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佳法师:一些交流讨论(20190711)

一些交流讨论(20190711)

(一)

   【居士(龙泉寺学员】极乐寺那些疯掉的,真的跟师父没一点关系。请不要再这样讲不实语了。

   【贤佳】您知道师父有给她们发淫秽短信逼淫吗?您由何确定那些疯掉的跟师父“真的没一点关系”?如果跟师父没一点关系,那跟极乐寺体系的教育、管理没一点关系吗?她们本是素质很好而被选派海外弘法,何以会疯掉而且短期内好几个?

   即使师父、极乐寺体系没直接责任,她们投入身心追随师父而到极乐寺出家,“偶然意外因素”疯掉了,对社会倡导仁爱慈善的师父、极乐寺体系不应对她们及其家人适当补偿抚恤吗?

   如果是您的妹妹或姐姐在极乐寺出家而疯掉了,您会怎么想、怎么做?

(二)

   【居士(极乐寺尼的哥哥)】(20190516)我妹妹在极乐寺出家,头几个月被派往海外,联系不上了。

   (20190705)我妹已经回国,已经联系到了。寺里以后仍然安排她继续出国弘法,而且目前的修习依然是《广论》。我想年底过去把她强行带离,选个其他寺院送她过去,您看可以吗?

   【贤佳】宜跟她适当多沟通,平等做观念认识的交流。可选择有关资料供她参考。我分享的交流讨论资料在微博“以经为则以戒为师”(http://weibo.com/u/6887020742)和微信公众号“以经为则以戒为师”上有发布,可提供给她参考。欢迎她提出质疑、批驳,可转给我,或请她直接联系我。

   【居士】我跟我妹妹也聊过几次电话了,很难沟通,提起D赖她都没听过,受三坛大戒好几年了很多基本常识都不通。我发现无知就是她们最强大的武器。我想年底开车过去强行带离,还有两个是老乡,也准备一起带回来。一辈子无所作为也就罢了,耽误法身慧命入了魔道万劫不复。当初是我领她上龙泉寺的,就这么一个亲妹妹,大学毕业白纸一张就出家了,怎么也要负责到底。

   【贤佳】在这之前,宜耐心多沟通,提供资料给她参考,并随缘推动有关部门适当治理、教育龙泉寺-极乐寺体系,多途径促进您妹妹和其同伴思想的清醒、转变。思想认识若无基本变改,强行带走可能也难办。有的尼众被父母带回家后与父母死磕对抗,令父母很痛苦。

(三)

   【居士】《阿弥陀佛,贤二来啦!》

https://mp.weixin.qq.com/s/wFZidL4Nf_wUpBnWuJlymw

   摘录:{巨资打造,龙泉寺贤二独家授权。“贤二”音箱,为你扫除内心烦恼,静守深处那份安然。节选20首《我师父说》、《贤二如是说》最热门音频。贤二随时为你解迷惑、破虚妄、排忧愁。扫一扫内心烦恼,快乐就是如此简单!}

   不解,学诚都倒了快一年了,咋还有人贩卖“学诚语录”毒化人的思想?

(四)

   【居士】《龙泉寺贤二,是个什么产物?》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92209368612961

   (摘录)龙泉寺商业化载体——贤二小和尚,那可是吹嘘的纯洁的代表!然而,这位不吃不喝、不言不语、不能罢工、不能还俗、不能下山的小和尚,死死地被捆绑成了龙泉体系的公关大使、宣传大使、形象大使、蛊惑大使、诱惑大使、洗脑大使……。

(五)

   【原极乐寺尼】《对“视师如佛”的一些思考》

https://pan.baidu.com/s/10nZnGTgE84_0a5qJYm3CdQ 提取码:jf55

(六)

   【居士】从某女大V偏爱藏人喇嘛说起

   女大V曾说:“都说藏人不好,可随便一个藏人小伙,到内地都能骗个漂亮姑娘来。”大意如此,内涵无非是,藏人都不缺智慧,所以嘛引申下:喇嘛教里当然也有智慧人,并不是邪教外道。

   她也是藏密中毒者,一直鼓吹大宝炮王多年,直到近来丑闻曝光终于哑火一阵,又改投宗萨仁波切门下继续当鼓吹手。也是,没喇嘛的光环罩着,她那些鸡汤诗谁会买?很多喇嘛教大V的名气都是这么傍起来的,以更懂所谓神秘故,搞搞法,得点身份,弄点营生。倒是也不算贩卖佛法,因为交易的本来就不是正宗佛法,说是个人信仰也成,无可指责。但帮噶玛巴这类淫人宣传,不知台湾H女等受害人会怎么看她这种鼓手,她要不要承担宣传伪佛法、伪大师的因果?

   从三观讨论:

   纵观国内史,对统治过汉地的正统王朝,基本政策都差不多,即使是清政府,对藏、蒙少数异域豪强也无一例外是胡萝卜+大棒。一旦内地纷乱,边地就闹事,搞分裂独立不断,坐大了就危及中央政权。历史上土蕃,元朝蒙古,明代满人,哪个不是如此?例子不胜枚举。解放后直至改开,中央政权强大,经济发展带动边疆,少数民族才真正融入文明社会。以前限于经济、科技水平,鞭长难及故,所以如乾隆御碑言:让喇嘛教存在,为以安蒙、藏。这只是政府的国策,实际并非什么法义认可。

   即使是现在,由于地域广阔,部分地方仍落后内地不少。政府的政策用意于国家稳定和谐,不管信仰什么宗教,只要爱国、拥护政府就可以存在,宗教信仰自由。那是不是说喇嘛教就是佛教呢?政府赐予“藏传佛教”这地位,作为国民不应反对,但作为一个佛子,宗教信仰者,从法义上当然可以有自己的理解,比如不认可藏传的“双修”是佛法,那没什么不可,同样属于信仰自由,理解不同嘛!话说回来,谁让你大不同于佛教还非称佛教?还不许佛教信仰者评论?那你改回叫喇嘛教,保证不批评你。这是简单的道理嘛。

   作为佛教信仰者,我们只认可你符合佛说的那部分法是所谓藏传佛教,对违背经律论三藏的任何法,必然有权不认可!不能挂羊头卖狗肉,那是亵渎佛教信仰,批评与反对是合情合理的。

   回到开头。一个认可“双修”伪佛法、把能骗女人当成智慧的大V,算什么见地呢?任何智慧也得放到文明法治条件下才能论,难道要赞叹一位农民骗了几个女大学生,这就是智慧?这只是世俗的劣根与人性的狡诈,以违背人伦与法治为代价混社会。如果藏人小伙都如女大V所说这样,只能说体现了民族的蛮荒与劣根性,有何可骄傲的呢?何况,这还是一位号称学藏传多年的老大V,三观都是问题,还扯什么正见与佛法?

   网上有诸多资料可以证明,旧社会藏人生活艰难,不重视性观念,加上喇嘛教千年的愚昧毒害,被喇嘛上师双修反倒是荣耀。近些年曝出的活佛、上师、仁波切的性丑闻,应该说是这种旧社会的残渣与喇嘛教中双修邪法的延续。虽然喇嘛教人士一再诡辩这是个例,“双修”是二地菩萨才能修的,事实上如果看过些书,知道宗喀巴的《密宗道次第广论》,这种事本不稀奇。他们就是学这种法的,也必然会这么干的!现在没干,“自证或他证”到“二地”也会干,否则如宗大师所言:舍此无法迅疾成“佛”!

   坏人修正法也能至涅槃,好人薰邪法照样会堕落。非人不好,法邪之故。

(七)

   【居士】慈诚罗珠的诡辩

   提到“双修”,慈诚罗珠马上矢口否认:我们五明佛学院没有一个人搞“双修”。这其实是喇嘛教惯用套路之一:顾左右言其他。

   并没人问慈诚“五明”有没有“双修”,你愿意修就去修,有法律管着那。要辩明的是:双修是不是佛法?而不是关心你们修与没修。所以慈诚的回答是避重就轻、装聋做哑,等于没回答。

   可能是:他认可双修是佛法,但双修违背世俗法律与人伦,承认就是找骂,所以他不敢明说认可。可这是藏密祖师爷莲花生传下的大法,只要学修藏密的,借他几个胆子,也不敢否定莲花生,否则按藏密教义得下金刚地狱!最最重要的是:还想不想混吃藏密这碗饭了?这圈子的人可不好惹,敢背叛祖师能扒你皮!1997年2月4日,发生在印度的喇嘛扒人皮喝血事件就是实例。地道的罗刹种性!

   为什么说慈诚认可呢?因为他师兄索达吉就认可,公开说这是佛陀传的法(谤佛)。不过因为索八宗骇人听闻的邪见言论太多,已经没几个法师敢与他来往了,都怕影响自己形象。怕被人骂,又躲不开这问题怎么办?一是如上腾挪说没人修;另一种诡辩:是二地以上菩萨才能修的。满嘴跑火车,谎话张口就能来!

   月悟法师说过:未到地定就可降伏淫欲。这还没进色界初禅,仍在欲界那!关于喇嘛们如何达到所谓的二地后还能让JJ派上用场,享受男女大乐以证悟空性,可参考以前转发的博,就不论述了。总之一句话:涉嫌谤菩萨。

   为了圆他们祖师这个谎,就必须抬高身价,都成了二地以上转世,更邪乎的是法王如意宝及外甥女门措,被吹成一对男佛、女佛。也不想想,被生拉上密宗祖师爷的龙树菩萨才初地,算不算欺师灭祖啊?

   类似自相矛盾的理论多的是。喇嘛教不但事上难以自圆,法上也难以自洽。因为违背佛法,就搞出显、密之分,让密成了高于显的金刚乘,不但贬低了释迦牟尼佛的法,也为种种违戒找到了借口:戒律不同嘛。事实上一切佛法皆含摄于大小乘中,更无其他乘。外道编造伪经伪续,想附佛并凌驾于佛教之上,目的都是取代佛教而昌盛自己,喇嘛教则最甚!

   如果佛教可以通过男女淫欲成就,那他就还不如基督教神圣,还不如道教清净!所以双修理论就是灭佛之法,让佛教堕落到让世人不齿的地步。这也是必须坚持破斥喇嘛教的原因之一。

(八)

   【居士】《喇嘛性侵害实录》

https://m.weibo.cn/detail/4391578434915682

   (摘录)●97年03月 出生印度的“贝玛”堪布仁波切,与黄姓妇人于道场发生关系,遭妇人丈夫当场举发。

   ●96年04月 自称是D赖认证的活佛、来自西藏在台湾传法的“敦都”仁波切,以“双修”为名,不只对女信徒性侵未遂,甚至还乱搞男女关系,有多名女子受害。

   ●95年07月 中国“林喇”仁波切在台弘法,借机性侵多名女信徒,还说他的精液(甘露)吞下后可得到最高加持。

   ●95年04月 时尚摩登的西藏活佛“盛噶”仁波切,遭北台科大教授江灿腾抨击,他在台乱搞男女关系。

   ●93年12月 台湾籍喇嘛“杨镐”,涉嫌连续对两名女子性侵害。

   ●91年10月 瑜伽老师向警方指控,遭由印度来台弘法的喇嘛“图登旦曲”性侵害。

   ●90年06月 尼泊尔籍“楚姓”喇嘛被张姓女子控告骗婚及诈欺。

   ●89年06月 来自尼泊尔的“拉秋”仁波切,被控对一名妇人性侵害。

   ●83年11月 《西藏生死书》作者“索甲”仁波切遭控告性侵害。一名妇女在美国加州山塔库鲁斯郡向法院提出一桩求偿千万美元的官司,她声称遭受到《西藏生死书》作者索甲仁波切的胁迫与性侵害。──《旧金山Free Press》报导

——参考:自由时报及其它媒体刊载汇整

   虽然是一些旧闻,但犯案者不乏地位崇高、声名远播的喇嘛、仁波切,例如:索甲仁波切,根据当事人指控的罪名:“肉体、精神、性行为上的虐待”及“欺诈、殴打、造成精神性伤害及违反信托义务”。完全看不出他们在一般人格上的高尚、温柔、诚实,更别说在宗教修行上的自律、智慧与慈悲,真像是“披着羊皮的野狼”!而身为西藏政教最高领袖的D赖喇嘛,却心照不宣,是默许或无能?喇嘛教的高层如此欺人太甚,您还能信赖这种邪教,提供各种资源与心力,而助长他们的淫威吗?

   也就是说:藏密的修行者确实是喝酒、吃肉、行淫的,并且视为修行的方法与必要,而酒、肉、女性及其它用途的钱财,则由信众们完全提供:利用信众的身体、有情的生命来满足他们变态的性欲(邪淫)与贪婪的食欲(杀生),只在乎自己泄不泄、乐不乐,却无视于对方的羞耻与恐惧;可说是“被使用者”付费──至于他们是如何自我圆谎,又回馈了信众什么?事实上,只有花言巧语的诱骗、疾言厉色的恐吓,让人又迷又怕、半推半就地成了任他宰割的羔羊!您甘心吗?情愿嘛?

   你或许没接触,但不能不知道:因为“藏密”已经流行全世界,并入侵台湾许多年;越来越多被奉为神明的活佛、仁波切,随时随地在打量我们的妇女眷属──母亲、妻子、姊妹、女儿,准备以宗教的名义诱奸她们“合修”双身法,而且用过就丢!你愿意糊里胡涂地受害吗?层出不穷的“喇嘛性丑闻”,见于报导的只是冰山一角,却值得我们警惕:西藏密教的本质,说穿了就是邪淫、乱伦、召鬼、诅咒、杀生、妄语、喝酒、吃肉、谤佛、破法……,群魔乱舞,淫欲泛滥!这是什么宗教啊?其实是远古的“鬼道巫术”包装之后,穿越了时空,来到今日世界,打着“佛教”(金刚乘)的旗帜,公然荼毒文明人!与佛教反其道而行,以“荒淫无度”为最高修行,以“鬼神附身”为究竟成佛。它自创了一套又一套玄秘的理论、复杂的仪轨来蒙骗你、笼络你乃至恐吓你,让你半推半就地堕入其中,最后成了同路人、共谋者!若不警惕在心,互相告知,类似的性侵害事件,将令更多人无辜受害!谁希望经常在新闻上看到这类报导呢?

(九)

   【居士】查查王振华是否修藏密。强奸女童,情人给介绍双修明妃,这不是藏密常用套路吗?

   《董事长涉嫌猥亵9岁女童 警方通报中的周某疑为王振华情人》

http://finance.ifeng.com/c/7o66QlO1T1s

(十)

   【居士】最近新城控股前董事长王振华因涉嫌猥琐、强奸女童被拘捕,遭到全国上下一致地口诛笔伐、声讨谴责。可有谁知道披上了宗教外衣,把强奸女童、鸡奸男童、性侵比丘尼、女居士、搞nP作为最高教义、日常功课的喇嘛教,上千年的发展史,就是一部血淋淋的残害妇女儿童的性犯罪历史。千年喇嘛教祸害了多少妇女儿童?!王振华因强奸女童被人唾弃、锒铛入狱,一样强奸女童的喇嘛却逍遥法外,被尊为活佛、上师、法王,被信徒顶礼膜拜、甘愿将家财乃至妻女供养给喇嘛受用,甚至还有一班汉僧歪曲天台等汉传教理来赞叹、维护藏密,为其拍手叫好,何其颠倒、可悲!明明就是一邪教,却被混滥为“藏传佛教”,其邪说还在不断侵蚀、洗脑汉传佛教界。这样一个邪教,却少人敢说、少人敢管,不知还要祸害到何时!

(十一)

   【居士】再读《印祖文钞》,论那些“汉喇嘛”:

   现今汉传许多出家人学藏密,不管是在汉地享受着居士供养偷学还是去藏地学,你学的都不是佛法,而是魔王之学。供养这样的人,学成之后“必坏乱佛法,疑误众生”。印祖视传藏密之诺那为魔王出世,学藏密而不能自拔者“狗以屎为美味”,而鼓惑他人去学者,造业亦深。印祖当年已下金石之论,奈何世人如蝇赴膻?不能不说,如今教界出家人做了坏的榜样,不是修行上已掉入藏密的邪坑,就是在讲法上帮忙鼓吹。佛教讲个信愿行,这些对本门都没彻信的出家人,整天鼓吹“他山之石”,赖在祖传之位上高座讲法,掺杂邪见,何以取信于汉传四众?印祖讲这是“舍家珍而行乞”,说不好听点就是“跪舔”!

   藏密鼓吹佛菩萨转世,正是印祖所言的坏乱佛法以期名闻利养;“况其名词,多与欲事有关”,无上瑜伽男女双修也;世人无知,以闭门塞窗、口耳之传为密;欲学密法,当受十四根本戒,等同发毒誓。诸如此类,无一不是印祖所诃斥之外道法。

   虚云大师、印祖都批过藏密,虚老弟子宣化上人、体光老和尚更是态度鲜明。这些都是汉传大德,可曾有劝人去学藏密?倒是能海法师搞藏密被虚老当面骂过!搞汉、藏融合,如果讲证量,当今哪位法师敢说达到这几位大德水平?如果讲发心,再大也大不过太虚大师,可虚大师晚年是在批判藏密,欲改造之。如果面对这些祖师,那些帮藏密摇旗呐喊的,算不算不肖子孙?

   综上,可否得出这个结论?:只要无条件认可藏传的汉传法师,皆不配称明眼师;在汉地推广践行藏密的,都涉嫌破坏正法,是该被虚老痛骂的败家子!

   《文钞》引用:

   至于送僧于藏学,拟沟通川藏佛法,此实外行人之计画。言沟通者,须明本有之法,然后以其余力学彼密宗,以辅翼本有各宗。今以未曾致力于各宗之僧,令从留康(康藏地区)某等之魔王学,学成之后,必能坏乱佛法,疑误众生。……使不见某某之魔知魔见尚可,已知其为魔,而又令未魔者依魔去学,则不为魔民魔女者盖亦少矣!此事关系甚大,光不得不说。不过光与汝说之言,不可向彼不知者直述。(宜先学本有之佛法,不学此法,即是舍家珍而行乞耳。)(印光大师复谢慧霖居士书十二 )

   数年前白喇嘛在南京,做金光明法会,时天旱,又求设坛求雨,至圆满,一滴未下。今此信不可发表,以免暗祸。今大勇之徒,悉归而宏密矣,不可不慎!(印光大师复谢慧霖居士书)

   当此时世,只可自守本分。其丧心病狂者,任彼所为,绝不与彼相争相诘。以明理人少,糊涂人多,一有争端,若魔党势重,则反增彼势。知好歹者,勉令勿入。若不知邪正者,只可放弃。譬如狗子吃屎,以为香美,若以臭秽阻令勿吃,必怀瞋恚,谓欲夺彼佳肴,不唯无益,或招大祸。外道之法,秘而不传,欲说而恐污我口,欲书而恐污我手,但以至诚念佛、念观世音,为转彼之法。即不能转,岂为彼所转乎?外道之得以遍行全世界者,以秘密及发恶咒二种,使去此二种则冰消瓦散矣。光本欲略说,恐忌者降祸,姑说其大略而已,魔徒炽甚,无法可设。(印光大师复龚宗元居士书二)

   今人多崇尚外道,以外道皆有秘传,实则外道百千万种,但止炼丹、运气一道而已。此系保养色身之法,非了生脱死之道。况其名词多与欲事相似,妄人遂从此造无间业,可痛伤哉!(印光大师复金慧畅居士书)

   彼诸外道,悉事秘密,虽父子、夫妇均不相传。以此秘密,固结愚人之心,任何善知识开导,均不信从。如狗以屎为美,非吃不可。常与人说:“吾师是某佛某祖师出世,吾是某佛某祖师出世。”瞎造谣言,以期得名闻利养,而不计坏乱佛法、疑误众生,生受国法,死堕恶道,从劫至劫,无有出期。其为流弊,可胜言乎!(印光大师复某某夫妇书二)

  今之各外道,无不以秘传引动无知者入彼教中。将愿入时,必须发誓:以后若反其教,则得如何如何之恶报。实则多多都是骗人之法。而以发誓之故,纵有知其非者,亦不敢或有违背及与表章(明)。甚矣!外道秘传发誓之法之惑人深而羁(jī束缚)人固也。(印光大师复福州佛学社书)

(十二)

   【居士】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儿

   “因过竹院逢僧话,又得浮生半日闲。”昨天又去了房山的名寺,转塔拜佛。顺便证实了一点:确有僧人私下在修藏密,传法来源即是五明佛学院。一是五明常与此交流,曾有两个喇嘛挂单一年多,据说是学汉语;二是观音殿里至今仍供奉阿秋喇嘛舍利塔,提了几次建议,没人搭理。寺院早晚课和平时法会都还正宗,都是汉传的法,但曾纪念过宗喀巴诞辰。可见,寺里主导是认可藏传的。

   与寺里一师父聊起这问题,恰巧是拥护藏密者之一。据言,阿秋喇嘛有舍利两颗,这是汉地唯一一颗,但没看到在塔的哪块,也没法鉴别是否舍利。一位天津旅游团居士不懂,要拜。我劝导:“你信喇嘛教吗”?答:“不信”。“那你去那边拜去,这是喇嘛的舍利塔,那边是如来三佛”。

   这位师父怎么阐释呢?

   1.佛教有五派啊(还真没听过),藏传也是一支。人家念咒以亿计,几十亿都有,我们做得到吗?我答:还真没做到,不过干嘛不念弥陀佛?一亿没准就成就了。

  2.人家精进,你不知道修到什么程度,万一里面有阿罗汉呢?岂不谤僧!所以千万别说僧众不好,不见僧人过嘛!我答:是的。至少对汉僧,绝不轻易论事。

   3.我问:他们戒律与我们不同啊?答:那是不同,他们有密乘戒,可人家也有持得好的。又问:他们住这吃素吗?答:吃,这只有素。

   4.我问:可他们是四昄依,我们是三昄依啊?答:四昄依也行啊,那是人家派别的做法,不能因此指责人家。

   师父好意劝我莫再造口业,只好虚心接受。我这点水肯定劝不了一位出家老修啊,不过在这点上他也度不了我,因为在知见上,还是觉得有些问题。

   比如:念多少遍咒就能成就吗?成就的啥?如真这么精进,念佛号也肯定成就了。怎么着念弥陀佛也比念上师靠谱吧?不能下断言藏传里没菩萨化现,但如太虚大师所言:梵魔夹杂的法,绝不是建立三宝的根本。当然,为不与人以口实,应只从法义上论,用经律论衡量是否是佛法。总不能你不三昄依,又不同于佛教的戒律,修的是汉、南传、东密都不认可的法,还非得认可你是佛教啊?

   拿太虚大师来说,发心是引进藏传,以弥补汉传实修上的不足,但看过弟子的译文后,由赞叹改为批判,最终还是想融密归禅。说明大师认识到藏传里绝非都是佛法,即使宗喀巴的见地也被太虚大师批评,晚年对藏传的很多法都持否定态度,这些从大师文集的时间年谱就可以得到证明。梦参老和尚在讲地藏三经时也说过:“西藏的法里有佛法,也有印度教的法,神鬼夹杂。”梦老作为在拉萨修过藏传的实践者,后半生未传过任何密法。

   因此可以说,引进藏传搞融合,必须是能明辨法义、通宗通教的大德才可以做,得有本事能分离牛奶中的毒药才行,有能力剔除藏传里违背三藏的外道法,去其邪而取正。但问题是这已不是什么融合,不如实话说:就是改造。这除去需高深的证量,还得有那权力。否则,喇嘛们会听祖师的还是会听你的?想度魔,不是维摩诘那样大菩萨,就会有反被魔度的风险。

   现时,汉地很多寺庙被藏密渗透成这个样子,多少出乎意料,说来也实是近代无大菩萨应世。部分法师根本没有法上的甚深证量,却拿太虚大师当幌子,不加拣别一股脑地认可藏传里所有的法,甚至男女双修都敢加以赞同!这既违背太虚大师本怀,也毫无疑问是往纯米里掺沙子,时间久了,外道法、相似佛法盛行,正法就会隐没。

   所以可以说,不管是出于什么发心,一味搞所谓的显密圆融的法师,他们所行都有坏法的潜在风险。某种意义上讲,是对祖师大德已传承千年的清净无染之法不负责任,说成自我膨胀、师心自用也不为过。除非,你能证明自己已超凡入地。

   历史上,汉传只修显教成就的大德灿若明星,单净土一门即度人无数。藏传的引进前后才几十年,以前他就叫喇嘛教,所谓喇嘛教里的大成就者,哪位汉传大德认可过?找出一位看看!那现在的汉传法师们又是凭什么认可的呢?自己没修没学,道听途说罢了。搞显密圆融成就的大德又有哪位?只听说过学密半生,最后仍是靠净土法门往生的。

   不是打击藏密、排斥藏密,而是应当确立:一切必须以佛说、佛制为准。作为弘法者,该做的是如何护持好三藏不被污染,而不是要为超出三昄五戒的东西做开许以显自己高明,实际既没那资格,也会成为狮子身中虫。

(十三)

   【居士】看到上期交流分享中您有一段与“法师”的对话,其实这位法师的理念,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很多出家、在家众对藏密的看法。目前看来,因藏密高挂“佛教”旗帜,且千年来代代相传他们祖师各种无从考证的传说神迹,使整个藏密佛教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近几十年又因藏汉交通的便利,网络的发达,众多藏地活佛、仁波切大量涌进汉地,加上台湾一些有影响力的法师在讲经中的赞叹,佛学院的相关课程,学诚作为大陆佛教界最高领导的大力宣传和引导,都使藏密在全国的普及起到了推波助澜的极大作用,导致大陆新生代出家、在家众视学密为时尚、为高级佛法。其实就目前情况下,几乎没有哪位汉传法师敢公开承认“双修”是如法的,但会用“法身菩萨的境界,不是凡夫可以思议”的说法自欺欺人地给藏密遮羞。目前听到最多的大概有以下几种说法,就这几种说法略谈些看法:

   ⒈“对藏传的称许就是肯定双修吗?”

   对藏传的称许虽然没有明着肯定双修,但称许者难道不知道藏传的核心理论就是“双修”吗?既然热衷于称许藏密,作为负责任的人天师,在极力赞许您认为的藏密符合佛法部分的同时,应该也声明下这一宗派经典里有关“双修”部分是不符合佛教戒律的,至少让信众在接受其宣导的藏密佛法部分时,也能分辨其邪法部分,不至于被误导乃至走入邪道。请千万不要用一句“以凡滥圣”敷衍信众,让信众陷入无限遐想。而且有的法师公开教导他的弟子们:“我要提醒净土宗所有的菩萨:你要知道一件事情,藏传佛教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总有一天这条路你要走。所以我们不能够去毁谤人家,你要随喜赞叹。”这其实就涵盖了对藏密双修的认可了,且提升到“不修这一法就不能成佛”的高度,不仅不能批评,还要随喜赞叹,那谁还敢对藏密辨判啊?不知这段话出自于哪部佛经?有师兄说听了这句话,把原来对藏密的警惕性一下子松下来了。可以想象这句话对信众的误导多严重啊!

   ⒉“藏密我们能理解多少?既然称之为‘密’,肯定有很多密意不是我们凡夫可以测度的。”

   哪部经典上有记载佛陀有高深秘密的教法只对藏族信众讲的吗?弟子看到《印祖文钞》说:“今之各外道,无不以秘传引动无知者入彼教中。将愿入时,必须发誓:以后若反其教,则得如何如何之恶报。实则多多都是骗人之法。而以发誓之故,纵有知其非者,亦不敢或有违背及与表章。甚矣!外道秘传发誓之法之惑人深而羁人固也。吾佛无秘传之法,一人如是说,万人亦如是说。关门塞窗,外设巡逻,只许一人入内,而且小语不令外闻,此道焉有光明正大之事。愿诸位悉知其弊,故略述之。”――《印光法师文钞三编》卷三·669页·复福州佛学社书

   “若真有口传密授之妙法,其人即是魔王外道,当远避之不暇,又何可欲向彼求此法乎哉。”――《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卷上·48页·复吴沧洲书二

   “若有暗地里口传心受之妙诀,即是邪魔外道,即非佛法。”――《增广印光法师文钞》卷一·书·44页·复永嘉某居士书五

   难道这些高深莫测的密法,连我们近代深入经藏几十年的印祖也不知道吗?

   ⒊“藏密祖师有很多教言是符合佛法的,是值得赞叹的,不能全盘否定。”

   藏密经典里当然有佛法的部分,不然如何能吸引众多出家、在家佛弟子趋之若鹜呢?问题是夹杂“四皈依”“双修”的部分向信众宣讲的时候有厘清吗?宣讲汉传佛法又赞叹藏密的法师,您既然讲汉传佛法,为什么非要引用藏传祖师的教言呢?佛留下那么多经典,汉传佛教那么多历代祖师,非要讲夹杂有争议的藏密吗?哪位汉传祖师如此大力推广和赞叹藏密的?这样的教法,让我们的祖师们情何以堪!

   ⒋“藏密也是佛讲的,诽谤了就等于诽谤正法,罪过很重的。”

   这些理念目前在出家、在家众中具有普遍认知,镇住了大批信众。不知道里面的“四皈依”“双修”部分也是佛讲的吗?有经典依据吗?

   以上几点就是目前信众的主要困惑点。

(十四)

   【贤佳】(20190707)网路上今天发布有文章《请转交台湾净界法师:藏密上师明说上师可以将弟子烦恼业力除去,请法师说句话,这是不是佛教?》(https://mp.weixin.qq.com/s/G_KEaVIB1aiwR9SRH1gLOg)。

   不知您是否方便转告净界法师并询问净界法师的看法?作为影响众多信众的名望法师,知见上的正邪受到质疑时不宜回避,宜应适当澄清明辨。否则不仅知见受到质疑,心态品行也会受到质疑。因缘际会之时,可能一时犹疑而成千古之恨,望净界法师审思勇决!

   【法师】净界法师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美国洛杉矶静修,我请他的文书助理转给他。

(十五)

   【居士】《西藏密宗荒谬的邪淫修法》

http://www.bskk.vip/thread-2624697-1-1.html

   (摘录)密宗有双身修法,还有单身修法。单身修法主要是现前没有实体明妃时,可用观想意淫和手淫来达到与明妃双身修法一样引生淫乐的目的。

   以下是密宗怎样以意淫、手淫作为“修行成佛”的法门。密宗《秘密摩尼明点经》……。莲花生《亥母甚深引导》……。

   密宗女行者须同男性行者一般引生四喜(四种淫乐),并修“乐空双运”,令长住于四种性高潮之觉受(四喜)中而观察“乐空不二”;如是长住于淫乐触受中,令淫乐不断现前而享受之,并须具有“淫乐本性清净,淫乐无形无色故是空性”之“见地”同时存在,如是即名“乐空双运”。此法须精勤修之,不得荒懈。直至后来能于一切时中皆住于如是淫乐之中,即是已成就佛地大乐,已成就“报身”;密宗之报身佛皆是常住于如是“大乐”之中故。

   世法与佛法都一致宣说“淫欲”的乐受与过患,而劝勉每个人主动的节之、避之、离之,犹恐不及;藏密却明知故纵,妄想“以欲止欲”,以复杂的仪轨、荒谬的理论,将“双身法”极乐化、神圣化,推崇为无上瑜伽、即身成佛,可说是逆向操作的“邪淫”有理、“乱伦”无罪!许多无知的男女,或贪于淫欲而受其诱惑,或迷于果位而堕其陷阱,沦为外道邪行,真是可怜!

   世尊云:诸如来不从欲生。若依正统佛教而检视之,则“双身法”从根本上不但违反了世间伦理,也违背了大小戒律,甚至成了行者纵欲的借口。因此,密教祖师又混淆视听地施设了“三昧耶戒”,一方面规范行者修习“双身法”的条件 ,一方面也为双身法提供了不犯戒的理由;乃至无明妃可用时,单修之时用意淫、手淫来代替双身修法。然而,方向与目标既已错了,过程中再怎拐弯抹角,也还是误导,甚至徒劳无功、反受其害!

   若以佛教徒所熟知的“五戒”作对照,可看出藏密无论是单身法、双身法,都严重的违犯了邪淫罪,也就是“非人、非时、非处”行淫,这在显教可说是畜生行、地狱罪。而藏密为了保障这种淫行,而有种种文过饰非的说词。类似这样不择“时、地、人”而无所忌讳的行淫,在藏密被赞叹为“精进”修行,而有“大功德”,可快速成佛!真不晓得这是大胆妄为或大权变通?!

   在这里,要先问学佛的善女人们,如上所述的事实,是你们所愿意的吗?若是赔了身体又无功,甚至是助纣为虐,怎么办?文明世界的女性,在社会上普受平等待遇,也有独立的尊严,难道入了宗教之门,就要成为男性淫欲的牺牲品?学佛是这样子的吗?其次,善男子们,您真的相信“淫欲”是快速成佛之道?您要冒险尝试这种淫人母姊妻女、也奉献您的母姊妻女让人淫的教门吗?您承担得起它的后果吗?不只是今生赔了夫人又折福,来世还可能成为魔的眷属!

(十六)

   【居士】佛法已经衰到了“教内外四众如火如荼地辩论‘性交’是不是佛法”这种地步!长叹矣!!!

   【贤佳】是的,藏密长久侵蚀的结果。现在若不大力救治,以后更加病入膏肓,不仅知见正邪混滥,行为也可能普遍邪滥,那时便可能是“佛教”彻底灭亡之时。

(十七)

   【居士】当今中国除了要反邪教,还要防治传统宗教邪教化。传统宗教邪起来比邪教危害还要巨大,因为传统宗教体量本自巨大且有合法身份保护,一旦步入邪途,上能欺瞒政府,下可哄骗信众,从中干尽非法勾当,将宗教自身、社会伦理价值、国家民族前途带入腐败堕落、混乱动荡的深渊。

   例如,藏密教法高崇“师恩胜佛恩”、男女双修法、诛杀法等邪见邪法,是正统佛教邪教化的结果,历史上对藏民、蒙民、汉民产生很大的祸害和冲击。近现代以来,藏密邪见邪法在内地大肆传播,并深广侵蚀汉传佛教,使汉传佛教越来越走向邪教化,祸害将会更加广大。对佛教来说,放纵藏密邪法在内地传播,就等于默许汉传佛教全面邪教化

   为防止佛教邪教化,有关部门应该加强对佛教寺院修学内容和方向的常态化监管,防止邪师邪教的邪法成为佛教寺院的修学内容。

(十八)

   【居士】学诚“性侵”这个事情不是所有问题的重点,真正的重点是“学诚-龙泉-极乐”体系的邪教倾向化,是“14世DL喇嘛-台湾日常法师-内地学诚法师”这个《广论》的传承以及他们利用宣讲《广论》成立的僧俗组织(包括这些组织在中国政商两界的发展渗透)潜藏的对社会的危害。

   构建一个文明、民主、法治的理想社会,依靠的是一代又一代人的拼搏进取、反思沉淀、与时俱进,除此没有任何捷径!绝不是学诚那样忽悠一群高知人员进入出家队伍,然后拿着“四皈依”“依师法”这些旧西藏政教合一的产物,搞什么“以僧导俗”“化世导俗”。每一个学佛人以及对社会进步有所期冀的人都应该警惕“DL-日常-学诚”这个危险的《广论》传承。他们搞传销和精神控制蛮在行,但是真让他们搞科学、民主、法治这些,他们就无能为力了。

   可以这样讲,“DL-日常-学诚”《广论》传承体系给社会大众兜售了一种美好的期冀,让大家以为只要跟着他们干“佛教”事业,就是对自我的救赎也是对社会的净化。我不否认学诚的体系里有很多真心向善的人,但他们毕竟道行太浅,看不穿自心潜藏的缺漏,遂与“DL-日常-学诚”《广论》传承宣扬的传销精神控制形成共鸣,沦为宗教邪师、宗教政客的棋子、炮灰。

   在整个过程中,除DL之外,或许没有任何一个人在主观上有颠覆社会主义的意愿,但在日常法师、学诚法师等人实践的过程中可以看出,“传销式传教构建庞大的僧俗组织”、“大肆招揽高知年轻人出家,对社会科技进步和家庭稳定造成负面影响”、“利用四皈依依师法搞个人崇拜精神控制,践踏戒律和法制精神”,这些血淋淋的事实都是“DL-日常-学诚”《广论》传承对社会造成的破坏,以及昭示着这个传承对社会潜藏的巨大危害。身为一个爱国爱教的佛弟子,揭批并抵制“DL-日常-学诚”《广论》传承是我应做的,因为实在不忍心看到这个传承继续对社会形成危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