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破《大安法师:勿作“二宝”弟子》

辨破《大安法师:勿作“二宝”弟子》

(20211004)

(一)

居士】(20210928)《大安法师:勿作“二宝”弟子》(思归净土 2021-09-28)

https://mp.weixin.qq.com/s/3M1hl-L-pyi0xi7Ljp0J2w

出家人有过失,私下解决,但是,我看到很多出家人根本不愿意解决,文中说不可以宣扬,这符合佛制吗?

贤佳】这文是含混基本概念的滥说。

文说:“大陆现在有所谓的‘二宝弟子’,就是皈依佛、皈依法,但不皈依僧。对出家师父没有恭敬心,就难以得到修行佛法的利益,到最后一宝都没有。”

圣僧(初果或初地以上)或正见和合的四位以上僧人的僧团才是僧宝,单个凡夫僧人不算僧宝,轻凌戒律的乌合僧众乃至黑恶僧团也不算僧宝。劝谏、批评违戒恶行乃至邪说邪行的僧人,避免其败坏僧宝形象乃至破坏佛法,正是尊重恭敬法宝、僧宝,也是救护此僧人,消减其堕落的罪苦。另外,不恭敬某些僧人,不代表不恭敬僧宝,也不由此失皈依体。否则有些僧人不恭敬其他僧人,那也失皈依体。尤其很多僧人不恭敬戒法,违戒滥行乃至邪见滥说,那也算不恭敬法宝,按其理论算不皈依法宝的“二宝”僧人。

他文说:“对出家人恭敬就有福德,反之会折福。以前就有一位国王因为对阿罗汉傲慢失礼,由此而失去了王位!要多看出家师父好的方面,末法时代用圣贤僧的标准来衡量所有出家师父也是不恰当的。”

对不了解情况的僧人是宜平等恭敬,自得净心福德。如果了解僧人违戒滥行乃至邪说邪行,则不宜恭敬供养,否则会失福德,乃至堕落恶道。末法时代物欲横流、伪滥众多,尤其宜应明辨僧人正邪,否则容易被骗财骗色,乃至误害法身慧命,随师败坏佛教、堕落恶道。学诚、索达吉堪布等众多“高僧大德”的信徒就是典型。 

如《大般涅槃经》说:“若声闻僧中,有假名僧,有真实僧,有和合僧,若持戒、破戒,于是众中等应供养,恭敬礼拜。是优婆塞以肉眼故,不能分别,喻如彼人不能分别雪山甘药。谁是持戒,谁是破戒,谁是真僧,谁是假僧,有天眼者乃能分别。迦叶!若优婆塞知是比丘是破戒人,不应给施、礼拜供养。……若于僧中有破戒者,不应以披袈裟因缘恭敬礼拜。”(卷第六)(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12/T12n0374_006.xml#pT12p0401b0901

《大般泥洹经》说:“懈怠之僧成就八恶,时有持戒在其中者,如彼甜果在毒树林,护法菩萨教令弃舍,不令信心诸弟子等礼拜供养、恭敬亲近,断慧命根堕地狱中。是故信心优婆塞等当善分别,莫见形服便相习近。……当依如来真实契经而分别之。若使愚夫不善分别而便恭敬供施所须、与相习近,我说是等当堕恶道。”(卷第四)(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12/T12n0376_004.xml#pT12p0879a1510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唐〕道宣律师撰钞,〔宋〕元照律师撰记)说:“〖钞〗《五分》,比丘成就八法:毁三宝及戒,欲不利诸五戒。五戒人应不敬信。若优婆塞瞋比丘,不往其家,聚落亦尔。〖记〗《五分》,初教俗不敬道。八法,文举前五:毁三宝及戒为四;五,不利优婆塞住处(遮障彼所受戒);六,作他恶名称;七,欲辱彼住处;八,以非法为正法欺诳于人(或可此三通以‘不利’收之,故不别举)。若有此八,许令不敬,以无德故。‘若’下,次教道不往俗。‘聚落亦尔’者,上约一家,合聚皆嗔,比丘不往彼聚。”(卷下)(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40/T40n1804_003.xml#pT40p0138a0801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说:“〖钞〗《涅槃》云:‘……若优婆塞,知此比丘破戒受蓄八法,不应给施,又不应以袈裟因缘恭敬礼拜。若共僧事,死堕地狱。’《十轮经》说,据不知持犯者,并须恭敬。又《涅槃经》穷终极教,不用亦得,以护法故,小小非要。〖记〗《涅槃》了义,废前不了,故云‘不用’。‘以’下出废所以:《涅槃》护法事重,《十轮》为存俗信,故云小小。”(卷中)(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40/T40n1804_002.xml#pT40p0060c2601

《竹窗二笔·参方须具眼》(〔明〕莲池大师)说:“为僧于正法之世,唯恐其分别人。为僧于末法之世,唯恐其不分别人也。何也?末世浇漓,熏莸杂处,苟藻鉴不审,决择失真,以是为非,认邪作正,宜亲而反疏之,宜远而反近之,陶染匪人,久而与之俱化,劫劫生生常为魔侣。”(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J33/J33nB277_013.xml#pJ33p0043a2501

更多相关辨析可参看:

《辨破〈不可轻慢任何一位出家人〉》

《辨破“不分别僧人”》

他文说:“僧团是住持佛法的主力军,如果老是讲出家人的过失,使得社会一般人士对整个僧团一点信心都没有,佛法当然就会名声扫地。”

如法僧团是住持佛法的主力军,违戒滥行乃至邪见邪说的僧众是破坏佛法的主力军。佛经也说真正破坏佛教的不是外道,而是披袈裟的“狮子身中虫”。当僧人恶行败露时,如果还不批评,乃至这样压制他人的批评,那么更让社会一般人士对整个僧团没信心,不只是对某些恶行僧人没信心,因为僧团乃至整体佛教界以言行显示包庇邪恶、讳疾忌医,没有自清自律的光明和希望。

相关辨析可参看:

《一些交流讨论(20190921)·(一)》

《关于“传播佛教负面言论”的讨论》

《论是否应举治、揭批学诚之二》

他文说:“如果出家师父确实有不如法的地方,可以私下以慈悲心劝勉,万不可当众宣扬。菩萨戒在十重戒里规定,‘说四众过’犯波罗夷罪。”

《梵网经菩萨戒》里“不说四众过戒”是开缘“奖劝心说”的,并非“万不可当众宣扬”。慈悲心私下劝谏不听,那么可以向僧团举报,如果没有僧团可举报或僧团不愿管、管不了,那么以慈悲心当众揭批,促使其人有所收敛乃至认错改过,也提示信众避免受害,并警诫其他僧人,正属于“奖劝心说”。

相关辨析可参看:

《辨析“不说四众过”》

《戒律答疑讨论之五十·(五)》

粗泛不让讲出家人的过失,还含混曲引经律来证明,一方面会纵容、庇护僧众放肆违戒滥行乃至邪说邪行,是从根本腐烂佛教,另一方面容易让社会人士认为这是佛教允许的、是佛袒护的,是“佛法中罪”,正是从深层破坏大众对佛法的信心,深入败坏佛教。

更多相关辨析可参看:

《辨破〈僧犯千条罪,不让一俗知!〉》

《论居士可揭批僧人》

《辨破〈讥呵僧众过失,说僧团是非,将自失善利〉》

(二)

贤佳】(20210930)我前天将文稿(如上)发给东林寺方丈室邮箱,请其转给大安法师看有什么偏差问题,没有回应。您将文稿发给那篇文章微信公众号,请其转呈大安法师看有什么偏差问题吧。

居士】好!

贤佳】(20211002)那公众号有回应吗?

居士】没回应。

(三)

居士乙】这是个老问题,教界一直多是这种说法。这种说法有几个很大的问题:

一是不符合佛制,不符合佛说。佛在经中明明说的是恭敬与否看具体情况,而不是只要穿上僧衣就必须无条件受到恭敬。佛说的还是依法不依人,恭敬与否、要不要说现僧相者的过失,是依法抉择,而不是看僧相抉择。

二是非理性,近乎专制而蛮横。只要现出家相,就有一种超越常理的特权。常理就是有问题可以如实如法地说。在任何一个团体之中,这都应该是合理的,在佛教中自然也应该是常识、常理。可是在很多佛教团体中,这基本的常识却被扭曲了。

三是被有识之士诟病。世间很多有理性的人,一看佛教圈这种不合理的风气,只会对佛教徒印象更差。连看到的问题都不许他人说,说了就要被指责,拿果报来压制,拿出家人的身份来压制,这个团体的素质其实就存在问题了。给人留下互相包庇的印象,民众的好感度下降。这其实只会让佛教生存环境更差。能够有理说理、有事说事,如法而说,这反而是能够获得世间有识之士认可的方式。

四是魔得其便。混入佛教中的外道或者仅将僧人身份当成吃饭工作的人,都能得到佛教在家众的无条件恭敬供养,有问题还不能说,这是纵容魔外破坏佛教,以恭敬僧的名义破坏三宝。

众多法师这么说,其实就是明着破坏“依法不依人”的规则。如果不随顺三学乃至破坏三学(戒定慧)的仍然得到尊敬,不允许他人说,“依法不依人”就是一句空话,就是一句听着好听,实际不允许用在出家人身上的空话。

很多在家人也是盲目跟风,或为了得一个“敬僧”的名,或因为无知而人云亦云。

引经律宣扬正见,令非理非律要求“不可说出家人问题”的偏见得到遏制,令四众弟子了解佛意,回到“依法不依人”的正轨,实有必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