即是说极乐寺尼众虽然随“师父”出家,但因为是女身,不能在“师父”身边承事,应该好好忏悔业障、净罪集资(具体来说是尽可能承办“师长事业”,达成“师长心愿”),好好和“师父”结缘,以期未来生命能够近事“师父”。这种说法也应是使极乐寺尼众会随顺“师父”性索求的“帮凶”。例如我在精舍的同伴曾发短信给“师父”说,她一直有个愿望是能够做“师父”的侍者,但是作为女身不知道是否会有这样的机会(大意)。因为在精舍时,“师父”分别和我俩短信对话,并要求我们不能互相交流与“师父”短信互动的内容,且要把短信随发随删(我俩共用一部手机),所以当时我不知道我的同伴说过这样的话。是学诚事件的调查组在2018年8月初传我问话时,打出我在精舍期间的手机短信记录内容向我核实,我才得以知道我的同伴当时与“师父”的一些短信交流内容。

话说回来,末学想不通为何学诚这么“亲”日常法师,按他的成长环境和经历来说,应该是亲近大陆的正统汉传大德才对,他也不会缺乏这样的资源和机会。您分析是为何呢?

贤佳】应是由于他对“藏传佛教”,特别是对《菩提道次第广论》深心认可,而日常法师既有“藏传佛教”传承,又作了丰富的汉化,对《菩提道次第广论》有专门系统的汉化讲解,还在台湾建立了僧俗教团,开展出了红火的事业,汉传大德和藏传喇嘛都没有这样“契理契机”的。如先前分享文稿中说:“常师父对宗大师格鲁派传统作转换,契合汉地根机,在台湾扎根、兴盛,在大陆弘扬。(1)印证:[1]智敏上师说:‘(常师父的广论磁带)藏味不浓。’师父说:‘这正是老和尚高明的地方!’[2]法王对常师父的做法说:‘我很满意!’又说:‘(常师父)是我最得意的弟子!’(2)内容:[1]教:与《备览》《法华经》结合;针对汉地偏执,讲解念佛和参禅;借用《前世今生》和《新世纪饮食》等破世俗邪见;借用汉地善法弘五戒十善:讲《论语》《俞净意公》等。[2]行:僧团兼采汉藏传统僧团制度;俗众打佛七,开展文教、慈心事业。”(注:文中“法王”指达赖喇嘛。)

又如学诚以前的“开示”记录稿《2004年11月23日在龙泉寺,大和尚对临行受戒者开示》(https://www.lanzoui.com/ihSHoigbfwh)说:“老和尚(常师父)讲《备览》,而《备览》是律宗弘一大师编写的,圆老从学,与我们的缘深。老和尚将《广论》与南山律融合,以后去弘扬,在传承、理论、事相上都结合得比较好。……僧团清净和合增上,一起研讨,居士带动由学长,如同基督教弘道,是先进方法,无此方法则不行,是一般老和尚想不出来的。……对上不可能常请教,这是次第。藏传格西、堪布依止法王,弘法靠堪布。常师父这一套也这样,上座、执事依师长指示做,不会太偏。目前缘起没人比他们做得更好,要相信,否则佛法没办法弘传。……增上生,业感到一起,还是为修道,不是玩的,可以十六生成佛。居士搞不清楚这些。我们同老和尚相应,绝非无缘无故。”

释贤甲】末学有个感受,觉得2004年的学诚法师还是有心弘法的(但方向偏差,这是另外一说),但是在龙泉寺、极乐寺极速发展的近几年,就没有这种感觉了,好像变成学诚利用“弘法”的名义在谋个人利益,乃至明目张胆违法破戒了。末学觉得学诚走到最后这一步是有一个渐变发展的过程的,不是突然变成那样的。您怎样看?

贤佳】是的。藏密教法“佛慢”、男女双修等高上“大法”特为“高僧大德”定制,凌越以前所学“浅显”的“显教”知见,随着外在团体事业、名望地位逐渐的蓬勃高涨,又缺乏有效有力的监管,内在与藏密邪法相应的贪慢烦恼就渐渐滋长乃至自在实践了。

释贤甲】什么是“佛慢”?之前在交流资料中有看到大意说藏密自许可修“佛慢”,但不太了解具体概念。

贤佳】《密宗道次第广论》说:“故曼陀罗轮,方便安乐律,由佛慢瑜伽,成佛非遥远。”(卷第一)

日常法师《菩提道次第广论浅释》(第154卷B面)说:“‘我就是这个佛陀,要圆满的报身、报土’,就是观这个,所以到他那个时候观起来的叫做佛慢。他那个慢不是说贪瞋痴慢疑的慢,这就是说‘我就是佛’,那么在这个是殊胜地生起次第,这个里边还有很多特殊的方便、善巧,非常殊胜的方便、善巧。那个时候你果真能够如此地说,一切时处当中就能够得到佛菩萨的加持,所以这个是为什么他能够最快速地圆满这个资粮的关系。够不够?不够!下面还有一步叫圆满次第,那个生起次第达到圆满量的时候是什么个状态呢?平常的时候,如果说生起次第圆满了,我一坐在这里譬如说我观‘我是一个阿弥陀佛’,我只要一坐,你们一看起来,你们看见我就是阿弥陀佛,跟阿弥陀佛的的确确就是这样。这样的本事啊!要我们想象那还得了啊!还得了啊!所以啊,平常我们看的那个有很多啊,什么金刚、大威德金刚、胜乐金刚,什么等等,那我们无法想象说难道这个是佛的圆满德相吗?不,这个特别的理由,他因为他是要把这个凡夫平庸的转过来。……他不但有这个理论,而且有这个方法,不但有实践的方法,证得实际上的事实,所以他一定在显那个大的贪瞋痴相。你们看他为什么现个畜生相呢?这个妙就妙在这里,畜生我们通常说是愚痴的代表,唉,他就在那个痴相上面把那个痴当下转过来了。就这样,就这样一个特别意义在里头。然后呢?一定现那个愤怒相,在那个瞋的当下把那个瞋相转过来了。然后呢?同样地,他为什么有那个所谓,我们平常以前我所最不了解,也是起最反感,现在才发现有他特别意义的另外一个方法,你们可能听说过:双身。这个真正说起来,我特别说喔,这个密法是密传的,它不能在外面流露的,所以平常这个有它很重要的条件在,现在我们不知道,‘这怎么可以?’这是闲话,现在暂时不谈,一定在当下把它转化过来哦!”

《南怀瑾:佛贪、佛嗔、佛痴、佛慢》(http://text.xuefo.net/show1.asp?id=327054)说:“密宗在某个阶梯上常需佛慢,譬如你们修了准提法,要去给人治病、消灾,自己没信心是作不好的。一有信心,佛母就在我这里,准提佛母、毗卢遮那佛与上师和我四身合一,我即佛,佛即我,如此信心,对了,病就治好了,这还是从佛慢来的。佛慢能生自信心。”

《佛慢_百度百科》(https://baike.baidu.com/item/%E4%BD%9B%E6%85%A2/15596478)说:“佛慢是指克服自认是凡俗的自卑之感,令其生起敢于成当是佛之自尊心。密乘中修生起圆满次第时,行者必须时刻牢记‘我就是本尊佛’,时刻以自己是功德圆满的本尊之智慧心态去观待自己,使自心充满自信、坚毅等;不是烦恼所摄的傲慢心,而是智慧所摄的一种信心和坚毅力。”

藏密依师法要求弟子视师是佛(不是汉传佛教说的视师如佛),师长自视为佛便是“顺应民心”、顺理成章,久而久之就“生起圆满”了,就可以自在大贪、大瞋而行双修、诛杀了。

释贤甲】末学觉得藏密的逻辑明显错乱,因为既然说要观修“佛慢”,那么就应该要让弟子观修他们自己是佛,不应该让弟子视他人(师长、上师)是佛,否则这两者如何并行不悖?您看是这样吗?

贤佳】藏密弟子面对其他人可修“佛慢”,对上师必须视师是佛,两者并行不悖。问题在于他们凌越佛戒,玩弄心理、语言技巧,想以吸毒戒毒,实是自欺欺人,如蒸砂求饭,只成热砂。

如《楞严经》说:“若诸世界六道众生其心不淫,则不随其生死相续。汝修三昧,本出尘劳,淫心不除,尘不可出。纵有多智,禅定现前,如不断淫,必落魔道,上品魔王,中品魔民,下品魔女。彼等诸魔亦有徒众,各各自谓成无上道。我灭度后末法之中,多此魔民炽盛世间,广行贪淫,为‘善知识’,令诸众生落爱见坑,失菩提路。汝教世人修三摩地,先断心淫,是名如来先佛世尊第一决定清净明诲。是故,阿难,若不断淫修禅定者,如蒸砂石欲其成饭,经百千劫只名热砂。何以故?此非饭本,砂石成故。汝以淫身求佛妙果,纵得妙悟,皆是淫根,根本成淫,轮转三涂必不能出,如来涅槃何路修证?必使淫机身心俱断,断性亦无,于佛菩提斯可希冀。如我此说,名为佛说;不如此说,即波旬说。”(卷第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