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谏宁波阿育王寺僧

劝谏宁波阿育王寺僧

(20211002)

(一)

居士】(20210830)我在宁波阿育王寺经营的素食馆吃饭被打、掐脖子,向宗教局反应后没有得到完善处理的事,可以跟您沟通一下吗?现在寺院的势力太大了,出家人做错事,一大群居士帮忙欺负人。

贤佳】请说详细情况。

居士】今年5月16号,我在阿育王寺和家人拜了佛舍利,到他们寺院外开的殊胜斋素食馆吃午饭。前几年殊胜斋是收费的,2020年开始去吃饭没有收费,我们家每次去都会在功德箱放几十元餐费。素食馆在收费的时候是不强迫别人不说话的,不收费以后他们开始强迫别人里面不说话,但是素食馆里面没有寺院过堂的仪式,里面的义工和管理的出家人都在说话。

那天吃饭的时候,管理的出家人一看有人在说话,就把一块大泡沫塑料板往人家桌上敲砸,告诉别人不能说话。我身体不是很好,那天天气比较热,人有点不舒服,我看他们不好惹的样子,轻声让我妈妈去打碗汤,那个出家人过来就叫我不要说话,我问他:“我身体不舒服,为什么不能说?”出家人大概说寺院就是不能说话,但我又想喝汤,又强调了身体问题,出家人不让步。这时一个60岁这样的女义工过来,直接很凶恶地训斥我,我不能接受这样的态度,跟她对峙起来,这时出家人拿着那块大泡沫塑料板往我脸上打,塑料板被他打断了,我当时就要报警,出家人一看要报警,就把我赶出餐厅。我被打一巴掌后情绪很激动,在餐厅大声质问他们怎么想骂人就骂人,想打人就打人。另一个出家人过来骂我神经病,我又质问他怎么能骂人。开始拿着手机录视频,他一直不停地说要发出去发,并且当时有两个义工在骂人的出家人旁边“护持”,一直强调他们那里就是不能说话,数落我不恭敬出家人、不守规矩。后来打人的那个出家人过来,说他没打我,他就是挡一下,我觉得不能接受这样的说法,板都打断了,还是打在脸上,挡一下怎么能这样呢?

后来我在门口跟他们说,他们这么做拿寺院规定、相关法律出来,凭什么这么做?这时他们的一个厨师出来,恶狠狠地数落我,并且一把掐住了我的脖子,那个管理的出家人就在旁边,不说话,一点也不阻止。我的脖子也被掐红了,幸好我的爸妈把那个厨师拉开了,不然可能就被掐死了。我不能想象哪里还有对二十多岁的女生这么凶恶的地方。

厨师掐人后,阿育王寺的很多五六十岁这样的女性农村信众群体,大约有六十个人也开始维护寺院人员,言语攻击我们家人,跟我们吵架,在警察来了以后,不断跟警察诬陷我在寺院闹事,在警察带着掐人厨师离开后,还在我们背后起哄嘲笑。

在警察局录了笔录后,我问警察:那个称自己挡一下的打人的出家人,能不能叫来做笔录?警察没有说话。

后来我很奇怪自己是不是违反了寺院规定,查了网上“爱企查”的阿育王寺殊胜斋登记记录,发现这不是宗教活动场所,登记信息是餐饮住宿性质。又查了相关法律内容,他们这样在餐厅强制他人不说话,侵犯了别人的人身自由权。还有闹事的那几十个信众,已经符合寻衅滋事罪。还有就算是无意间打人,也应该能追究法律责任。

我把阿育王寺的事通过12345反应到鄞州民宗局,要寺院道歉,他们给我的反馈,说是阿育王寺称那个餐馆让义工管的,他们已经教育过义工了,并且民宗局跟寺院说,就算义工不拿钱,也要让他们态度不能这么差。

后来警察把我叫去调节,那个厨师一开始依旧认为他们做的对的,说我骂出家人(我真的是一句也没骂过),还说我不听他们劝,他们就采取了那种态度。那里的义工的态度真不能用劝来形容,而且就算听劝,应该对他们的打骂逆来顺受?不这样他们就可以暴力对待?厨师的态度我真的没有看到有一点教育过的感觉,我爸说他们一点也没教育过。而且厨师跟警察说自己是拿寺院工资的,阿育王寺跟民宗局说那里都是义工,我们发现也不是寺院说的那样。

后来在警察说饭店说话就算大声也是很正常的,说那个出家人好像以为自己是老大一样,也认为他们侵犯了人身自由权,说我的态度比较急躁,要那个厨师道歉、赔款,最后那个厨师还是道了歉、赔了款。

事后我对寺院的态度,又打电话给宁波民宗局,他们也觉得寺院里面不说话是应该的,但是饭店不让人说话就有点过分了。还到宁波统战部反映,大概是说了事情的经过,强调了寺院有出家人管理,有工作人员拿工资,但是他们说没有出家人管理,全部都是义工管的,又不道歉。统战部说会去处理给我个说法,到现在也没有回声了。

其实这件事也是过去了,但是寺院没有回复。我在宁波有时候也有人约着一起去阿育王寺拜舍利,我怕去了到时候他们人多势大,人身安全不能保障。也怕在市区万一遇到当时的信众被报复。

而且我问市场监管局要过没吃完被赶出来当时放功德箱的剩余餐费,阿育王寺跟市场监管局说那是我的自愿捐助,他们的素餐是不收钱的,不退我的“餐费”。我在想他们的功德箱没有写放里面是自愿捐助,餐费不收,如果别人放里面的是餐费,没想供养、捐助,他们这样收钱可以吗?

这么点事要打扰法师真的不好意思,主要还是怕以后和朋友一起去,寺院不管信众的话,被那里的信众报复。

贤佳】了解了。我质问、劝谏他们。

(二)

贤佳】(20210831)文稿《劝谏宁波阿育王寺僧》(如上)准备在网络发布,请您看是否有偏差问题。

法师(阿育王寺印P法师)】(20210901)这件事情我没有听到过,我先去了解一下具体情况,稍后再跟您联系,请先不要发布,免得一家之言有所误传,还望法师慎重为鉴!

贤佳】好的,有劳了!宜应安抚那位居士,给她一个适当交待。

法师】是的,这个是必须要做的。能否方便把那位居士的联系方式发给我?我和她沟通交流,协商最合适的解决方案!

贤佳】好的,我先征询那位居士的同意。

贤佳】那位居士说有顾虑,让我从中转达沟通。

负责阿育王寺素食楼的印J法师给我来信,述说事况,与那位居士说的情况迥异,我请他提供派出所、民宗局核实的结论文件乃至相关监控视频,他让我联系宁波五乡派出所。我请他将派出所有关人员联系方式告诉我,他说不知道,也不愿帮我询问其联系方式,只告诉我五乡派出所公开的办公座机号,很缺乏诚信、负责的态度。不知您是否可提供派出所、民宗局核实的结论文件乃至相关监控视频?

法师】方便的时候回个电话,因为这件事情具体情况我也不太清楚,参与太多也有所不便,还望理解!但是我还是想听一下这位居士的诉求,了解一下她的想法。作为游客随时都可以来这边参观,不会有她所说的后顾之忧,这个可以请她放心!

贤佳】那位居士来信说:

{那天民警问阿育王寺他们看过饭店录像的,我说的都可以看饭店录像核对的,事情的全部录像也只有饭店有了,有不属实的可以负法律责任。我有手机录了厨师掐人的视频,也有出家人骂人的视频。那个素菜馆的负责人来信,看来是出家人负责的了,跟民宗局发来的反馈说寺院说都是义工管的不一样了。我跟民警说了详细的笔录,里面有出家人打人、被厨师掐,那个负责的法师敢不敢看看警察的笔录呢?敢不敢跟当时处理的民警核对呢?民警都没说我说谎,厨师当时看了我说的笔录也没反对,为什么出家人跟我说的不一样呢?民警那里,原来打电话叫我调节的号码因为时间太长,手机里面没有显示了,所以找不到了。民宗局的回信只有截图,发给您的鄞州民宗局的回信,其他没有了。但是民警的笔录都印上手印的,也调查过这件事情的,几十个居士侮辱我们家,警察都在的。如果跟公安局核对的内容不一样,国家机关骗不过的。我觉得打人骂人的人,不管是不是出家人,都要道歉。饭店的管理出家人看着、放纵有工资的厨师杀人未遂,也要给说法的。还要保证信众不报复和干扰我们家人。}

居士给我提供了有关截图和视频,并说:“我当时也很失态,厨师掐人的时候我拿着手机,没拍到具体掐的样子,但有当时的大概发生了什么。出家人骂人神经病的那句话离得远,没录到,录到了我反问他怎么骂人的话了,出家人没有否认骂人。有一张民警转给我厨师赔款的支付宝收入截图,是民警私人支付宝。”

又说:“这看起来,阿育王寺的人骗了民宗局素菜馆的情况,民宗局可能也没有多了解了。而且雇佣的违法员工都没管,他们说的教育义工很大程度也是应付应付的。我觉得素菜馆的负责人这样的态度,怎么能放心以后有人叫我去拜佛舍利,会不会万一有麻烦呢?寺院有了违法行为,如果都这么无视、忽悠忽悠,那真是可怕又过分了。”

您是否方便收电子邮件?我将居士提供的截图和视频转发给您核实。

法师】QQ邮箱:…@qq.com

最好让那位居士给我联系,我安抚一下她,尽量以她满意的方式处理!

贤佳】刚才将截图和视频发您邮箱了。

(民宗局回信截图内容摘录){(事项)市民5月16日在鄞州区阿育王寺里面的殊胜斋用餐,用餐时市民在说话,商家就和市民说要止语,并且把一块牌子砸在市民桌上,当时还有厨师掐市民脖子,来电要求该商家赔礼道歉。

(答复)您好!您所反映的5月16日在鄞州区阿育王寺殊胜斋用餐时因琐事与餐厅工作人员发生纠纷的事项已收悉。针对您所反映的情况,区民宗局向阿育王寺进行了调查核实,对整个事件有了较为详细的了解。殊胜斋为阿育王寺场所内设置的一个针对游客的就餐场所,实行的是免费就餐,内部工作人员为寺院居士,从人员性质上而言并非寺院教职人员,提供的服务属于志愿服务,未领取工资报酬。因此,在日常管理上也存在着一定的疏漏和不足。对于您所遭遇的不快表示非常抱歉!区民宗局已责成寺院方加强对于居士的教育管理工作,通过举一反三,改进日常服务的方式方法,为广大游客提供更好的服务。感谢您对鄞州宗教事务的关心支持,祝您身体健康、阖家幸福!鄞州区民宗局2021-05-24}

准备以怎样的方式处理让她满意呢?我将居士的来信内容发给了印J法师,以下是他跟我的对话:

{〖印J法师〗我电子邮件有七八年没有使用,已经忘掉了。

她大概自己没有听清楚,素食楼属于寺院,我在发心,义工居士一起发心帮忙。至于她说的,放纵厨师如何如何,请您直接联系派出所,请派出所给您解答。另外,我们这里并没有几十个居士,因为疫情后续影响,每天来朝山香客、游客数量不是很大,并不需要那么多居士来发心。

〖贤佳〗除了这两条,她说的还有哪些不如实吗?

〖印J法师〗以上她说的这些,也请跟派出所直接核实。

〖贤佳〗我想听您直言。

〖印J法师〗请联系派出所,尊重公安执法部门的调查处理。}

法师】具体情况我也不太了解,这让我也很为难,只是希望她不用把问题想得这么复杂,本来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大家各退一步,和气解决就好!

贤佳】是的,印J法师不退一步,不肯认错、道歉,只靠您和我几句劝和气、作保证的话应是难以让那位居士满意、放心。

法师】我也希望能帮助到她,最好能让她和我联系一下,我们都是外人,不会对她有不好的影响,以后有什么困难,我也会尽自己能力帮忙她的。

贤佳】她有顾虑,让我从中转达。我想宜尽量争取化解核心问题,大体让她满意、放心,其他枝节宽慰、帮助可以另外再做。

印J法师事情,按戒律,僧人打人、骂人、妄语,都犯戒,应对其他比丘忏悔。另外,僧人越理损恼居士,僧团应责令此僧人向居士道歉,若僧人不肯,则应对此僧人作“遮不至白衣家”羯磨,行三十五事折伏法,直至他肯向居士道歉而令居士满意。

如《四分律》说:“比丘有八法令白衣不信:骂谤白衣、作损减、无利益、作无住处、斗乱白衣,在白衣前毁佛、法、僧,是为八。比丘有是八法,应与作遮不至白衣家羯磨。”(卷六十)(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2/T22n1428_060.xml#pT22p1009b1105

《四分律行事钞》(〔唐〕道宣律师)说:“遮不至白衣家者,谓于信心俗人前倒说四事,非法恼乱,损坏俗心,骂谤白衣,辄便舍去,须僧作法遮断不许使离,遣谢白衣故也。”(卷上)(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40/T40n1804_001.xml#pT40p0018a1801

《四分律行事钞资持记》(〔唐〕道宣律师撰钞,〔宋〕元照律师撰记)说:“〖钞〗《五分》,比丘成就八法:毁三宝及戒,欲不利诸五戒。五戒人应不敬信。若优婆塞瞋比丘,不往其家,聚落亦尔。〖记〗《五分》,初教俗不敬道。八法,文举前五:毁三宝及戒为四;五,不利优婆塞住处(遮障彼所受戒)。六,作他恶名称;七,欲辱彼住处;八,以非法为正法欺诳于人(或可此三通以‘不利’收之,故不别举)。若有此八,许令不敬,以无德故。‘若’下,次教道不往俗。‘聚落亦尔’者,上约一家,合聚皆嗔,比丘不往彼聚。”(卷下)(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40/T40n1804_003.xml#pT40p0138a0801

(20210902)您看印J法师的事情怎么办合适?

法师】我看了视频,视频中的出家人不是印J法师,是寺院中的一个临时帮忙的师父。不知道那位居士有什么诉求?这件事情本来是小事,我们是外人,只能多劝劝她,好好安慰她的心情,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就好。我个人觉得,没有必要为了这件事费心费力,耽误自己以后的生活。至于她担心的其他人报复打击,我觉得那种现象不会存在,现在社会都很安全,法制健全,谁也不敢以身试法。法师,您觉得呢?如何处理比较稳妥?我想听听您的看法。

贤佳】那位居士心理不平的核心明显是需要得到肇事负责人的一个道歉。如果不是印J法师打骂的,可请印J法师代表那位打骂居士的僧人作道歉。这个不难,一句话而已。抛开这个理应做且不难做的方法,而用“大法”开示或心理安慰技巧,应是不管用的。

我刚才跟印J法师沟通如下:

{〖贤佳〗我需要联系阿育王寺住持,不知您是否方便将其联系方式告知我?

〖印J法师〗这是我分管的工作。告知过你,警方已经调查处理。凡有所问,跟警方了解核实。}

印J法师明确自承这是他分管的工作。

阿育王寺住持应该知道此事吧?住持是什么态度,您知道吗?

附带说一句,我们关于印J法师事情的讨论会公布网络,除非事情得到了较好解决。

法师】我是个外人,不涉及此事,我只是好心帮助你们解决问题,把我的言论发布网络,我觉得不太妥当,也不合理!

之前她不是和警方沟通过了么?警方已经处理了,如果她不太满意,那她可以继续和警察交流,这样可以得到合理的解决。这件事情,我之前只是好心帮助,既然这样,我也不便参与此事!望谅解!(我们不是涉及此事之人,讨论太多也无太大意义。)

贤佳】那位居士将您的手机号告诉我时介绍说:“有一位阿育王寺位高权重,不知道干什么的,总是在领导信众、寺院事情。”我不知道您在阿育王寺的职务,但肯定是执事法师吧?对发生于阿育王寺僧俗的这样纠纷事情,怎能说无关?这种态度即是纵容、包庇寺僧。您作为执事法师,还有责任将此事况(包括我们交流的情况)报告住持,请住持酌情处理。如果您不愿或不敢报告,可将住持手机号告诉我,我作报告。

印J法师昨天陈述事况如下:

{我们寺院的素食馆,以前是一个在家人在做,做得久了,她想往商业盈利方面发展,违背寺院方面设置素食馆的初心。因此,去年疫情以后,寺院收回来,由出家人和义工共同发心,为来山香客、游客提供免费午斋,属于寺院,慈善公益性质。自去年开始以来,受到社会广泛好评。因为餐厅用餐人员多,为了保持公众场所安静有序,所以素食馆有“保持安静”“止语”的提醒牌,是为了给大家提供一个安静、有秩序的用餐环境。

今年5月份,的确有一位女青年来这里用过餐,在餐厅里说话声音比较大,义工和出家师父过去劝说她,拿“止语”牌给她看,希望她能保持安静、遵守公众秩序,不要影响他人,并没有用“止语”牌打她。素食楼有监控,之前派出所已经来核实过。该女青年可能当天心情不是很好,对着出家师父大声吵,其他发心义工上前劝解,也被她骂了。被居士劝说以后,走到大厅门口时候还在门口大声骂,厨师看她是本地人,就好心过去跟她讲道理,劝说让她不要骂了。该女青年不但没有停止吵骂,反而用手指指着厨师脸骂厨师,厨师用胳膊挡了一下,保护自己,避免自己被她手指碰到,并没有用手掐她脖子。辖区派出所受理此事,来调查过监控,并没有人打她。之后,派出所把该女青年和厨师一起叫到派出所调解,调解过程中该女青年把派出所领导也骂了。

宗教局、派出所,都在第一时间来电、来寺核实、了解这件事,并没有来函中所说的不重视。

这件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望法师周知。}

请您对照那位女居士讲述的情况和提供的截图、视频综合判断是否如实,也请您转报住持查处,住持只要查看监控就知道事情虚实了。我希望此事由寺院内部处理,如果住持也如您这样置身事外,那么我只能发布网络,由社会舆论推动高层政府部门介入查处,给那位居士和社会大众一个交代和安慰,也给印J法师和阿育王寺僧众一个教育,要慈悲为本、依戒行事,不要粗横刚强、包藏瑕疵。

(三)

贤佳】(20210902)交流内容编订如附件(如上),将在网络公布,请您看是否有不如实、不如理处。

法师(印P法师)】我这几天出差在外地,不在寺院,我想想怎么解决比较合理。

贤佳】请将阿育王寺住持的联系方式告诉我吧,我直接请住持处理此事。您看怎样?

法师】不好意思,我没有这个权利,我明天再考虑一下。

(20210903)个人意见:让她提出自己的诉求,几点!尽量以对方能接受的方式解决,彼此各退一步,大事化小,和平解决。没有必要为了过程细节讨论来讨论去,费时费力费心。话外:人生有时就像射击,只有睁一眼、闭一眼才更能射中目标。如果两只眼睛都睁得分明,结果反而不是自己想要的。退一步海阔天空,解决问题要有大局观!这样才能处处是顺缘,身心自在!望转达!感谢!

贤佳】她先前已提出自己的诉求了:“我觉得打人骂人的人,不管是不是出家人,都要道歉。饭店的管理出家人看着、放纵有工资的厨师杀人未遂,也要给说法的。还要保证信众不报复和干扰我们家人。”

满足这个诉求有什么困难?阿育王寺方面为什么不能爽快满足居士的诉求?有什么必要过程细节讨论来讨论去,费时费力费心?

自己不能“退一步海阔天空,解决问题要有大局观”,却要求居士退一步、有大局观,不是自甘不如居士吗?凭什么消受居士们的信敬供养?

关于大局观,可参看《论护教·(三)》(https://www.zhengxinfofa.com/4223.html)。

(四)

贤佳】(20210902)文稿《劝谏宁波阿育王寺僧》(如上一、二),将在网络公布,请您看是否有不如实、不如理处。

印J法师】看了你的文章,不实之处不少。你处如果有这个女青年的电话,可以发一个给我,我跟她联系沟通。

贤佳】哪些内容不实?请您直说,我可转告那位居士。

印J法师】前面已经给您说过,这里是出家人负责,义工帮忙,大家都知道的。

“保持安静”“止语”这是公众场所的基本公德,也是公民的基本修养,我们是提示,而没有人强迫别人。有师父持“保持安静”的牌子,走过去提醒她,而没有骂她。至于“牌子断了”,不知从何谈起。居士中有人劝说,劝说无效,就没有人说话了。我们这里并没有几十个居士。派出所实地调查,之后调解部分,也请跟派出所重新核实,以做到客观、全面。

这一块的工作,我在负责,发生这类不愉快的事情,我也有疏忽的地方。她愿意的话,可以留个联系电话,我联系她。

贤佳】好的,我转告、询问那位居士。

印J法师】另外,请她放心,这里居士也好,出家人也好,没有人会跟她过意不去,可以放心来寺院。

贤佳】好!我转告她。

(20210903)那位居士回复如下:

{公共场合止语怎么会是基本修养呢?马路上商场里那么多人说话,哪条法律说的呀?出家人打人,我爸妈都看到的,我妈都看到牌子打断了,民警到的时候还在说这件事,出家人都没否认。而且民宗局的回复信件截图不是写着那里是居士管,而不是出家人管吗?居士不是劝说,是训斥,我已经都跟训斥的居士吵起来了,那个负责的法师说的好像没事一样。饭店把那天录像拿出来看看就清楚了,那天出家人告诉民警录像有的。我当着民警的面问过出家人:“如果里面有人死了,也不能说话吗?”出家人说寺院和外面不一样,就是强制性不说话的。还有寺院对民宗局说的管理居士、教育居士一点也不守信的。几十个居士是信众,不是素菜馆的人。大不了我跟派出所核实去,找证据,那位法师乱说话,真的不想跟他联系。还有一张图片(见附件),是别人评价素餐馆说话可能被赶出去的,那天我就明确被赶出去的。

这个视频(见附件)有餐厅后面两个护法的义工,态度不是第一个那种的训斥地说,他们那里吃饭就是止语的,就是不允许说话的,不说话是强制的。可能要到公安局证实了才能说明问题了。

如果他们发那个饭店录像看看,什么都知道了。5月16号中午饭店11点到12点的录像。为什么要找我说呢?我又不是证据。上次去公安局的时候民警跟我们说:骂人公安局管不了,要法院去管的;打人他们可以管的。素菜馆厨师掐人了才进了公安局。像那个法师的意思,我根本没办法进公安局处理的。

如果素餐馆不提供录像,那我只好去公安局打印处理结果了,要等一点时间。}

您能调出那个监控录像证明您说的吗?您看怎么办?

印J法师】这位女青年,如果对公安部门的处理结果不满意,你可以把我的电话发给她,或者把她的电话发给我。我可以跟她一起去派出所协调。是我们的错误,请派出所作证明,我会给她当面道歉。

让她联系我,或者您把她电话发给我,我联系她。请把我电话号码告诉这位女青年,我跟她约一个时间,一起去派出所,请警方再来调查。我等她联系。

今天上午我已经到派出所来过,当时负责处理的警官后天当班。请你转告这个女青年,让她联系我,约好时间后天一起来派出所。

贤佳】她已说了不想跟您联系。不必麻烦她同您去当地派出所,您将那个监控视频调出来就可以。

印J法师】我们请警官到场,重新查看监控视频。既然她有异议,就要一起过来,请执法部门处理。

贤佳】不必如此麻烦。您将监控视频调出给我看就可以,若我确认您所说如实,我可安抚那位居士。如果您不愿,那么请将负责处理此事的警官的联系方式告诉我。

印J法师】警官联系方式,现在我这里没有。今天他不在派出所,去市里。后天他当班,我会再去派出所,可以要电话给你。另外,她既然有异议,认为我们没有给她道歉,就需要有联系沟通的途径,不联系怎么解决问题?

贤佳】她心理承受力有限,我即是她请的沟通中介者。您可问派出所要警官的联系方式。

印J法师】警官后天值班,我再去派出所。暂时没有,等两天会找给你。作为当事人,她是不能或缺的。她不到场,事情怎么核实?

贤佳】不必如此麻烦她。那个监控视频您调不出来吗?为什么不肯给我看,而非要勉强她再出面承受心理压力?

印J法师】监控视频,只有警方可以,您不是执法部门。我们会请警方再来核查视频。

贤佳】我是她请的沟通中介者,跟您沟通是想私下化解此事。既然您不想私下化解,那我就网络公开揭说事况,由社会舆论推动高层政府部门(不只是地方派出所)查处此事。

印J法师】我们对您说的情况很重视,所以请执法部门重新核实。当时处理此事的警官后天值班,您可以通过电话跟他了解情况。

贤佳】我看宜应高层政府查处,连同这位警官一起接受调查。

印J法师】(20210905)自收到你发过来的信函,作为这一块工作的负责人,我一直很重视。本着认真、郑重的态度,前后给你叙述这件事情的发生过程,以及公安执法部门的调查、处理结果,并且,态度明确:如果这位女青年,对警方处理结果有异议,请她联系我,或者把她电话号码告知我,我联系她也行,我们约一个时间,一起去公安部门,请警方再作处理。

你告诉我,她不想跟我们联系,不愿意跟我方一起去派出所,却又说:“通过让我作中间人,是想私下化解这件事情。”现在是法治社会,政府有健全的执法机构、执法部门,作为这个国家的公民,遇到事情,请政府各相关职能部门、执法部门调查并依法处理,这是基本的社会常识。每一个中国公民,都应该尊重政府职能部门的执法权利。今天,我再次带上当时的两位见证人,去公安部门汇报此事。自始至终,我方都秉着认真、负责、尊重的态度,积极处理此事。但是,我并没有等到她的来电,也没有等到她跟我方一起去公安部门核实此事。警方告知,如果她有异议,让她自己去公安部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每一个人都应该遵法守法,否则,都要承担违法行为所带来的后果。

贤佳】了解了。我转告那位居士。

(五)

贤佳】(20210926发给印J法师)以下是那位居士从五乡派出所拍摄的6月份事件《调解协议书》,您怎么看?

(摘录){我调委会于2021年6月11日开始对纠纷进行受理。经了解,各方当事人认同纠纷的简要事实,争议事项如下:2021年5月16日17时许,*在王

阿育王寺素食馆吃饭时因身体不适让母亲去盛汤,后出家师父与

义工让其不要说话,双方为此发生口角,后素食馆厨师陈**去

劝说时也与*发生口角,并引起肢体冲突,于是*报警。现*申请五乡镇人民调解委员会驻五乡派出所调解工作室就此事要求进行调解。

经调解,双方当事人自愿达成如下协议:

一、陈**就此事向*赔礼道歉,并且自愿一次性赔偿给*车费等合计人民币300元,大写人民币叁百圆整,今后双方当事人就此事一切无涉。

二、*对陈银岳表示谅解,并且自愿放弃就本案向对方追究法律责任和提起其他诉讼。}

(20210927)那位居士来信说:

{其实本来也没想费这么多周折,大概只想威慑下阿育王寺那些人,但是那个印J这么说话欺人太甚了。霸道蛮横欺负侵犯那么多人人权,又他们的人做缺德的事,还对受害一方栽赃污蔑。我一点也没骂素食馆的人,也没打。出家人打人的事,想起派出所说了一句“泡沫塑料板打人不重”,他们可能觉得问题不大。我妈也说:“泡沫塑料板打得不重,没看出那个出家人故意打人。”我觉得看到那个出家人看谁不爽,就往他们桌子上砸牌子,看起来像地头一样,有种打惯了,可能一点事下意识反应就这么打人,而且打到身上问题不大,打人家脸上了,这样对别人都羞辱了,板断了说明也不是轻轻碰一下,怎么样都应该道歉。无所谓地一句道歉也不说,哪里还是寺院该有的样子?

而且阿育王寺说给别人免费吃饭,其实有多少人会吃饭不给钱呢?说得好听免费吃饭,其实把人像阶下囚一样对待,我爸妈都觉得像吃“嗟来食”一样。他们的餐馆不是宗教场所,登记信息就是一个普通餐馆,也应该有正常餐厅对人的态度模式,不能搞特权。就算让人家安静也只能是建议,不能态度盛气凌人。希望法师能主持正义,让寺院能够变得文明、守法。

我现在希望他们打人、骂人的出家人、义工都要道歉,那个厨师已经道歉了。

法律规定:饭店服务员殴打顾客饭店需要赔偿吗?首先根据消费合同关系,《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明确规定经营者应对消费者尽到安全保障义务,未尽义务造成消费者损害的,应承担责任。其次,相关司法解释也明确规定,雇主对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期间致人损害的行为承担赔偿责任,如果雇员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雇主可以向雇员追偿。如果饭店与服务员之间存在雇佣关系,饭店服务员殴打顾客,作为雇主的饭店应当负责赔偿。消费者可依据《侵权责任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等,通过法律手段进一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要求赔偿相应损失,包括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有伤残的加伤残赔偿,精神损失费等。  

那个印J说话这么难听,又费了这么多周折拿《调解书》,应该赔偿我精神损失费。}

(20210628)您这样不认错、不理睬,似乎无惭无愧,不知过去已做、未来将做什么违滥滥行而硬不认错,是非常危险的!另外那位居士也需要一个交代,否则不知对僧众、佛法会怎样大失信心。我作公谏吧。

(六)

贤佳】(20210930发给印P法师)附件文稿(如上)末尾有近期与印J法师的交流内容(随附《调解协议书》)。证据明显,印J法师硬不认错,请您转给阿育王寺住持看,请住持劝谏印J法师吧,否则我只好公开发布此文以作公谏了。

(七)

居士】(20211001)您要不要跟他们客堂再说说?如果他们不理睬,那算僧团不管了。印P法师也不能说是僧团。

贤佳】阿育王寺客堂的联系方式请发给我吧。印P法师虽然不回应,私下应会向上反映的。

居士】阿育王寺客堂:0574-8838……

贤佳】刚才给阿育王客堂打电话,接电话的人先说我没权利管,后又说他不是负责人,不管这事,让我明天再给客堂打电话。

居士】(20211002)寺院连最起码的守法,像一般单位处理不和谐问题的能力也没有的话,不知道以后会有多少危害佛教、社会的事情出来。

贤佳】刚才跟阿育王寺客堂打通电话了,他说不归他那里管,我说要联系阿育王寺住持,他说让找派出所,然后挂断电话了。

居士】哎……看起来僧团是不管了。这寺院不合法的事情,都要派出所管了,寺院自己的事不管了,都推给派出所,自己能处理的总麻烦别人也太好意思了。

贤佳】是的,只好公谏,提请大众舆论监督,或许能触动他们有所改善,也能警策、启发其他人,否则放任这样,实在危险、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