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是否应举治学诚之二

论是否应举治学诚之二

(20210410)

居士】凡人不是千眼观音,也不拥有上帝视角,不能看到事情全貌,所体察的几方会不会刚好是不公正的?人和人不一样,所处环境、心理状态、思维方式、处事方式、性格等。用自己的逻辑思察他人,是不是不一定每次正确?

比如:A和B本来平时没有说过一句话,某天B找A要走了一个玩具,A本来对玩具无热衷,就爽快送人了。然后班上有同学说A喜欢B,以玩具为证据。A听到郁闷至极,郁闷而无语,没有搭理这说法,是不是有可能被另一种逻辑看作是默认?如果A一直就是不解释和反应不过来的性格,最后所有忽略了的各种该解释却没解释的事加在一起,是不是足以构陷一个人而本人却不知道?

又比如:C是凡事只会在自身找原因和错误的性格,某天遇到事,C站在对方的角度去找自己的问题,夸大了自己的错,为了解释对方的合理性,隐去了实情,没有说真实情况,只对D说了自己夸张了的错(其实实际情况不是这样,没有说实际情况,只说了自己做了推断会引起误会的夸张了的情况拟作事实说了),然后D把一切告诉当事人,那么C对D所说的文字与语言是不是刚好就是证据?那么C不冤吗?

再比如:E和F是好朋友,异地念书以后还会频繁通信与电话那种,有天E打电话突然告诉F她有男友了,叫F给她男友打电话,F一直比较听E的话,但是又不想给男的打电话,就叫班上几个女生在公用电话亭帮她打,免提的。F没给那男的说是E叫她打电话的,只说了她是E朋友,那男的问某人和E谁更漂亮,F实话实说某人漂亮。E知道后责怪F没说她漂亮,所有共同朋友都对她男友说的E漂亮,只有F一人不懂事实话实说了记忆里的某人漂亮。F还以为E不是真的责怪她。因为F打了电话和只有F一人说了某人漂亮,E对F说她男友对她说F喜欢他。F还不知道解释,只知道郁闷,那F不冤吗?

很多很多很多这些事情,如果都是发生在一个身上,是不是几个人就可以提供证据构陷一个人?

贤佳】是可能的,所以宜应多了解、考察,不宜粗率肯定或否定。

居士】肯定、否定不重要,是这些怨结值得吗?

贤佳】不是结怨,而是救人。如同大夫给重病人“动刀子”,并非是跟病人结怨。

可参看:

《论是否应举治学诚》

《论是否应揭批学诚》

居士】冤冤相报,以怨报怨,如何救人?

贤佳】《大般涅槃经》说:“持法比丘亦复如是,见有破戒坏正法者,即应驱遣、呵责、举处。若善比丘见坏法者,置不呵责、驱遣、举处,当知是人佛法中怨;若能驱遣、呵责、举处,是我弟子,真声闻也。……以是缘故,我听国王、群臣、宰相、诸优婆塞护说法人。若有欲得护正法者,当如是学。迦叶!如是破戒不护法者名秃居士,非持戒者得如是名。”(卷第三)

《法华经安乐行义》(〔陈〕慧思大师)说:“若有菩萨行世俗忍,不治恶人,令其长恶败坏正法,此菩萨即是恶魔,非菩萨也,亦复不得名声闻也。何以故?求世俗忍,不能护法,外虽似忍,纯行魔业。菩萨若修大慈大悲,具足忍辱,建立大乘及护众生,不得专执世俗忍也。何以故?若有菩萨将护恶人,不能治罚,令其长恶恼乱善人,败坏正法,此人实非,外现诈似,常作是言——‘我行忍辱’,其人命终与诸恶人俱堕地狱,是故不得名为忍辱。”

居士】以误信的彼道加倍还治彼身,是不是冤冤相报?如果事实不是如此,是否为所作后悔?

贤佳】您有证据表明事实不是如此吗?如果您的姐妹或亲友对您说被人逼淫,您会说事实不一定如此,然后不管吗?

居士】“不是结怨,而是救人。如同大夫给重病人‘动刀子’,并非是跟病人结缘”,医生治病不是也需要经过望闻问切吗?即使西医也不会跳过“问”这一环吧?医生有没有可能看错病?相似的疑难杂症并不少吧!又比如本来吃药可以消掉的一颗小结石,给病人开刀做个手术取出来,病人是不是有点冤?身为凡人,能保证所有本心以为治病的行为,实际效果是药到病除吗?医者仁心,医生治病的目的是救人。比如萧红不就是被误诊开刀了吗?

贤佳】已长时期严谨望闻问切过了,可参看: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之二(2018年群发教界)》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之三》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之四》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之五》

居士】你知道文字狱吧?

贤佳】知道。

居士】你问过XC吗?

贤佳】举报材料转交给学诚了,学诚否认并反诬,拒绝跟我和贤启法师见面对质。可参看:

《历程介绍(贤启法师)》(宗教观察2018-08-03)

https://mp.weixin.qq.com/s/Da0i8EhSk26Ifi22HjHPdg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之二(2018年群发教界)》

居士】这些都是一面之辞,但是我倾向相信这举报是真的,因为xc没有和你们对质。

贤佳】是宜多闻阙疑,广察深思,兼听而明。

居士】亿分之一可能是贤甲、贤乙耍小脾气,你后悔吗?某天成佛,万一看到昔日师父真是被构陷,你后悔吗?

贤佳】不后悔。有明确证据(见、闻、疑根)举罪,即使错了,也不犯戒。有明确证据,即使错了,如果不举罪,那么自己犯戒,不忏悔则难免堕落。

可参看:

《戒律答疑讨论之五十六·(二~三)》

《论揭批邪师邪法的权利和责任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