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佳法师:一些交流讨论(20190703)

一些交流讨论(20190703)

(一)

   【居士】这是一个龙泉寺体系僧亲家长在受害僧亲交流群里的聊天记录:

   我孩子不在里面,她是疯着回来的,我叫我小妹去接她,她死也不回,躲起来,最后去派出所报案……,其中艰难困苦,才找到她回来。

   看来这个洗脑很有威力!因为我小孩连微信昵称也要他们同意才可!我发现她微信这样写:“师父,我的微信昵称这样叫可以吗?”龙泉寺把一个花季少女变成服服帖帖的奴隶一样!她出来社会,不思进取!

   我孩子原先很优秀,在高中时,我去开家长会,校长说我为她们培养了一个学生!她是一个好女儿!她读完本科,接着考研究生,就读他们学校的研究生,但是她告诉我,她当时的研究生分数是清华大学都可。读研究生后,就被龙泉寺洗脑了!她在那里做义工!后来听说她升到讲师级。

   这是接她回来后,把她微信手机没收,才知道一点皮毛。

(二)

   【居士】龙泉寺学诚为给孩子们洗脑:第一步,先让孩子从家庭中走出来,不要听父母的,父母的关念都陈旧了。第二步,到山上参加封闭培训,要把世俗间的朋友,同学都断掉,只和山上的所谓同行善友接触。推销邪淫宗喀巴的《菩提道次第广论》让弟子学习,鼓动他们都要成佛,一定要有成佛的心。他说这本邪书入门快,还是真快,现在的出家人都以几何数增长。最后被洗脑后,孩子一定要出家,要为父母出家,为众生出家。这其中不知道使的什么招术,九匹马也拉不回,这就要和父母较量了。戒律、佛协有规定,出家要经过父母同意,他们就传帮带,把以前出家人的经验拿出来,教给后来人。一是首先说服,想方设法连哄带骗,让父母同意。二是跟本就没告诉家长,自己编一个同意书,当然山上的法师也不会去调查真假,有就行。还有一种,是最残忍的一种,就是你不同意就以***:“你不同意,就死给你看看!”多数家长哪见过这种场面,被迫也要同意。当然这同意书不管是怎么来的,有就行。最后要出家没有任何人劝,他们又编出一套邪说,将来要写到教义里:只要自己发心出家,别人不许劝,得说随喜,谁要劝,就说你造口业,包括他自己,所以家长求他,他是不会劝的。而且把家长比喻成阻止他们成佛的最后一个魔,一个装成可怜的魔,要战胜这道魔,才能成佛。成什么佛?都成了不孝之子了!而且他们还心安理得:给父母度来世,生生世世。一派胡言!

(三)

   【居士】《欺骗、洗脑、蛊惑出家、控制自由……一位寻女母亲在龙泉寺和极乐寺的惊恐见闻(2018-09-25)》

https://mp.weixin.qq.com/s/GJ9b9OIbLLeYiNUxiro6QQ

   《独生子女出家,家人痛苦》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253942727971357

   (评论摘录)整个龙泉寺系统正处在受到精神控制的危机之中。释学诚为了实现“宗教领袖”的个人目标,操纵弟子们为其“佛教帝国”而服劳,不惜采用各种手段对弟子实施精神控制。受控的弟子们,不仅被迫牺牲宝贵的修行生涯,甚至还会违越戒律、道德、伦理,乃至法律的界线。

   真实的深入接触了,出家不代表修行,成了一种对社会无意义的职业,因为更多出家人本身自己已经背离了佛所说的佛法,而是以世俗相似法误导信众,达到自己的私欲。今日佛法已面目全非!

   龙泉寺又洗脑年轻人出家了……接着就与父母闹失踪→没经过父母同意被剃度→父母到寺庙找→找到了就把问题和痛苦抛给你和孩子,不管龙泉寺的事→孩子用绝食、跳桥、自杀等过激的行为逼迫父母同意→然后等待的就是父母的痛苦折磨。

   出家就是曾经说的佛入家破家,这东西旁人没办法的,佛教已经发展为邪教了,哪怕你已经说得他们哑口无言,他们还是会固执己见,这样的人,除非有醍醐灌顶的高人,才能解。其实还是我们国家的法律执行不到位,出家是要经过父母同意才行。

(四)

   【居士https://m.weibo.cn/detail/4384666402553369

   (摘录)其间我问我同学可回家见过父母,他说没有,过年也不回去了,让父母来寺里。当时我就是想上去给他一巴掌:看你能的,谁养育了谁?谁该孝敬谁?你们佛家说的孝就是这样?让年迈的父母不远千里来看你?

   交流过后我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我们几个人轮流给他讲道理,根本没有用,他就跟一个丢了魂的活死人一样,两眼呆滞,完全已经不是我们认识的人,甚至连饭都不愿吃一口的。

   想想也是,人家连父母都不愿回家看一眼,能亲自来看我们一趟,已经是很给我们面子了。

   跟我说他家里是同意了他出家的,还当着我们面给他妈妈打电话,阿姨在电话里说的话把我们都给听哭了,阿姨说:“孩子啊!妈妈很好,你也好好的,我们知道你受了点挫折,需要疗伤,是父母没有摸透你的心思,没有关心到你。你爸爸说:‘孩子会不会再也不回来了,不管我们了?我们老了没人管了。’我说没事。我对你有信心,我相信你有一天恢复后,会回来孝敬我们的。”听到我鼻子一阵阵酸,再看我朋友们,都开始抽纸擦泪了,我这个出家同学竟然一点不为所动。我问他想出家多久,他跟我说:一辈子。 

   世间竟然有如此铁石心肠之人!龙泉寺修行半年尽然变得如此不近人意?

   对于龙泉寺出家人,我不一棒子打死,至少对于那些未经父母同意,或者通过卑劣手段逼迫父母同意出家的人,本身都是自私自利,毫无责任感可言,生活中的懦夫。而龙泉寺作为佛学圣地,本该度化世人,针对这一类人更应该纠正他们的价值观,带领他们走向正途,才是佛门圣地应该做事情。然而龙泉寺却只看重他们的能力,选择性忽略他们错误,反而利用佛学理论为他们这些逃避责任的行为找一些假大空的借口,为他们提供逃避世事的场所,搪塞一些堂而皇之的理由,消除他们内心良知那最后一些不安。此等狼狈为奸之举,实应该为世人所唾弃!龙泉寺也必将玩火自焚。

   愿龙泉寺,拿出佛门大寺的尊严,清退那些未得父母同意,擅自出家、尘缘未了的出家人,还自己清白。

   想要出家的朋友们,请了却自己尘缘世事再行出家,不要成为自己心目中圣地历史上的污点。都是没经家长同意就被剃度的!漠视法律法规!

(五)

   【龙泉寺义工】最近又开始讨论父母同不同意出家这回事了啊。这个问题有人举了祖师大德出家未经父母同意的例子,这个历史记录确实很多。似乎悉达多太子出家也没有经过父母同意,而且是设了很多障碍,最后也是逃出去的吧?

   佛制戒是随方毗尼吧?不一定是绝对的吧?佛说法有实有权,就算是引经据典,也未必就是实,也有的是权吧?

   【贤佳】可参看《一些交流讨论(20190625)·(一)(四)(五)》(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87101767541631)、《一些交流讨论(20190406)·(九)》(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58063594310002)。

   附佛外道可用随方毗尼来随意毁弃戒律,如何鉴别?末法时代如何落实“以戒为师”?

   【龙泉寺义工】日中一食、树下一宿、托钵行乞,也是佛制吧?还有种植、建造房屋等也是不允许的吧?您准备奉行哪一条?或是拿哪些问题出来继续指责寺院?

   还有不蓄财物、不捉金钱,这些也可以拿出来说事吧?

   【贤佳】日中一食、树下一宿、托钵行乞,都是佛赞扬的头陀行之一,不是戒律要求。

   种植是戒律禁止,不应做。若做了,有犯戒罪,应忏悔。建造房屋,戒律不禁止,只是禁止垦土掘地。我以前做过垦土掘地,已忏悔,以后不会再做。

   蓄钱宝,不能自蓄,可以作净施法,由净人(居士)蓄存管理。捉钱宝,是戒律禁止的,我以前做过,已忏悔,以后不再犯。

   您列举这些是想说明什么?是想说这些戒不能持守,所以其他戒也都可以随意“随方毗尼”而不持守吗?

   【龙泉寺义工】(1)种植,您认为不可以,但佛教进入中国后,种植很普遍,很多祖师大德也都做过。您觉得什么是随方毗尼?哪些是随方毗尼的情况呢?

   (2)再回到父母不听许出家的问题上。佛法中讲一切众生皆可能是自己的父母,为了救生生世世的父母,所以才出家修行,自度度他。若为了一世的父母不同意,为了按照世间标准去孝顺这一世的父母而不出家,那生生世世的父母又要不要去孝顺、去拯救呢?不出家修行,怎么去救呢?这一世过了,若是失了人身,自己尚且不保,不要说生生世世的父母,这一世的父母都救度不了。用一个比喻,父母已经痴迷,判断不清是非,做出了极其错误的决定,子女是否要去顺从?这种比喻在经书中也是有的。

   【贤佳】(1)种植不是出家人必须做的,尤其现今时代。古德的逆行不能作为典范。

   随方毗尼,例如社会禁止吸毒、禁止公共场所吸烟,那么僧人应遵守;社会禁止违章建筑,那么僧人应遵守;社会法律要求不能弃养父母,那么僧人应遵守。

   (2)佛制戒要求父母听许才可出家,有何意义?是否佛不明智?

   【龙泉寺义工】是实还是权?佛说的哪句话是实,哪句话是权,您是否都可以分的清楚?您对佛说的法是否已经都弄明白了?

   您说佛制戒要求父母听许才可出家?这人连出家都还没有出,还谈什么戒?没出家的人有戒吗?

   【贤佳】您概念中的“实”、“权”是怎样?

   佛制戒要求父母听许才可以剃度出家,是对收徒的比丘(比丘尼)制定的。想出家者宜应了知并随顺此制,不要随从不敬守佛制的比丘(比丘尼)剃度出家,否则难以如法持戒修道,往往被摄为名利眷属乃至五欲奴役。另外受大戒(比丘、比丘尼戒)时,佛制要求父母听许,这是针对求受大戒者的。可参看《一些交流讨论(20190613)·(十一)》(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82630731761818)。

   印光大师《文钞三编卷二·复卓智立居士书三》说:“光是出家僧,深知其利弊,故为汝详言之。若遇爱收徒弟之坏和尚,则便骗汝为他作徒弟,你就拉倒了也。且安本分修净土法门,令汝父母妻子同作莲邦眷属,则其利大矣。”

   【龙泉寺义工】您已经被名利和五欲奴役了吗?这些收徒的人会感什么样的果,受什么样的惩罚呢?跟随这些人出家的人要不要还俗呢?

   【贤佳】我以前追随学诚法师,为他做事、宣传,其实是做了他的名利眷属,随他也犯了很多戒,后来渐渐觉醒。而极乐寺比丘尼不仅为他做事、宣传,一些比丘尼还成了他的淫乐对象,自破重戒,甚至至今还不觉醒,更是可悲!

   这些不敬佛制而滥收弟子者,自坏佛制,往往引领弟子犯戒谋利乃至破戒作恶,若不痛改前非、痛切忏悔,后世难免恶道长劫受苦。

   跟随这些人出家者宜应觉察其非、远离此人,归向敬戒持戒,或者还俗孝养父母、奉行五戒十善,以免随师堕落。

   【龙泉寺义工】是否被名利和五欲奴役是看自己内心的意乐吧?

   【贤佳】自己不求名利、五欲,但被人利用为求取名利、欲乐的工具,并跟随犯戒乃至破戒作恶而不以为非,如同二战时很多日本人被军国主义者鼓动着为国献身而奔赴战场,意乐“纯洁高尚”,其实助纣为虐、无义牺牲,可怜可悲!

   【龙泉寺义工】您觉得您和其他在龙泉寺、极乐寺出家的人都是受害者吗?

   【贤佳】是的。日常法师、学诚法师也是受害者,被藏密邪法所害,自害害人。

   【龙泉寺义工】您觉得您和龙泉寺、极乐寺这些出家人选择出家修行佛法是受害了吗?

   【贤佳】是的,违佛制出家,学弘相似法,毁戒作恶,败坏佛教,功不抵过,若不及早醒悟、痛切忏悔,现世自欺欺人,后世难免堕落。

(六)

   【居士】《凭什么相信你?》

   对于一个传销者,要相信他不会再搞传销骗人,这个是需要长时间观察,需要他真实改变的,因为传销者最先是从亲朋好友下手欺骗,这是违背人伦底线的,这个底线违背了,其实这个人的人性就很难讲了。

   龙泉体系也是如此。明知道是藏传,还以汉传掩饰伪装。明知道学诚干了坏事,还要继续妄语引导欺骗信众。“佛门不打诳语”,佛门的善是依法依律,佛门是慈悲,佛门是自净,佛门是真实,这些底线没有了,又看不到深切的纠错和改变,想取信于人,只有被洗脑的会继续信。其他人就只能质疑到底。不是表面装一装能混过去的。

   社会还讲失信名单呢,还讲征信呢,龙泉体系的征信该给多少分?还有专业人士帮着它如何应对、重塑形象,这与帮助藏密不断完善它的骗人洗脑逻辑有什么区别?自以为在做功德,其实在造孽!

(七)

   【居士】《龙泉体系有没有功德?》

   龙泉体系有没有功德,有,但这个功德是建立在被举报之后断恶和不继续作恶的基础上。就拿我来说,是开启了学佛的善根,但是,如果不是举报断恶,我会发生什么?我估计变卖家产出家了。其实寺里是有人暗示过年纪大也有出家成的,比如“奶奶”(XC的母亲)同意的,比如供个大斋啥的,我在世间呆这么久,哪里看不出来?有特殊通道。这个“年纪”的事儿,可以运作的,只是还没有想好。如果我出家,想过相当一部分钱会供养龙泉寺、极乐寺,给家人留些,但很难讲我的母亲会不会自杀或者找上门去火拼,又看到一些僧亲其实挺痛苦的,也得不到多好的照顾。执事层的父母好一些,有信众,所以他们特别善待大功德主,有的法师能称之为姐。体系世俗的一面看得真真的。只是我以为还有法,还以为僧团有法,所以一直在考虑,在迟疑,直到知道龌龊的事。

   所以,如果没有举报,我可能运作下出家了,然后呢?解脱不了,还可能造作很多(罪业)。也可能没出家,终身护持,解脱不了,继续造不善共业。也可能下山了,修藏密邪法,更惨!魔子魔孙了。这就是没有举报,我能想到的未来。如果是这样的未来,开启学佛的善根了吗?没有啊,学邪学魔差不多!最好的结果,白打工一辈子,后世难料。

   举报了,没丧失对三宝的信心,还能继续回到正道上来,真正利益自他,我才能说,这才叫真正开启学佛的善根。我才能说,龙泉体系曾经也有开启我善根的功德。仅此而已!如果没有举报,跟着它,我不如做个普通好人,哪怕没度过低谷,死了,也远胜共造恶业。而且,我跟着它还真造了恶,拉拔人入体系,制止人下山回家,所以现在这么辛苦地忏悔和弥补。难道它不欠我吗?!难道那些拉拔我进体系的人、洗脑的人不欠我吗?!我不追究,那些恶就不存在了?!但我之前不怪他们,我知道洗脑的厉害,都是受害者。但到今天,这么清楚的情况下,他们继续维护体系、继续粉饰,我只能说造业去吧!因果自负吧!但其他人要远离,并告知大家远离!

(八)

   【居士】上期书信里有正传法师一篇文章,说得很好。

   (正传法师)《危机与时机(2018-08-03)》

https://mp.weixin.qq.com/s/Gw20TzclmIzLL3dcTrPcHw

   摘录:“会长身为汉传佛教领导,多年来宣传的却是相似佛法,以心灵鸡汤为佛法,满足世人心理需求。护持‘大乘非佛说’的反汉传佛教理论,自废武功,同时宣扬它系的《广论》来代替汉传正宗学统,自己更有可能亲试《广论中的广论》,败坏戒律,断我汉传佛教之千年根基。”

   正如正传法师所言,学诚利用中国佛协会长身份,大肆在全国推广附佛外道相似佛法——藏密《广论》,用实为四皈依的依师法洗脑信众,大搞个人崇拜和人身依附,暗引、默许大家说他为佛菩萨,对他以身、口、意、财进行供养。在其体系寺院里,限制僧人的人身和通讯自由。大搞不尊佛制、不守国法的非法剃度受戒。鼓动、帮助很多年轻人出家而硬离家庭乃至弃养贫病父母,造成很多家庭破碎痛苦乃至父母死亡,既违戒律,也违法律,且是有计划、有组织的群体现象。无论学诚性侵比丘尼、贪污寺院公款等在法律上是否成立,仅上述这些,已可算是邪师(知见邪谬,行为邪恶,祸害广大)。

(九)

   【居士】《三十年目睹之怪现象——释学诚往事》

http://jiliuwang.net/archives/76284

   《学诚法师的知见绝对有问题–学诚是一个魔!》

http://www.bskk.vip/thread-3093995-1-1.html

   《千万不要礼拜、赞叹、支持出家邪师。请学习〈十轮经〉》

http://www.bskk.vip/thread-2926378-1-1.html

   《喇嘛教诋毁弥陀净土有女人淫欲》

http://www.bskk.vip/thread-3069867-1-1.html

   《深刻详细分析喇嘛教(藏传佛教)教义问题》

http://www.bskk.vip/thread-2895375-1-1.html

   《喇嘛执政下旧西藏残酷的法律》

http://www.bskk.vip/thread-2616412-1-1.html

   《战部副部长:Da Lai想把藏传佛教变成自焚教》

http://www.bskk.vip/thread-2700092-1-1.html

   《视频 Da Lai访问台湾凤山寺福智僧团

释日常祈愿Da Lai长久住世》

http://n.miaopai.com/media/4VsQeEEd86opcKXSGYZ2XRwUhf~EuA-9.htm

   《学诚不但带龙泉寺僧众集体观看学习Da Lai讲法录像,还在居士面前尊Da Lai为法王》

http://www.bskk.vip/thread-3094123-1-1.html

   《学诚的问题绝非男女关系那么简单》

http://www.bskk.vip/thread-3094099-1-1.html

(十)

   【居士】《关于邪教“精神控制”的再认识》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351001704176101193707658

   (摘录)“精神控制”通常是用一种特殊方法打碎人的固有信念,改造形成一种新的观念。其机理是建立在条件反射理论上,通过控制一系列变量,使用种种强化方法,对人的情感、认知和行为给予持续性的影响和控制,使之服从操纵者的意愿,达到归心顺意,建立新观念并形成心理定势的过程。其核心就是让个体的自我心理咨询师彻底休眠,让个人那双出局反观的眼睛彻底关闭。世界上基本所有的“邪教团体”,都在使用“精神控制”原理以及方法。

   “精神控制”不同于道德教化。尽管两者都能改造人的思想,但前者的改造更加彻底。道德教化通常不会消除一个人的自利性,不会颠覆一个人的生活目标,它只是促使人们以一种能被社会认可的方式去实现这些目标。而“精神控制”却可以实现整个心灵的“格式塔转换”,被控者甚至认为过去的全部追求都是虚妄的,而现在的觉醒却类似于再生的感觉。在极端的情况下(比如“人体炸弹”),旁观者甚至推测受控者的自利性己经消失了。

   大量实证研究表明,邪教组织通过熟练操作一些心灵改造技术来招募和控制教徒。据美国AFF反邪教家庭基金会的公布的“精神控制”技术主要包括:

   (1)孤立。为防止信徒产生批判性思考,邪教团体把他们从家庭、朋友、社会及不同的观点中孤立起来。

  (2)团体压力。如果周围的人都确信团体的信仰是正确的,受集体压力所致,个体成员就很难坚信自己的看法,不能自由表达意见和观点。

  (3)不断地表示关爱。用刻意的、矫操造作的阿谈奉承、拥抱、贺卡、抚摸等方式让成员感到被关爱。

  (4)拒绝个人隐私。新成员不能独处,以免产生独立思考而有机会对邪教团体的混乱现象反思。

  (5)剥夺睡眠。利用疲劳战术使人丧失自我意识和判断能力。成员被要求超长时间进行各种培训和学习,使他们产生强烈的疲劳感和紧张情绪,从而失去自我,受他人心灵控制。

  (6)游戏。制定令人迷惑的、混乱颠倒的规则,玩令人紧张的游戏,以减少参与者的自信,增加对领头人的依赖。

  (7)思想灌输。邪教组织要求成员谴责当今的价值观和信仰,对“暴露的事实”必须毫无疑问的接受。所谓“暴露的事实”即邪教组织有选择地呈现的一切现象。

  (8)忏悔。许多邪教团体采用忏悔的方式,强制其成员暴露内心秘密,并把他们的忏悔内容记录了下来,邪教头目用此恐吓、威胁和控制成员。

  (9)饮食操纵。控制成员的饮食,以低糖、低蛋白的食物为主,以减少能量和批判性思维的能力。

  (10)强化负罪感。控制成员最基本的人类情感,如负罪感,使他们对过去的犯罪以及世界上存在的罪恶感到难过和自责,相信自己应当对此负有责任,从而强迫其接受时间更长、更艰苦的工作。

  (11)恐惧感。制造成员的恐俱情绪,若成员产生了与邪教头目相反的思想或行为,则宣布成员不是真正的信徒,若成员要离队,本人或其家属就要受到威胁。

  (12)歌颂。一些邪教用不断重复的颂扬或歌唱的方式制造“气氛”,引起成员的“思维停止”,产生半催眠状态。

  (13)着装。某些邪教组织要求着装统一,以减少个人的特征。

  (14)高人一等的优越感。教导信徒,只有邪教组织掌握着“真理”,别人都是被误导的,被魔鬼操纵的。

  (15)拒绝与正常“社会人”的关系。大多数邪教组织鼓励成员断绝与家庭、朋友的关系,甚至约会和结婚均由组织统一安排。

  (16)经济手段。以各种方式在经济上剥削成员,如要求成员向团体捐献,通过乞讨或出售物品为团体筹资,要求信徒向团体购买书籍、磁带等资料,或付出高额的培训费。

   邪教组织所使用的“精神控制”己经全面而彻底地改变了整个人的心灵结构。邪教首领能够根据他自己的要求重塑教徒的信仰和人格。这个过程发生得非常迅速,有时只需要几天或者几个星期。吉姆·西格曼相信邪教成员会发生“顿悟”的现象,他们的思想和观念会在瞬间改变。

   与西方邪教相比,法 轮功组织的“精神控制”具有更高的技术含量。尽管法 轮功组织也为学员制定了一些行为规范,但这些规范并不像西方邪教那样苛刻,基本不涉及隔离信息、剥夺自由、规范着装和饮食等看起来就明显违反法律的行为控制和环境控制。学员进出也没有强制性的限制。但法 轮功组织的“精神控制”效能却一点不比西方邪教逊色,就其对成员心灵改造的深度和广度而言,法 轮功组织堪称世界邪教之最。法 轮功组织借助于东方宗教的“冥想”(meditation)训练来改造学员的心灵结构。由于在法 轮功的冥想训练中,学员心灵进入宁静状态后其意识检测功能几乎完全丧失,整个人处于一种自我催眠状态。李 洪志所宣称的邪教教义就可以直接灌输进学员的无意识之中,并因此迅速形成坚定而执着的信念。法 轮功痴迷者就是这样形成的。重新改造法 轮功痴迷者的心灵结构之所以非常困难,原因就在于他们的信念从一开始就被植入于心灵深处,这是常规教育手段所无法对抗的。

   “精神控制”是一切邪教最具危害性的共同特征,然而要使邪教信徒摆脱教主的“精神控制”,重新回归社会,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我们在现实中要“疏”“堵”结合,一方面,要理性对待,加强宣传学习、提高认识,深入剖析和认识邪教组织的危害性和危害手段;另一方面要结合练习者个人的兴趣爱好,培养积极高尚情操,丰富其精神生活。帮助邪教受害者摆脱“精神控制”的根本点之一是增强自我意识,提高自尊、自信水平,启发其对邪教教主及邪教言论的怀疑、辨证思考及批判意识,使其逐渐摆脱对邪教教主、邪教组织及邪教活动的精神依赖。

(十一)

   【居士】《从学诚法师事件浅淡“依师”》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01852219942363

   (摘录)会长短信披露后,看到最多的一句就是“依师”。

   学汉传的人都知道,依师是学的是法,依师并没哪条规定是奉献身体,唯有藏传才提倡奉献“身、口、意”,注意:包括身体。接藏传依师之说,学藏传的都应该做大供养,大供养就含供养色身。

   有学喇嘛教的女士说:“我的上师不搞双修。”对不起,那是你长得太丑了!不足以让上师选你为空行母,所以你只多供养口、意和钱就行了。至于男士,上师如果不是同性恋,恭喜!只需要你的口做宣传,每次去藏地把兜洗干净。如果你啥都不行,也没钱,那对不起,你永远接触不到堪布、格西以上的圈子,自生自灭吧!

   有人说XC法师是自己的问题,不一定受到藏传的影响,那你怎么肯定他一定没受藏传的影响呢?他拜日常法师,大力推广《广论》,反复强调依师,树立个人崇拜,让弟子只听“学诚法”而非佛法,与藏传的“上师万能”有何不同?他只不过没敢明着让人四昄依罢了!

   XC的倒台正是“一切依师”神话的破灭。弥勒佛下生前,没人是佛,只要不拒绝个人崇拜的,99.9%都是肉体凡胎,脱不开世间名闻利养四字,只有程度的差别。尤其是藏传,鼓吹或不拒绝弟子鼓吹,或互相认证鼓吹,对供养从不拒绝多多益善的,号称是为弟子去除分别心的,统统是佛法骗子。胆肥点玩几个女弟子小意思,暴露了就说“练习双修法”,真是厚颜无耻、便宜占尽、魔子化身。

   可以视师如佛,代表之意,但不能说师等于佛,那就是谮越!就是我慢心弥天,就是以凡滥圣,说大妄语,理应开除公职!

   汉传优秀的机制恰在于“不依师”,这里指的是不只依一师,兼听则明。本质上说是体现了三昄依精神:佛、法、僧,第一是皈依仰止佛陀,法排第二,第三才是僧。法在僧前,教理上说是依法不依人。虽然法赖僧传,那也得是正法才行,用法来衡量僧说。符合佛之法就听,不符合则不能听。这样就避免了只依人造成的迷信误区。

   而藏传由四昄依始,就用上师万能洗脑,用上师取代了佛、法、僧之地位。因为已经置上师于三宝前,又说上师乃三宝总集,上师一人就代表了全部,只听上师就行了。用藏传上师的话讲:不这么做,修密就会一无所成。

   上师就是佛,不用麻烦拜那么多佛,只拜上师一人就代表了;上师是法,不用麻烦看那么多佛经,只听上师言教就可以了;上师是僧,不用麻烦供养那么多僧人,只供养上师一人就够了。哦!原来如此。那真可以说:没有上师就没有佛,没有上师也没有法,所谓的僧,还提他干嘛?世间只有上师,别的都多余!

   这就是藏传依师的套路,看出与汉传的区别在哪里了吧?其来源就是四昄依。四昄依既非佛说,容易且已经成为潜行私欲者的工具,其流弊非小。也许当年藏地祖师出于摄受藏人的需要,设置方便法,但从效果看,肯定弊大于利。尤其现在发展为“佛说”,从起点上已破坏清净的三昄依,已然有谤佛谤法之嫌,有识者当警惕!​​​

(十二)

   【原极乐寺尼】看到见月律师辑的《沙弥尼律仪要略》当中《威仪门·事师第三》第一条说:“视和尚、阿阇黎如视佛。”这和藏密所说“视师如佛”有区别吗?

   【贤佳】汉传佛教讲“视师如佛”,还讲视父母如佛、视众生如佛,是敬之如敬佛,恭敬善顺,承事供养,不欺不怠,但应辨别其言行正邪善恶,正皈依法,不是矫智自欺地信其言如佛言、视其行如佛行。下面《一些交流讨论(20181128)·(四)》的相关辨析供参考:

   {〖法师〗《大乘宝云经》卷6:“复作是念:‘依何等师一切善法而得增长,一切不善而得尽灭?’以是因缘,依止师僧,若多闻者,若不多闻,若持戒者,若不持戒,恒生尊想,如敬诸佛,而于和上、阿阇梨边恭敬尊重、至心承事亦复如是。而作是念:‘藉师僧力,诸助道法所未满者能令得备,烦恼未灭能令灭尽。’是等人边生和上想,至心承事,生大欢喜,于善法中而修顺行,于不善法逆之而行。”这一段该如何理解?

   〖贤佳〗有正见者宜应对一切众生视之如佛而生慈敬,何况对和尚、阿阇梨?文说“于善法中而修顺行,于不善法逆之而行”,即是行上恭敬,但并非将其语作为圣言量而信受,乃至应对其不善法逆之而行,岂可依其相似法而违佛戒?依律所说,和尚破戒,亦应慈悲举治,助其忏罪,不失敬重。}

   藏密依师法的“视师如佛”要求视师德如佛德、师恩胜佛恩,是矫智欺诳、违背佛法的,与汉传佛教讲的“视师如佛”内涵和意趣大异。可参看《一些交流讨论(20190504)·(十)》(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68144901778411)。

   【原极乐寺尼】《沙弥尼律仪要略》“事师第三”里还有一条讲:“若师破戒、破见,被僧如法如律治摈,亦应别觅明师依止而住,不得纵情自用。”不是只讲要如何奉事师长。由此联想到一些强调“依师”者只偏于讲敬顺师的部分,可是面对师破戒破见,却不讲“如法如律治摈,别觅明师依止”了。对师有“利”的就强调,“不利”的就摒弃,即使从世法来看也是不公允的态度。“于善法中而修顺行,于不善法逆之而行”这句话末学觉得很好,这是中正之道。

   您提到“视父母如佛”,想到中国儒家文化也讲孝顺父母,但不倡导毫无正见、主见的顺从,而是主张父母有过错,子女理应善巧劝谕,这样才是真正的孝。这和佛法的道理其实是一致的。

(十三)

   【居士https://m.weibo.cn/detail/4388492945276308

   (摘录)南传达摩悟陀长老:

   许多人宁愿舍弃佛经而研读其他书籍或听闻其他人的教示,这些教示可能与佛陀的经典不一致,结果造成以下两种祸害:

   (1)佛经的消失

   (2)人们将对佛法产生错误的见解

   在《大般涅盘经》(《长部第16经》)里详细地描述了佛陀将入灭时的情形。佛陀教导弟子们:“我为你们指出及陈述的法与戒律,将在我离去后成为你们的导师。”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声明,但其重要的意义却被许多佛教徒忽略了,因为许多佛教徒不曾听说过这项教导,或没有深入了解其重要性。他们长途跋涉到处寻访名师,一个足以令他们引以为荣和炫耀其成就等等的老师。有些甚至为了此目的而不惜跨越半个地球。

   这些人因觉得他们的老师在某些德行表现出色而制造了个人崇拜,并不是以法与戒律为基本条件。一些例子显示,若干年后,这些人在老师去世后便落得孤弃。虽然经过多年的熏陶,这些信徒并没有显著的进步,而且未能领略到真正佛法精华,他们会感到空虚。因此我们必须时常谨记佛法与戒律才是我们的首要老师。

   再次,在《长部第16经》里,佛陀说:“比丘们,以你自己为明灯,以你自己为皈依,勿以其他为皈依。以法为你的明灯,以法为你的皈依,勿以其他为你的皈依。”换句话说,我们应该只靠自己和依靠佛陀的教导。

以佛陀的训导为前鉴

   让我们看看佛陀灭度后发生了什么事。大约在佛陀灭度后一百年,僧团内部里起了纠纷,于是第二次僧伽结集大会代表受促以解决他们之间的歧见。当时有十个争论点,其中之一是关于我们是否必须时常遵循我们本师的教导。在这方面,大众一致决定:如果一位僧人所教的或所指导的是根据佛陀的教示(即是根据最早的经藏与律藏),那就该接纳该僧人的话。反之,如果他的指导与佛陀的教示互相矛盾,那就不该接受其教导。

   由此可见,第二次僧伽结集大会在这方面的规决非常清楚和明确的指示:我们应该优先考虑佛陀的话,其次才考虑其他僧人的话。所以,佛教徒必须熟悉佛经,好让自己有能力鉴别僧人或其他导师的教导是否与佛陀的教示相应。这就是为什么佛教徒应随时铭记法与戒律就是他们的首要老师—-尤其是在家众,应铭记经藏里最原始的开示。

只皈依佛、法、僧

   在佛经里,佛陀把僧人称作益友(或善知识)(kalyanamitta)。一位僧人是你的益友,因为他把佛陀的教示介绍给你,并鼓励你踏上精神之道。然而,须接受三皈依(那就是皈依佛、法、僧)的是你自己。可是现在有些人另多加了第四条皈依(那就是皈依一位僧人或老师),这就违背了佛陀的教法。经典里非常清楚的明这一点。

   比如,在《中部第84经里》叙述有位阿罗汉的教导很令人敬佩,所以有一位大王请愿皈依于他。那位阿罗汉回答说不能皈依他,而只能皈依佛陀、佛法与僧团。那位大王于是追问佛陀在那里,那位阿罗汉解释说佛陀已灭度,但人们应该时常视佛陀为我们的首要导师,而现在则含蕴于其教示(法与戒律)里。法是指他的教示,僧伽则是指住在寺里的出家人团体,理想中是指圣贤的僧众。

举世闻名的导师也会有邪见

   要鉴别圣贤或非圣贤是很困难的事,而我们不能只依赖传闻,例如有人推荐某位很出名的出家人,说他已经证得了很高的境界或其他等等,这些都是非常不可靠的。

   就正如佛陀在《增支部第5.88经》里所说,有时一名举世闻名的僧人,年资很高,拥有众多的在家和出家弟子,而且对经教有很高深的学问,但他也有可能拥有邪见。佛陀为我们的将来(即是现在这个时代)提出了警告,因为他知道就算是这类僧人依然是不可依靠的。因此,只有经典(和僧团的戒律)才是可靠及可以成为我们的主要老师,至于其他老师只不过是精神上的友伴而已。

(十四)

   【居士】《江西省民宗局举办全省宗教界代表人士培训班》

https://mp.weixin.qq.com/s/lLJICqDa2Va5UWyAVS9mGQ

   (摘录)要加强制度建设,规范教务活动,发挥宗教教职人员和信教群众参与和实行监督的作用,推进民主办教。真正做到知法、懂法、守法,自觉接受政府依法管理,自觉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开展宗教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