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学戒、持戒

论学戒、持戒

(20210423)

(一)

居士】对文章《为什么说戒律是出家人的根本》(https://mp.weixin.qq.com/s/5Esi31OOKmsTXMJBRMsDEw),有人留言:讲一段本人真实经历:我1989年九华山受戒后外出参学,1990年春在武汉*寺挂单时只剩下几十元,欲去扬州高旻寺住禅堂,客堂只允许挂一天单亦不愿意借路费,没法只好离寺。又逢一对父女向我乞讨钱吃饭,我忍痛给10元。当时欲乘船到南京而路费不足,我站在乘船验票众人之后默祈观音菩萨帮忙,当时有二想法:1.若成功逃票上船则上;2.若不成功则一路乞讨到高旻寺,成败由天。轮到验票我时,守门二人似不见我存在相似,得以上船。此时心想:我这是否犯了盗戒?刚受戒一年即犯,忏悔无地自容。转又发愿:“我为修行用功应急而来,暂时借用此下,当作提前欠贷,将来成道,愿度尽船上所有众生。”我现已还俗,修行仍继续。按戒律来说,如何研判我此行为?

释迦牟尼佛时代持律第一尊者皆修禅定而解脱,不以持戒相为终身业务。今之专业学律者以弘一大师为榜样,专持戒相,不事参禅,只说戒而无定慧,违背佛陀教诲。佛陀教持戒目的为修定,教修定目的为发智慧,不可执指为月也。念诵亦复如是,很多人出家就以做早晚功课为终身大事,不事参禅。佛陀时代固然亦有专业念诵者,但必参禅,非以念诵为究竟事业。俗话说,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吾亦换句话说,不以解脱为目的之持戒只是人天福报事业。

贤佳】可回复:

故意逃票,犯盗戒,因犯缘具足。自许修道度人为偿还,如同藏密邪师诛杀而自许度脱,非属戒律开缘。但损财不多,从宽标准是下品偷兰遮罪,应该忏悔,能做补偿更好。

如《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编》说:“成犯相中,总缘具六种:一有主物,二有主想,三有盗心,四重物,五兴方便,六举离本处。必具成犯。……明有盗心。然此一门,实德之人未免,但世盗由心结,不望境之是非。故《僧祇》,寺主好心互用三宝物,是盗上罪,谓愚痴犯也。……然‘五钱’之义,律论互释不同,判罪宜通,摄护须急。故律云:下至草叶不盗。……盗戒成犯虽约离处,然其离相不必物离。……明不犯中。《四分》云:‘与想取,己有想,粪扫想,暂取想,亲厚意者,皆无犯。’”

持戒不参禅,至少不堕落,若回向净土,可助高品往生净土,则解脱六道轮回,稳成菩提大道。持戒兼参禅,可助护教弘法,回向净土则更可成就高品往生。出家参禅而违戒,难免堕落恶道,且多毁戒法而败坏佛教,不如还俗参禅而不违戒。

如蕅益大师《重治毗尼事义集要》说:“《缁门警训》云:‘律制比丘,五夏以前专精律部,若达持犯,办比丘事,然后乃可习学经论。今越次而学,行既失序,入道无由,大圣诃责,终非徒尔。且才沾戒品,便乃听教参禅,为僧行仪一无所晓,况复轻凌戒检,毁訾毗尼,贬学律为小乘,忽持戒为执相,于是荒迷尘俗,肆恣凶顽,嗜杯脔自谓通方,行淫怒言称达道,未穷圣旨,错解真乘。且戒必可轻,汝何登坛而受?律必可毁,汝何削发染衣?是则轻戒全是自轻,毁律还成自毁。妄情易习,至道难闻;拔俗超群,万中无一。请详圣训,能无从乎!’又云:‘佛法二宝,并假僧宏;僧宝所存,非戒不立。’故《华严》云:‘具足受持威仪教法,能令三宝不断。’《沩山警䇿》云:‘毗尼法席尚未叨陪,了义上乘岂能甄别?’

“〖辩〗问:嗜杯脔,行淫怒,诚不足论,倘不犯重禁,根本无亏,从此听教参禅,专求上乘,亦复何过?岂必琐琐于事相方合圣训?彼背大向小、不习学佛等戒,又云何通?答:若上根利智者,能达法义,则即此律仪是教是禅,岂可视作琐琐事相而别觅上乘?若中下之流,事相尚未能知,又何能远求禅教?所谓舆薪不见而欲察秋毫也。至若背大向小,乃心希自利之谓,不习学佛乃退失菩提之谓,沙弥五德尚云‘志求大乘,为度人故’,岂比丘戒法止属小乘,名为不习学佛耶?”(卷第一)(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X40/X40n0719_001.xml#pX40p0356c1013

《〖虚云老和尚开示〗半月诵戒,说到行到》(虚云佛学社2021-04-15)

https://mp.weixin.qq.com/s/N1L351Abq_MRn2bj2CYkXg

(摘录){戒律虽有大小性遮之分,皆要丝毫不犯。持戒清净如满月,实不容易,不可不小心。

论到出家,表相不难,不比过去要剃发,现在很多俗人都是光头的,出家只穿上大领衣就名僧人,但谁是真的僧人呢?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务望各自精进。}

《〖虚云老和尚开示〗戒律是佛法之根本》(虚云佛学社2021-03-27)

https://mp.weixin.qq.com/s/tfYAB-5pfoqar0DXGA7JoA

(摘录){三学之中,以戒为本。良以由戒生定,由定发慧;若能持戒清净,则定慧自可圆成。

佛制戒律,无非使众生断除习气毛病,令止恶生善,背尘合觉。故《华严经》云:“戒为无上菩提本,应当具足持净戒。”由是戒故,佛法得以住世,僧伽赖以蕃衍。

由法成体,因体起行,行必据相。当知戒相者,即是戒法之相,复是戒体之相,又是戒行之相。盖法无别法,即相是法;体无别体,总相为体;行无别行,履相成行。是故行人最要深研戒相。}

(二)

居士】文章《居士该不该“供养”居士?居士讲法有没有“标准”?》(https://mp.weixin.qq.com/s/VVhe5hc5_cK7EqnLJnVcow),有僧人留言:

你应该看看从古至今有成就的居士受不受他人供养?有没有资格受他人供养?居士利用佛所说法及高僧大德的传教法加些自己知见见解,到处卖弄,贪他布施供养,亦犯盗三宝法,虽然说戒律没有说明,佛有随方毗尼。再者严谨地说,如你所说,很多居士效仿这种不如法现象会越来越多,是破坏正法久住硬伤。如果所有居士都如你说,要三宝何用?居士也不必向三宝求皈依了。现在网上很多居士不懂三皈依是何意义,就是网络上这些邪见居士乱说释迦牟尼佛的教义,坏乱正法教义,破坏皈依三宝意义,都成了法性之盲。观其结果很多因果错位,就是很多法师教法不明,乱解法义,导致末法现象越来越严重。

贤佳】可回复:

出家人不求解脱、故毁圣戒的也无资格受人供养(受则自堕),且邪见邪说的出家人很多,不收供养而邪见邪说的居士也很多,应将问题分开来看。戒律明禁的不应擅开,戒律未禁的不宜擅禁。宜应在意法的正邪,而非在他人供养上太计较。

如《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说:“〖钞〗《五分》:‘若不为解脱出家者,不得受请。若坐禅、诵经、检校僧事,并为解脱出家者,听受僧次。’〖记〗《涅槃》云:‘我灭度后,多有为衣食故出家者,则不任受施也。’”(卷下)(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40/T40n1804_003.xml#pT40p0127b1101

《梵网菩萨戒·无惭受施戒》说:“若佛子,信心出家,受佛正戒,故起心毁犯圣戒者,不得受一切檀越供养,亦不得国王地上行,不得饮国王水。”(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4/T24n1484_002.xml#pT24p1009a1301

居士】留言者回复:

《梵网经菩萨戒》明文规定说明,在家俗人白衣居士不得作说法主,汝可知否?

另据菩萨戒及比丘戒的佛言亦不许白衣阅读修学出家戒法,若白衣虔诚奉承戒法发菩提心者,可受菩萨戒、学菩萨戒。

据我现目前观察具有正见的居士少得可怜,相对正见就已经很不错了,产生这种现象不是居士不了解比丘戒,是对三宝认识不清。

贤佳】可回复:

《梵网经菩萨戒》说:“若佛子,佛灭后,为说法主、为僧房主、教化主、坐禅主、行来主,应生慈心善和斗讼,善守三宝物,莫无度用如自己有。而反乱众斗诤、恣心用三宝物者,犯轻垢罪。”

岂有禁止居士说法?若禁止居士说法,维摩诘居士说法岂是违戒?(不应说高位菩萨就不必守戒。)

关于居士是否可阅僧戒,可参阅《辨析居士是否可阅僧戒》(https://www.zhengxinfofa.com/1930.html),您可引据辨驳。

居士】留言者回复:

法师说这话前欠考虑了,世人怎能与维摩诘居士相比?维摩诘大士智慧与佛无二,在这个末法时代能有维摩诘大士智慧者,也是众生福造化了,然而这是不可能的,所以不要把那些末法时代居士与维摩诘大士相提并论,否则都是一个笑话了。

再者只知戒相,不知戒律缘起法,是不是草率了呢?在戒律方面有开遮持犯相关细解,不能以偏概全论断僧众是否如法性质。

在这个末法时期主观原因是忽视戒律,然而更主观原因很多学佛信佛者迷失正见,盲目跟风,听说谁有名就与谁学,名师与明师,一字差别千万里,这些人都没有主观自发性观察,只认人,不认法。

贤佳】可回复:

维摩诘大士照样要持戒,如果说菩萨戒禁止居士说法,那么就等同谤说维摩诘大士不持戒。

作为出家人,宜应详明学戒,尽力持戒,欢迎监督。若自己不学戒,却极力禁止居士阅学僧戒,以保证自己不持戒而无居士指责,乃至可以随意忽悠居士,岂是兴隆正法之道?可参看:

《从早餐时间看寺院管理和普及戒律知识的意义》

居士】留言者回复:

鼓励赞叹僧人学戒好于利用居士监督僧人千万倍。如果一味利用居士监督僧人,是否会落到知见偏见?是否会落到戒禁取偏见上?详见《悲华经》《大乘地藏十轮经》。再者维摩诘大士能为比丘化解犯根本戒因果,得而清净,试问现世中能否找出一位居士有如维摩诘大士者?在网络可见居士以维摩诘大士自居士者多。

贤佳】可回复:

鼓励僧人学戒,及居士监督僧人持戒,可以并行。另外,居士阅学僧戒,不仅可监督僧人持戒,更可自我保护,以免被邪僧、恶僧骗害。

您有通阅《四分律》和南山律典吗?我现在鼓励您通阅律藏,您能接受并积极做吗?

居士】留言者回复:

可能你没出家时早已经学过了,你还是劝他人吧,界诠法师戒律讲得那么好,难免落在知见上,在《菩萨戒》第二讲26分处赞叹喇嘛教如何。纵然你能把戒律持如铜墙铁壁一样,知见不正亦不能成就圣位,充其量升天就不错了。做事说法要学会换位思考,不可一意孤行,不要象净空老魔似的,专门抬高居士攻击三宝。

贤佳】可回复:

您怕落入邪见而不愿学戒,即是落入邪见。

如《灵峰蕅益大师宗论》说:“问:毗尼之学,人天可保,福尽将如之何?孰若宗教先开眼目,以道共戒为急务,贵见地,不贵行履,讵不然乎?

“答:毗尼之学,出世正因,戒波罗密,佛地方满,岂仅人天福耶?宗教开眼,言虽相似,但离戒别谈宗教,便堕恶见。沩山云:‘毗尼法席,尚未叨陪,了义上乘岂能甄别。’荆溪云:‘用前四戒为境,以六观之,事理相即,当知篇聚一不可亏。世人蔑事,欲尚深理,验知此观孤虚无本,既亏观境,观亦无从。’宗教诚训昭然,胡弗思也?无上戒而判属人天,舍律仪而空谈道共,正见已破,行履必荒,恶趣三涂敢保有分,人天不可得矣!

“问:末世钝根,只宜要略。《四分律藏》,世尚畏繁,何不宗《四分戒本》,略加旁注释疑?

“答:固守痴顽,终无释疑之日。必须博学反约,乃克有济。戒本旁释,开遮持犯安能洞然?乐佛法者既难以通,习懈怠者仍未必学,进退失措,有何利益?

“问:念佛一门,广大简易,一心念佛,自然止恶防非。律相浩繁,已非简易,果极声闻,又非广大,不若专弘净土之妙也。

“答:持戒念佛,本是一门,净戒为因,净土为果。若以持名为径,学律为纡,既违顾命诚言,宁成念佛三昧?多缠障垢,净土岂生?夫‘如海无涯’,岂不广大?保任解脱,岂不简易?故一心念佛者,必思止恶防非而专精律学。专精律学者,方能决定往生。而一心念佛,现在绍隆僧宝,临终上品上生,法门之妙,孰过于此?只一大事,何得乖张,取笑识者?

“问:罪因讥嫌,制有随方,此方不讥,何乖圣训?又时丁末运,外缘不丰,内因微薄,必欲纤毫无犯而演教弘宗,则佛法不能广布,完小节而失大益,岂菩萨本心?

“答:如来一切知见,普为大千众生而制戒律。六群等亦大权示现,曲体末世情态而示犯缘。正由人情懈怠,不肯轻重等护,致成末运。今欲弘宗演教,必以持戒为本。内因淳厚,外缘自丰,白毫相中一分光明,决非诳语。若以戒为小节,便成谤法,谈宗说教皆是儱侗瞒盰,设获外缘,总名魔业,何益正法哉!”(卷第三)(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J36/J36nB348_003.xml#pJ36p0316c0801)

居士】留言者回复:

现如今僧众与居士对“依法不依人”大部分都有误解,认不清皈依三宝功德与意义,也未能理清懂得佛陀所传“四依四不依”教法教义法性之真理。若离开三宝,还有它宝在否?三宝少一宝,法从何建立?因果真理法性有久传否?佛在《四分律》明文说道,佛亦在僧数,与众僧同受信施居士善供养。讲经说法一定要理清,在家居士是护持位,出家僧人是弘扬佛法加护持佛法位,此二种护持三宝具以正见者是。

贤佳】可回复:

出家人错解经义、邪见邪说者很多,居士正见正说者也有,不宜偏禁居士说法。至于居士说法的仪式,及对僧人的态度,是另外一个问题。

末法时代宜鼓励居士了解僧戒,有利于居士识别正邪,以便居士自我保护,并能监督、策励僧人持戒,更好地护持如法持戒僧人、道场。

居士】留言者回复:

古德云:“照文解义,三世佛冤;离经一字,即同魔说。”错会佛法教义,谁之过也?《楞严经》云,错之毫厘,谬之千里。居士与人说法只可做心得分享,不可网络之上作宣(不为名利,有正见者,另观之)。或者上座与人说法,这是坏正法种行为,佛言“白衣上座,法灭之相”,何不诫谕?

今之白衣乱解佛陀教法数之甚众,目前所见有正见者甚少甚少。

《四分律》《梵网经菩萨戒》约对僧制,僧团预以羯摩法对犯戒律僧人处法规,不与俗人白衣所见,否则出家僧人戒律与俗人白衣知晓?要羯摩法还有实际效果吗?僧众戒律尽以白衣知晓?若某一天白衣想出家受戒已成戒之障心,因而不得清净戒体,何不诫谕?有行无正解,是邪行!有解无正行,是邪解!戒之、戒之、戒之!

你应该看看从古至今有成就的居士受不受他人供养?有没有资格受他人供养?净空邪师狂邪之极无可复加,用念一念代替释迦牟尼佛圣教戒,更甚至以《弟子规》代替佛戒,言说不学《弟子规》不能往生,此等邪说导致无数信众违背佛言祖语,只信此人言,可悲可叹,法师当明众生何缘如此?在家居士很多不受戒,亦有受戒不学戒者,你让他们学出家僧人戒来监督僧人,其不笑话吗?说僧过恶犯大重罪。

劝你好好看看《悲华经》《大乘地藏十轮经》,别固执己见,至死方休。学戒目地是戒自己。“毗尼者,佛法寿命;毗尼若住,佛法亦住。”“三宝者,众生之依祜,众生无三宝,大地皆沉沦。”佛法者,又称无比法,释迦牟尼佛讲法49年,无非引导众生入佛之见、悟佛之见。若众生彻见本性,无量劫烦恼当下超越,戒本身助超无明。

首先学佛意义是摆正知见,在众多法师与居士网络上所上传关于佛法讲解各种内容,我们首先所见到的是他们的见解方面正确与否,而不是他们持戒如何。持戒都是在他们日常行持中,学戒目地是戒除自身毛病习气,而不是张扬某人如何如何,那样可能成为人人自危,互相监督或被监督,揭发或被揭发,如文革批斗。

戒律如宝铠甲,正知见如利剑,破百万魔军只有戒铠甲,没有正见之剑,怎可能突破无明烦恼魔?

有一比丘学戒非常用心,你能想到这么用心学戒比丘会被鬼神附体吗?只因为他知见偏见,我执坚固,不听他人劝说,自认自己都是对的,现在他经常破口大骂那个附他身的众生。不是说学戒不好,你得把知见摆正,否则自己邪见发狂了,还说他人邪见,你不是很悲哀吗?

贤佳】可回复:

请您再参看下文:

《辨析居士是否可阅僧戒》

《辨破〈僧犯千条罪,不让一俗知!〉》

《从早餐时间看寺院管理和普及戒律知识的意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