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律答疑讨论之七十四

戒律答疑讨论之七十四

(20210716)

(一)

居士】今天Q居士给我看我们几个捐的善款账目,我看到有个300元写的是无名氏,就问这是哪里的,Q居士说是L居士汇来的。我就打电话问L居士这是什么钱,她说是在小区捡到的交通卡,站在那边等了一阵子没有人来领,就去跟保安说了,如果有人来领告知她。后来一直没人来领,她就打开看了,里面有300元(好像还有零头数,要等刷卡才知道具体数字),她没办法处理,今天汇款给Q居士的时候就把这300元也一起给了。我说那要问一下法师具体怎么处理妥当。

贤佳】“后来一直没人来领”,有多久?如果时间有一周乃至一月,按现今时代常情应该失主不会来寻找这样不算大额钱了,那么可以代失主做慈善功德,给失主回向。并可在保安处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以便万一很久之后有失主来找时可如实跟失主说做了慈善功德,若施主表现出不乐意则归还失主的钱。

居士】L居士回复:“我查了下是6月11号,我配好眼镜,回来近小区时看到地上一张交通卡。”

贤佳】三个多星期了,应该失主不会来找了。

居士】是的,那我们就安心放在善款账上吧。L居士说:“不是老年卡,老年卡可以查到,是有姓名的。我捡到的是平时每个人都可以在地铁站买的交通卡,不计名,可以乘地铁、公交车、摆渡船那一种。”

(二)

沙弥】偷学艺犯盗吗?窃听别人重要谈话呢?

贤佳】偷学艺,如果本是要收费的,那么犯盗。如果本是不收费的,不犯盗。窃听别人重要谈话,也不犯盗,但业上不好。“非理损财为盗”,不损财则不犯盗戒。

如《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编》说:“《戒疏》续云:‘如诸仙人是胸行师,有人蛇螫,作仙人书,见者皆愈,然须价值,比丘被害偷看,不问损与不损(注:损病,即病情减损),看时即犯。以此例诸秘方要术,不许人传,偷见违恼,何啻在五。所谓眼盗。下根例之,如诵咒治病,欲学须值,比丘密听,计值犯重。偷嗅、尝、触,亦例此知。若要方术,病缘即瘥,得值方与,得值听写,比丘受学,心缘得瘥,不与价值,故犯重也。……次约六界。前地、水、火可知。如律中,有咒扇药涂,比丘偷摇不与价值,是谓盗风。若起阁斜临,妨他起造,是名盗空。智者,识界也。人有伎俩,不空度他,得值方与,比丘方便就他学得,不与价值,即盗识也。识不可盗,以无形故,但可从缘,盗其智用耳。’”

沙弥】如果窃听商业机密,应该犯盗吧?比如这个机密会导致损失很多钱。

贤佳】是的。

(三)

居士】有人留言:

酷暑八戒日,非时食盐汽水防暑,算破犯戒吗?

贤佳】可回复:

应作非时浆药净法,或者须臾时间内(48分钟内)喝完,否则犯不非时食戒。

(四)

居士】有人留言:

八关斋戒能用牙膏吗?洗澡的话,用上海的硫磺皂,可以吗?

贤佳】可以。是为常规的净洁卫生,不为香气,不犯八关斋戒。

(五)

居士】有人留言:

1.睡前戴耳机听手机里的佛经、咒语然后睡着了,有人说来生会变蛇,“躺着看经会变蛇”。这是滥说吗?

2.冬天在寺院早晚上殿和室内念佛、诵经法会,能不能戴帽子?夏天能穿露趾凉鞋吗?

3.寺院发给义工煮好的面条当午餐,实在吃不了隔了夜,放到池塘给鱼类吃了,结罪吗?

贤佳】可回复:

1.躺着看经,违背常规,明显有失敬重(除非生病卧床不得已),应是有罪业。躺着听经咒,不是明显不敬重,应是无罪业,坐着听经更好。

2.天冷可以戴帽子,但宜适当露出耳朵以免听不到他人喊话。夏天可以穿露趾凉鞋。

3.无罪,但以后注意取食适量以免吃不了而耗福。

居士】我也想请教一下:

我有时坐着看经时间长了怕对腰不好,我爸爸、妈妈常说坐的时间长,以后年纪大了特别伤腰,容易腰脱什么的,所以,我常坐着、躺着交替姿势,躺着的时候或半躺沙发、床的时候也有时读经,这是不是不恭敬了?但我的初衷是可以利用一切能利用的时间读经。还有在地铁上读经、默念佛应该可以吧?

贤佳】躺着有些不太恭敬,坐久了可站着读、走着读,或者站起来经行念佛,暂时休息,然后再坐下读经。地铁上可以读经、念佛。

(六)

居士】有人留言:

我这边有在做网络供僧艾条,做法是我做了一个问卷链接,里面有姓名、地址、电话以及需要提交相应可以证明自己真实出家身份的题目,包括需要提交本人戒牒、僧伽证以及本人僧装照片,这样做的目的是了解并且确认应供一方确实是出家人。之前做网络供养的时候遇到过打着自己是出家人的幌子申请的,所以从此我们便设置了这个门槛。通过这段时间填写过申请问卷的反馈,如实提交证明材料的师父们还是居多数,但是也有没有提交证明材料的(问卷我们有设置如果无法提交证明材料便无法继续往下填写地址、电话这一项目),然后最后一项是附言,这里我看到好多写“戒牒是不能让在家人看的”“在家人看出家人戒条是犯戒”(此处我没明白犯戒是指在家人犯戒,亦或是出家人犯戒,以及犯了哪一条戒)“你这么做是真正相信三宝吗?既然不信任,为何还要这样做?”(这个问题确实问住我了,我这样做了两年网络供僧,我这边做好了然后通过快递寄到各处,有的师父收到之后会及时反馈已经收到,也有寄出去之后便再无下文的。总之这件事我现在仍然在做,如果有一天资金链断裂,供僧再也无法维持运转的时候,我想也就是到了真正随缘放弃的时候,但是现在还没有,每个月仍然有固定几十份艾条供养需要的师父们。)

我刚才的问题如果具有代表性的话(出于某事,在家人为了了解僧人身份而要求其出示戒牒、僧伽证等可以证明身份的证件,是否可行?是否违背戒律?因为僧装任何人都可以穿,穿僧装的也并不都是出家人),法师可以适当编辑整理后发表,以便让更多和我有一样困惑的在家人看到。

贤佳】可回复:

在家人看出家人戒牒、僧伽证不犯戒。佛世僧人都没有戒牒、僧伽证,根本没有禁止在家人看戒牒、僧伽证的戒条。那么说的肯定不是真僧人。其实在家居士看出家人戒律都可以,看戒牒、僧伽证更无妨。可参看《辨析居士是否可阅僧戒之二》(https://www.zhengxinfofa.com/3817.html)。

(七)

居士】文章《有些法师非得吃肉才能坐禅?这坐的是魔禅吗?》(https://mp.weixin.qq.com/s/v6wuKeR5UZ0fjkb9bhfaXQ)下有人留言:

“四分律”只有受戒后才能看吗?如果在家人已经看了五大部,想接下来读读律藏可以吗?

贤佳】可回复:

居士有敬戒学习心,可以看僧戒律藏。文据辨析可参看《辨析居士是否可阅僧戒之二》(https://www.zhengxinfofa.com/3817.html)。

居士】留言者继续请教:

市面上的律书,不是大部头繁体,就是粗糙的打印本。其实应该有简体,有必要的注释,版式纸张等不低于一般书籍水平的版本。如果法师能出,我想会有很多人愿意尽力的。

释慧超法师的《四分律比丘戒相表记集注》(宗教文化出版社),这本书怎么样呢?或者法师有比较好的版本推荐吗?

贤佳】可回复:

我不了解。学律宜通读律藏原典,如《四分律》(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2/T22n1428_001.xml)、《五分律》(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2/T22n1421_001.xml)、《十诵律》(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3/T23n1435_001.xml)、《僧祇律》(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2/T22n1425_001.xml)等。所给网页版本提供了转为简体的功能,且可查看术语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