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是否应举治学诚

论是否应举治学诚

(20210323)

居士】之前听一位法师说,学诚事件的举报轰动整个佛教界,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导致很多人不敢学佛了,也导致很多人造口业。我问,那不举报任由学诚继续性侵比丘尼,继续作恶犯罪?他说,那也只是影响了少数,但比起对整个佛教的破坏就小了。那究竟是学诚破坏了佛教清净,还是举报者破坏的?好像持这种看法的出家、在家众还蛮多的呢。感觉很奇葩的是,为什么大家能容忍世界上最大的佛教信仰国家的佛教领袖带头破戒犯罪,不谴责这种恶劣的破戒犯罪行为,反而认为不应该举报?百思不解啊!

贤佳】有人说为佛教大局而不应举治学诚,其所说“大局”是混滥、短浅的。如果学诚能认错忏悔,或者僧团、教界能对他如法处治,那么是不必、不宜对外宣说。但学诚不肯认错忏悔,而是抵赖、反诬,僧团、教界也不能对他如法举治,那么学诚难免继续作恶害人,而且反映出龙泉寺僧团乃至整体佛教界已严重腐化、无能,并非“只是影响了少数”,而是会影响越来越多的人,乃至佛教界主体邪化变质,祸国殃民。长痛不如短痛,重病宜应早治,所以宜应举治学诚,推动整体佛教界的整治,而非讳疾忌医、粉饰太平,使越来越多的僧人成为如学诚般披着羊皮的狼,维持着信众“羊群”源源不断送入狼口。否则受骗受害的信众越来越多,痛苦醒悟后痛恨邪僧乃至怨恨佛教界的人越来越多,集聚的共业力量很可能会引生严重灭法。而且如果不以佛教界内自清自治的名义由僧人举报学诚,学诚继续作恶害人,长年累月,积恶深广,难免败露,被教外人士揭发(教内都为“大局”考虑而默然乃至袒护),那么很可能引来社会民众对佛教界整体的大责难、大攻击。

如一位法师曾给我来信说:“什么佛教史,什么大局,这不应是僧团的逻辑。如果僧团乃至汉传佛教丧失了自我修正的能力,才是最大的悲哀。就像假疫苗,一错再错之后,才会发现,已涉及损害自己切身利益了,一向事不关己的人也开始振臂高呼。可是多少时候我们都是这样任其发展,无所作为,无能为力,上层遮掩,底层自我安慰。对假疫苗案,主席批示说要刮骨疗毒,汉传佛教何尝不是如此,劣币驱逐良币,死水难入清流,再不刮骨疗毒,真的没有希望了。”

另一位法师说:“现在中国佛教已是大乱之势,一些寺院方丈大和尚有学诚法师之通病,此事若成,正好启杀一儆百之效,这正是大治前奏!深入揭示病灶,刮骨疗毒,方能有深入康复和强健之效!为自己负责,也为中国佛教未来健康发展负责!希望法师不要听信杂言杂语放弃。”

一位居士来信说:“不能否认,这次对中国佛教的近期发展是巨大的打击。但是,它也向世人表明,中国佛教具有坚强的自清功能,中国僧人具有纯洁、坚贞的信仰。在中国佛教史上,它将作为一个里程碑性的事件,载入史册。”

另外,他说的“大局”是建立在强硬无辜牺牲他人的不道德行为上的,这样的“大局”是不清净、缺道义的,难免“因地不真,果遭迂曲”。如儒家《孟子》尚且说“行一不义,杀一不辜,而得天下,皆不为也”,何况以清净解脱为本的佛教?任由那些尼众受害痛苦乃至发疯、自杀,如果是他的妹妹或亲友,不知他是否忍心牺牲?而且任由学诚继续违戒作恶而增重后世堕落恶道罪苦,其实也是牺牲学诚。一时维护信众的信敬供养和社会人士的口业(难以长久维护腐败而不败露),而任由众多信众“羊入狼口”乃至深退信心,也非明智和慈悲。

《大般涅槃经》说:“持法比丘亦复如是,见有破戒坏正法者,即应驱遣、呵责、举处。若善比丘见坏法者,置不呵责、驱遣、举处,当知是人佛法中怨;若能驱遣、呵责、举处,是我弟子,真声闻也。……以是缘故,我听国王、群臣、宰相、诸优婆塞护说法人。若有欲得护正法者,当如是学。迦叶!如是破戒不护法者名秃居士,非持戒者得如是名。”(卷第三)

《法华经安乐行义》(陈朝慧思大师)说:“若有菩萨行世俗忍,不治恶人,令其长恶败坏正法,此菩萨即是恶魔,非菩萨也,亦复不得名声闻也。何以故?求世俗忍,不能护法,外虽似忍,纯行魔业。菩萨若修大慈大悲,具足忍辱,建立大乘及护众生,不得专执世俗忍也。何以故?若有菩萨将护恶人,不能治罚,令其长恶恼乱善人,败坏正法。此人实非,外现诈似,常作是言——‘我行忍辱’,其人命终与诸恶人俱堕地狱,是故不得名为忍辱。”

更多相关资料和辨析可参看:

《辨破〈僧犯千条罪,不让一俗知!〉》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之二(2018年群发教界)》

《关于举治学诚的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