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破台湾印顺法师及其信徒的曲诈

辨破台湾印顺法师及其信徒的曲诈

(20210128)

居士】(20210124)前天有居士说她去年上半年,因为听那位信奉印顺法师“大乘非佛亲说”的G法师宣导,对是否有阿弥陀佛和极乐世界产生怀疑了,我非常吃惊!她虽然才三十出头,但很有善根的,一直是吃素,怀的小孩也是胎里素,而且一直诵《地藏经》《普门品》《心经》。没想到被G法师三言两语就对大乘佛法,尤其是对阿弥陀佛和极乐世界产生怀疑了。当时她问过我的,说听G法师说阿弥陀佛是太阳神,没有极乐世界,我很严肃地跟她解释了,我还以为她释疑了呢。没想到由此种下了疑根,我听了心里蛮难过的。

贤佳】可将以下资料供她参看:

《关于佛经真伪的交流讨论之二》

https://www.zhengxinfofa.cn/2169.html

《关于南北传教法的交流讨论》

https://www.zhengxinfofa.cn/1597.html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29)·(七)》

https://www.zhengxinfofa.cn/515.html

《关于印顺法师、昭慧法师观点的讨论》

https://www.zhengxinfofa.cn/616.html

《揭破印顺法师邪见帖子汇编》

https://www.zhengxinfofa.cn/744.html

居士】(20210127)那位居士的妈妈昨天找G法师,请他不要误导女儿,导致不信有阿弥陀佛和极乐世界了,结果他又乘机推销了一大堆的印顺法师理论。这是他目前跟随学习的师父开示:

《20180921大师父开示》(悟佛所悟行佛所行2019-10-21)

https://mp.weixin.qq.com/s/2I5SZ-adjWCKaX7r5gby9Q

贤佳】G法师在我去年12月27日群发分享了交流讨论邮件后,提出不要给他发交流讨论邮件了,应是由于其中《关于佛经真伪的交流讨论之二》(https://www.zhengxinfofa.cn/2169.html)批评了印顺法师的观点。他也是比较封闭自守的,不能接受不同观点和理智讨论。

去年8月4日他给我来信说:

{在学习过程中,看到我师父对我所在的出家人的开示,分享给你看看。师父讲的,也是我作为弟子愿意实践的。不为别的,只是让你了解下我的状况,以方便我们以后的交流:

说实在的,我们弘法为什么要去批评别人?你就是想要彰显自己嘛。但是我们一直不会这样,我们讲嘛,我们讲的就是佛法的基础。欸,我们不跟任何宗派对立,也不跟任何一个法门对立。

我说他们都有时空因缘,有他们的因缘,所以他们也有他们的意义。但是,我们今天去介绍的,只是佛法的基础,我不会说我们是最对的、最好的、最高的,不要这样搞!那自以为是啊,最后树立敌人一大堆,他得到什么?没用的!

我总是觉得我们弘法啊,必须要从自己的受用性来引导大家,让大家也有机会受用。那你介绍你的体会和受用性就好。不要去批判别人,不要去说别人不好啊,说别人怎么样啊,都批判,批判的很难听,天下只有你一个人最了不起吗?何必这样子呢?我们又不搞名,又不搞利,何必要去批判别人呢?不要这样子。你们记得,以后也是一样,千万不要去批判别人。

所以你们将来啊,不管因缘怎么变化,都要记得,我们不要去批评别人,不要去讲别人的是非,都不要。而且我们要谦虚一点,我们讲的都是佛法的基础,那样就好。不要去跟人家对立啊,然后争锋,去那边搞名利啊,这个千万不要。修行这样子太愚痴了,那个我执、我慢还是去不掉。

你为什么要彰显自己?为什么批判别人?你还是要面子嘛,还是要以为自己最了不起,那这样就是无我吗?真的是破我执吗?所以要落实一点,要实际一点,那个好名跟好利,其实表面上他不收钱或者是不做法会要钱,但是你好名,结果带来的问题也是很大的。

大乘的批评小乘,说他是小乘,意思是说不究竟啦,大乘才究竟。但是他们小乘认为大乘非佛说,那根本不是佛陀说的法。所以两边都在诤嘛,都在对立。

所以我说我们,今天即使是学一点佛法啊,我们讲,我们学的只是佛法的基础。我们既不批判小乘,也不批判大乘。欸,你们喜欢什么,你们都可以学。我们没有反对,也不要去批判别人。

包括来跟我们学的,我们只是基础而已。你愿意学,我们欢迎。你不愿意学,你可以学你相应的,我们都不反对。不要树立敌人。所以不管是大乘或是称为是小乘,不管是北传、南传,我个人的观念是最重要就是你要受用了,如果你不受用,大乘又如何?南传又如何?你还是要讲究受用。所以,我重视的是受用性,不是在讲那个方法、理论、那个表面的行仪,不是只有搞这个。我个人是重受用性的,只要你能受用,你能解脱,你大乘、小乘都好。你要不能解脱,那大乘、小乘都是标榜而已啊。你根本不能受用,那大乘、小乘有什么用?所以我个人是重受用性的。所以为什么我鼓励你们,一定要自己下功夫。先得法、先受用,那你们要怎么弘法,你们自然就有分寸。

一个真正见法受用的人,绝对不会搞名搞利的。不会要面子啊,然后搞好看啊,然后要搞很多金钱啊,那其实都没有用。}

我回复说:“这也是在批评别人。批评是避免不了的,只是机缘、分寸把握问题。自许不批评人者可能是邪诈。如同应成派自许不立宗义,其实已立宗义,且是邪宗。”

他没有回应。

印顺法师一方面否定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的真实存在,另一方面却有时讲确有观世音菩萨以迎合信众,显示曲诈。如其《佛法是救世之光·修学观世音菩萨的大悲法门》说:“大家信仰观音菩萨,即渴求菩萨的甘露水,息灭内心的热恼。观音菩萨确有令众生热恼变清凉的甘露水,如愚痴众生,多病众生,能时时虔诚的礼念观音,能得菩萨的悲心救护,便能渐增智慧,或体力康健。”更多相关辨析可参看《关于印顺法师、昭慧法师观点的讨论》(https://www.zhengxinfofa.cn/616.html)。

另外,印顺法师和其众多信徒说“大乘非佛亲说”,又说“大乘是佛说”,也是曲诈的概念游戏。

这问题根源于印顺法师同藏密祖师一样认为佛会“好心”妄语,所以滥判佛经,并难免多有曲诈妄语。相关辨析可参看:

《辩破应成派的辩论记录(基础所依)》

https://www.zhengxinfofa.cn/2562.html

《辩破应成派(格鲁派)“中观见”的辩论记录》

https://www.zhengxinfofa.cn/583.html

《关于印顺法师观点的讨论记录(贤佳与昭慧法师)》

https://www.zhengxinfofa.cn/602.html

居士】是呀!那他写了那么多不也是在批评别人吗?难道正常的交流和揭批就是为了“名”吗?那印顺法师写那么多著作批评大乘教法各宗派,为了什么?他昨天晚上说了一大堆是为了什么?他曾告诉那位居士说观世音菩萨也没有的。在他们眼里,除了没敢说佛也没有,其他菩萨被他们一考证基本全没了。难怪印顺法师教出了浴佛节用现代尼僧像替代佛像的弟子,出了给同性恋证婚的弟子。

贤佳】心怀曲诈,难免滥象丛生。《大乘理趣六波罗蜜多经》说:“云何大悲?无诈伪故。云何大悲?自性清净故。云何大悲?行质直故。”(卷第九)《大宝积经》说:“我亦不说有谄曲者有菩提行也,我亦不说多贪利养者有供养佛行也,我亦不说有我慢者有清净般若行也。”(卷第八十)

居士】问题是他们不认为大乘是佛亲说,所以您引用大乘经典他们可能不屑一顾。

贤佳】小乘教法同样不允许曲诈的“善巧方便”,我一时没查到直接经据,但查到相关的严禁妄语的经据,如《南传中部经典·菴婆蘖林教诫罗睺罗经》说:“凡任何故意妄语而无愧者,予言:‘彼亦无任何恶不可作也。’是故,实以汝罗睺罗!汝当作如是学:‘我不得戏笑妄言。’”(卷第七)

印顺法师及其信徒否定大乘经典的圣言量地位,又称“大乘是佛说”,自许行大乘行,便易自许不受小乘戒律拘束,难免如脱缰野马,所以会有用比丘尼像替代佛像浴佛、给同性恋证婚等“空前”怪事出现,若不揭批使其收敛,以后怎么异彩纷呈难以预料。可参看《对台湾证严的劝谏》(https://www.zhengxinfofa.cn/1427.html)。道宣律师《四分律行事钞》说:“今滥学大乘者,行非可采,言过其实,耻己毁犯,谬自褒扬。余曾语云:‘戒是小法,可宜舍之。’便即不肯。‘可宜持之。’又复不肯。岂非与烦恼合?卒难谏喻,又可悲乎!……若生善受利,须身秉御之处,口云‘我应为之’;若污戒起非,违犯教网之处,便云‘我是大乘,不关小教’。故《佛藏》立鸟鼠比丘之喻,驴披师子之皮,广毁讥诃。”(卷中)

居士】是的呀!我跟C师兄也讨论的,这一块甚至比藏密邪师邪法更可怕,因为藏密邪师邪法宣扬男女双修成佛,一般人只要有一些辨别能力就能识破,但印顺法师这个如同C师兄说的:“走向另外一个极端,(实质基本)颠覆整个大乘信仰,让大家不信了,所以很可怕!”经典说,末法时期净土法门成就的多,最后灭的是《佛说无量寿经》,他们就宣导阿弥陀佛是太阳神,没有极乐世界,真的是灭法的节奏啊!

贤佳】他们说阿弥陀佛是太阳神,没有极乐世界,是基于凡夫肉眼所见有限考据和经验的推测判断,并非周遍亲见法界如此,也非神通全面亲见大小乘经典结集途径和流传过程。如同世俗一些科学研究者基于凡夫肉眼(辅以仪器)所见有限经验和考据推断没有前生后世、鬼神、地狱等,其实只是不能证实存在,非能证伪存在。但他们通过牵强判断、模糊暗示、反复宣说等,让自己和他人深信其判断是客观事实,使“可能”被认为“就是”,其实是不严谨的,乃至是曲诈欺人的。可参看《南传长部经典·弊宿经第二十三》(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B06/B06n0003_002.xml#pB06p0075b2516)、《一个佛教徒的科学观》(https://m.douban.com/group/topic/27530706/,文章署名学诚,其实他人拟写,内容值得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