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治学诚历程资料之五(2018年8月下半月)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之五(2018年8月下半月)

(20201125整理)

(一)

{贤佳向一位法师通报情况}

贤佳】(20180817,12:43)宗教局有人找我,咨询重请龙泉寺住持和领导班子。不久应会新立住持和寺务委员会,可能请W法师作新住持,C法师作副住持配合。国宗局干部表示会适当公布调查结果。他们可能近期会做宣明事实的工作。这些情况只是他们初步意向流露,不知是否会落实或调整变化。

(13:58)有龙泉寺体系居士来信说:“今天收到消息,学佛小组课暂停。”另有龙泉寺体系居士来信说:“自师父的事情一出来,我们居士也都受到了很大程度的伤害。首先各部门停课,不准上山,这能理解,我们在等待宗教局的结果。活动停了,也能接受,非常时期嘛。可现在连学佛小组都停课了,这还是第一次。”

(20180818,18:41)有居士来信说:“极乐寺的村民朋友跟我说大和尚的资金被冻结了,修路的工程被停了。我前几天刚去了那里。”

(19:27)有龙泉寺义工来信说:“已经确认龙泉寺把净人沙弥都转移到了崇恩禅寺,他们都在等待师父出山。”

一位在莆田广化寺的沙弥来信说:“广化寺这边,我知道的,大概分成三种:1.对您及贤启法师竖起大拇指;2.认为做得不够周全,对佛教影响太大啦;3.相信师父,等待师父的复出,哪怕仅当方丈。昨天广化寺开执事会,传达的思想就是师父被人陷害。”

山西泽州乾明寺的一位法师转来此寺通知:“乾明寺首届‘讲师班精进共修法会’(9月7日~9日)是龙泉寺教化部首次在京外道场举办的共修法会,主要面向西北和华北区域,目的是促进区域融合,加强对京外道场的护持力量。本次法会得到了贤j法师的大力支持,同时教化部非常重视,届时教务处贤s法师会亲临法会现场开示,缘起殊胜。”

(20180819,17:35)居士中流传的学诚法师最新教诫:“师父最新教诫:三坚持:坚持、坚定、坚强。四相信:相信党和政府,相信因果,相信良心,相信师父。”

(20180820,17:04)C法师的态度转变:忏悔不依师,强调依止师父。

一位法师来信:“这是一份上海精舍同学邮件的截图,听说C法师已经忏悔了,真是难以置信。最初是他带比丘尼去报的案,上次在寺里他还亲口说过对师父没有信心,可是为什么会反复呢?是否有什么隐情?据说政府请C法师回寺主政,如果他还是这样强调依止师父,那岂不是和以前一样了?”

(截图内容){今天上午9点多,贤W法师让C法师给我们精舍视频连线,讲了一些他自己这几个月来的心路转变历程。C法师说要忏悔依师违缘障碍,有魔障加持,他经过一位高僧大德的提醒和加持,然后努力忏悔,才走出这个魔障。感觉C法师和贤W法师是针对我们几个人来说的。}

(20180821,15:30)了解的一点信息供参考(一位极乐寺尼的来信):

{8月2日7:30,国内僧团网络会议,贤r、贤B(负责国内下院)、贤D(极乐寺当值)主持,会上没有明说,只是说网上控制住了,叫大家最好不要看,看了身心受影响,事件被定义为“法难”,与每个人都相关,让大家祈求等。

8月5-6日(具体日期可能不准确),贤A、贤g到某精舍安抚同学,并提出不与龙泉寺法师联系等三条要求。

8月14日,贤ai在荷兰宣布,不要与澳洲的人联系,有同学问为什么,回复:离开团队。极乐寺有些同学被家人顺利接走。

8月15日,荷兰贤ch收到比丘发来的“坚持、坚定、坚强”(是否是师父给的不清楚)。

8月15日,极乐寺公邮依旧保持给xcfs、贤r发周报,8月18日汇报只发xcfs,没有贤r。

8月19日,极乐寺僧团宣布佛协决议(是不是对全体宣布的不清楚),下院是否宣布不清楚。

8月21日,极乐寺及下院依旧在学习“师父每日教诫”。

个人觉得,以师父的个性不是那么容易认错罢休的,诸多弟子从个人出发,亦不排除试图扶师父再起的想法。政府虽然了结此事,团队不认错、不反省,会加快自我毁灭之路。亦不排除僧团有人鼓动居士对两位法师采取过激行为。请两位法师当前还是以保证安全为重,对团体中突然转变的人也多小心。

至于团体中的人,每个人都会依自己宿世的善根、等流做出选择,真佛子会皈依佛,与法相应,不需多讲,自会判断;不肯接受的也自有其宿业,用网上一位博主的话说,你永远不可能叫醒一群装睡的人。}

(20180823,13:38)国宗局官方公布调查结果:

《关于对举报学诚和北京龙泉寺有关问题的调查核实情况》(政事儿2018-08-23)

https://mp.weixin.qq.com/s/PYVOkH4V_ecsXnSEOmJkdQ

(20180824,08:37)陕西省佛协、省宗教局、统战部今天开会宣布免去学诚在陕西省佛协的名誉会长、法门寺方丈等职务。福建省佛协昨天已开会撤了他的职务。

(14:18)居士发的信息供参考:

{龙泉寺内部烂了。咱们都说C法师好,所以C法师是根据舆情被国宗局叫回来的,希望主持大局、安抚弟子,结果C法师当众痛哭忏悔:“我不该不依师,不该观师父的过。”于是C法师被拿下,现在S精舍闭关。现在留在龙泉寺的全是保皇派。国宗局派了几位官员,在龙泉寺吃住,开始想给大家做思想工作,结果发现内部坚持冤枉、清白论。并且原本龙泉寺教的不是真佛法,是相似法,传教过程中有精神控制、邪教嫌疑。另外就是网络推手,继续往阴谋论里带。可是即便公布,龙泉寺弟子们依旧不信,除非判刑或者师父亲自出面道歉。}

(19:08)《大公评论 | 佛教不是法外之地 学诚“四违”问题亟需制度改革》(大公佛教2018-08-24)

https://mp.weixin.qq.com/s/eOgh46SDHFZfrPC70I5QgA

(二)

释贤甲(举报学诚骚扰短信的原极乐寺尼)】(20180821,08:10)最近还听说僧团内部境况不好,大意是僧团统一口径认为师父是清白的,这种状态让“正义派”的一方感觉很受伤。我认为这是大家迷茫无措的表现,不会持续很久的。对很多人来说这是突如其来的噩耗,需要一个接受事实的过程。您怎么看?

贤佳】是的。他们很可怜,也很可惜。

释贤甲】“可惜”是怎么解?不太明白。

贤佳】本来好心出家修行,却这样妄语掩饰、无智维持,现世、后世皆失利益,亏负出家好心,空费生命,是为可惜。

释贤甲】(20180824,08:58)末学侧面了解到的一些极乐寺的情况,有两个方面:

一、在学诚事件发展历程中的相关举措

1.8月10日前后,极乐寺僧团公开宣导:包括我在内的几位比丘尼,涉嫌诽谤师父,保留追究刑事责任的权利。

2.8月13日,一位居士替我到极乐寺取回我的个人物品,居士回来后表述:相关负责法师听到我的名字很抵触,态度不配合。并且,我请居士在极乐寺帮我联系我以前的班导和同学,遭到极乐寺的阻挠。

3.“仙游极乐寺”微信公众号8月19日的报道中,有一则图文简单介绍了极乐寺“寺务领导小组带动僧俗二众共同学习中国佛教协会第九届理事会第三次会议决议”,但未介绍学习《决议》的详情。“寺务领导小组”不知是何时产生的组织,我在2017年底离开极乐寺时没有这个组织。

4.上述公众号大约从2017年1月开始,每天发布一篇学诚的开示,直至2018年8月15日。8月16日之后,没再发布学诚的开示。

二、极乐寺的学修安排有所调整

极乐寺微信公众号显示,8月22日,极乐寺第一次举行面向整个僧团的念佛、打坐课程。这些本是出家人的必修课,但我在极乐寺的两年多时间里,除了我所在的班级有过一次打坐引导外,僧团未开设过这些课程,也没听说在我之前曾经开设过。

贤佳】(20180825,08:22)一位龙泉寺体系女居士刚不久来信说:“我们动漫有一个20多岁的大学毕业生刚刚被派到极乐寺,不过分流到其他地方了。末学在微信上跟她说:‘赶快回来。’她不相信。还有一位翻译中心的女众,现在在荷兰,两周后回国,准备回龙泉寺,然后去极乐寺出家。末学也劝她了,她连国家宗教局的调查结果都不相信,这太可怜了!”

释贤甲】(21:15)今天看到这封邮件,感到痛心。无独有偶,新浪微博网友“不要家庭破碎”今天也发布了一条微博,有理由相信是真的:

“极乐寺依然在蒙蔽里面的孩子:在举报学诚这一事件发生后,学诚以龙泉寺名义立即在8月1日发布《严正声明》, 极力为自己辩护,称举报人诽谤、诬陷学诚。然而,极乐寺对内宣称:‘师父(学诚)近日遭到诽谤,大家要像师父一样,彰显高僧大德风范,不谈论,不辩解。’由于孩子没有其他自由获取信息的方式,孩子们并不知极乐寺在撒谎和蒙蔽她们。在此期间,极乐寺还恐吓弟子,让她们不要相信和传播,否则就是诽谤高僧大德,是在造口业,必将遭到报应。在8月15日学诚离职后,极乐寺亲友会依然散播‘遇到诽谤,要不散播、不辩解’的言论,继续维护学诚的神像。当下,极乐寺的孩子被分散到了龙泉寺体系下的其他寺院,这使她们继续无法得到真实的消息,同时由于极乐寺不积极转达家长要孩子回电话的信息,家长现在与孩子取得联系非常困难。这种情况继续下去,孩子只能会被继续洗脑。 ”

(三)

居士】(20180825)这一生我们遇到了学大,被骗,我们怎么能够保证自己下一世不再遇到这样的人?自己能把握自己的业吗?

贤佳】娑婆世界末法时代物欲横流、伪滥众多,宜应少欲知足,严谨以戒为师,正皈依法,特别宜应持戒念佛求生净土。

居士】(20180830)有一个义工说贤J法师到现在都在包庇师父,说师父是被魔支配,做了那些事,不是师父要做的,让常住义工统一口径。应该怎么破斥他们这种观点?

贤佳】有什么标准和依据说师父是受魔支配?如果说师父是被魔支配做那样的恶劣事,那师父的戒定慧功夫、自制力太差了,怎么能作为依止的善知识?怎能保证师父以后不继续受魔支配做恶劣事?是否应禁闭起来?

(四)

居士】(20180816)这两天在学习您发来的邮件。以前虽然对师父的信心和皈依心不是那么强,也不太能生起生生世世追随师父的心(愿意去极乐世界,到阿弥陀佛和观世音菩萨的身边),但内心感觉师父确实是在为佛教、为众生做事,所以愿意在他住持的道场承担。之前我对龙泉寺僧团是比较认可的,感觉僧团整体持戒比较精严,所以事发后,因为对双方都比较信任,因此也不知道事情到底是怎样的、结果会如何(当时对情况不了解,这次回家的路上才看到举报材料和贤启法师给僧团法师的信),但想着不管怎样,还是愿意继续护持龙泉寺僧团。

以前的学习传递给我的是:龙泉寺僧团以戒律、《广论》和师父理念为依。看了种种分享之后,除了感受到法师在这过程中确实承受了很多不理解乃至压迫外,好像以前所知都靠不住了似的:僧团并不是尽量依佛陀所制戒律行持,而是整体存在程度不同的违犯,目前来看好像也没有改善的意思;对《广论》原文及常师父开示存在不同的反面声音;师父开示既有佛法,又有相似法。从您发来的资料中,我只能了解到在戒律方面,在“小小戒可舍”、“随方毗尼”、“随时毗尼”方面有不当的开缘,有滥依大乘、轻乎别解脱戒的问题,可是其他的我就分不清哪些可学、哪些不可学了,甚至连《广论》是否可学(原文及开示)都分不清了。所以也不敢轻易学习体系的内容了,不知道哪些内容是可学的。[1]

另外也感受到僧团并不是自己愿意承事的那种精严持戒又慈悲正义、具有一定开放性的团体,只是在一定理念灌输下的一种表相而已,自己因为无明而被迷惑了。也看到,在这次事件发生过程中,团体中大多数人是处于被蒙蔽、被误导的状态,还有的因为执着于既得,顽固守着一些东西不放松,内心缺少判断力,连存疑好像都做不到,我跟着这样的团队能走到哪里去呢?

以前因为团体在学修引导方面的不够重视(个人感觉居士学修内容杂乱,并且缺少能让人生信的直接引导人)和不一致性,以及居士管理过于世俗化,曾多次动过要去寻找其他道场的想法,只是因为有法师拉拔,和“居士阶段主要是净罪集资”理念的引导,自己也有“现在是末法了,共业和别业都太差了,到哪里也找不到理想的团队了”的想法,不得已一直坚持“安住”着,其实大多数情况都是在痛苦的忍受状态中(当然也有个人观功念恩修得差的原因在里面)。现在了解到了更多的情况,与自己想像并不一致,更觉得没有动力去承事这样的团队了。

家人因为目前的情况,让我至少近两年都在家,不要去寺院。可是从师父和福智团体事件并联想世间好多案例,感受到淫欲太可怕了,要修行解脱更要断淫,在家这方面比较不能保证,所以还是愿意去寺院,一方面可以护持三宝,另一方面自己也可以更好地学修,净化自己,可是我该到哪里去呢?[2]

如果近期我要在家学修,该学习什么呢?除了《八十华严》《四十华严》《楞严经》(目前经书都还在寺里)外,我还有几本广超法师的书(与广超法师的开示比较相应),也买过一套元音老人的《佛法修证心要》,还有济群法师的两本书(《普贤行愿品的观修原理》和《皈依修学手册》),不知道这些书都是可看的吗?里面有相似法吗?[3]

前几天下山处理女儿的事情,因为景区封园及自己心力太低,所以近期都还在家中。上午拜忏时,生起了惭愧心,感觉对不起佛菩萨,没有护持好正法(自己去寺里常住和以前发心出家,初发心都是为了要承事三宝,护持佛法住世),也感觉跟佛菩萨的心又近了(最近一段时间因为心力低,对佛菩萨没什么感觉了)。以后还是愿意去寺院,但目前有[1][2][3]问题自己无法解决,可以请法师指点一下吗?

贤佳】师父的开示兑水多,多杂相似法,不值得看重学习。如《感悟人生》《苦乐人生》等中说:不要压制烦恼,这是以一个烦恼压另一个烦恼,重要的是要对境不执取。但凡夫对境不执取一般是肤浅、短暂的,这种说法会导致一般凡夫自欺欺人而纵欲。

娑婆世界末法时代物欲横流、伪滥众多,宜应少欲知足,严谨以戒为师,以持戒念佛求生净土为稳妥,宜优先研阅净土经典和戒律经典,净土经典如《佛说无量寿经》《佛说观无量寿佛经》等,戒律经典如《佛说五戒相经》《佛说斋经》《优婆塞戒经》等,并可适当广阅《楞严经》《法华经》《大般涅槃经》《华严经》《楞伽经》《圆觉经》等传统经典,其次是汉传传统大论如《大智度论》《瑜伽师地论》等,行持上随顺持戒,勤恳念佛,随缘修习净业三福,长养菩提愿行。师友助缘上可寻求亲近正规的持戒道场、念佛道场及其居士团体。

以上供参考。

居士】您的意思是以直接看经论为好,是吗?

贤佳】有阅读能力则宜直接读经论原典,读多了,自然有所了解、理解,树立宽广的基本正知见,避免无知偏狭而受迷盲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