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治学诚历程资料之三(2018年7月下半月)

举治学诚历程资料之三(2018年7月下半月)

(20201114整理)

(一)

法师(龙泉寺体系执事)】(20180715回复《风暴预警:学诚法师被举报重罪风波》)我觉得可以再等等,等僧团的主要负责法师沟通达成共识后再做下一步。健钊法师也是之前被曝光与比丘尼弟子恋爱与旅游,最近突然去世:

http://app.myzaker.com/news/article.php?pk=59faf0ac1bc8e04264000027

无论如何,我们绝不会让这件事情就这么过去的。大家肯定不会让比丘尼白白受害,僧团这样的话没有未来。我一直认为,戒律怎么要求就怎么办。执事们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请法师放心。

贤佳】(20180716)末法时代伪滥严重,宜应严谨以戒为师。

随喜用心!感谢!

法师】请您放心,贤S、D、Q、T、H,包括J、L等都有共识,就是按戒律办,但希望把对佛教的影响降到最低。最近师父表现也不正常,有些同学担心他真的会自绝,所以感情上有些激动。但无论怎样,还是必须回归戒律,这个大家完全认同的。贤Q法师等也会与您沟通的。

贤佳】好!昨天中午贤J法师找我谈话,说按戒律对大德善知识和普通比丘的破戒处治不同,又说以后不给我报销任何账,作为对我的惩罚,还威胁说“饶不了你们”。他说按戒律办的表态可能是含糊的,有自己的诠释。

法师】这个之前不清楚,我们不赞同这种处理。您遇到的困难也请及时告知大家,避免被人挑拨。

贤佳】好的。

法师】贤*在群里说,劝您去普济寺住一段时间,免得恶业聚积。

贤佳】感谢心意!我想坚住龙泉寺,方便作监察、影响工作。

法师】请赶紧离开龙泉寺,否则会造成大灾难。

贤佳】会造成什么大灾难?

法师】(20180718)《变动的大时代,不要成为那个“不惜一切代价”的“代价”》(智谷趋势2018-07-16)

https://mp.weixin.qq.com/s/lfgxPToXop4oQAhSO3claQ

(二)

释贤甲(举报学诚骚扰短信的原极乐寺尼)】(20180716)末学常常会想,我在这一次事件中,到底算是幸运还是不幸?

如果说是不幸,我想,至少在L寺系统内,不太可能再有第二个人像我这样流离失所了。而跟那些在正规道场清净地学修的尼众相比,我更觉得自己远远没有像她们那样的福报。有时候我就会想,就当作我是代众生受苦吧,这份苦我受了,就不用再有人受了。

如果说是幸运,我觉得,我比起J寺的犯重戒的同行、精神失常的同行,也是不知幸运多少倍。至少我还没有完全失去戒体,也还有健全的精神和身体,可以留待以后亡羊补牢。还有我第一次近距离地体验到一些人生重大的命题——生和死、善和恶、正义和邪恶……也对社会、人生和人性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我如果一辈子无风无浪地待在寺院里修行,是可以很安稳,但对于生命的体认可能也不会很深刻。此外也更深刻地认识到佛陀制戒的意义,并有机会看到自己和在恶劣环境下谨严持戒的古德、前辈之间的距离,这是自己将来努力的方向。

以前我一万个没想到,我生命中会遇到“恶知识”,并且会因其而这么直接真切地受苦。您曾对末学说过,大意是没有遇到好师友是自己福薄,不应怨天尤人。这个观点末学认同,不过又想到,以佛法来讲,我们看待一切事物可以有不同的角度,所以想,这一次自己有机会认清了“恶知识”的嘴脸,头脑里树立起了正知见,将来可能就不再容易被欺骗了,这对于无限生命来说是否又有好处呢?这样解读是否合理?

贤佳】是的,但这些是世谛得失,非第一谛。宜应希求净土清净境界、殊胜修行,可方便时机参阅《佛说无量寿经》。

释贤甲】(20180717)有机会我参阅此经。我以前对净土宗并不感兴趣,觉得念佛是老年人的事情,而我还年轻,总感觉不相应。但经历这件事之后,我开始对净土产生了一点兴趣,因为感受到了现世的染污和苦逼。这也算是逆境中的一点收获。

在前两天的邮件中,法师分享经文时谈到,“不尽力举治而以贪浊心苟且和合乃至积极维护,则有罪过”,不知道这里具体所指的应该尽力举治的是指重罪,还是不论轻重?回想起在僧团的时候,常常会看到身边的同学违反戒律,虽然想提醒,但因为觉得业缘不够,或觉得对方不会接受,担心说出来反倒让别人烦恼,只好缄默其口。一直也不知道这个做法对不对,但是内心多少会有不安。

如J寺发给我们的《菩萨戒觅罪手册》(不知道来源)中讲“不谏恶行戒”,也说:“对他人的非法行为当劝谏,若不劝谏即犯。”但开缘之中又有三条说:“无力劝谏;对方自能改正,或自有善知识;对方不能接受劝谏。”我觉得上述所遇到的情况多数可算到这几个开缘里面。

不知道这些问题如何辨析呢?

贤佳】所说情况属于开缘中,不犯戒。如果是见犯粗重罪,应尽力举治。若有命难、梵行难或破僧等缘,可迴避或暂缓待机。

释贤甲】(20180719){回复《某法师的意见(20180718)》}法师前不久反馈说僧团里事态进展良好,这时又看到您与僧团外法师的这番互动,有些意外。法师是在计划联合更多的佛教界人士,联名上报政府吗?

末学记得前段时间法师您在某封邮件中提到,大意是说,处治师父,还是得依靠法律手段才会得力。您还提醒过我们说,预计此事解决的节点,一是可能在世界佛教论坛之后,一是可能在明年换届之后,故应做好相应的身心准备。这两个观点,末学是很认同的。

据末学的了解,政府是比较重视此事的,现在正在进行有关的调查。并且末学咨询过法律人士,得到反馈说我们从正式举报到现在的这样一段时间,就办案来说并不算长,何况司法部门并未有意拖延,而是有所行动的。也正如法师所提到的时间节点,政府方面要进行实际的处治,需要把握合适的时机,否则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骚动乃至动乱。末学认为既然政府已经积极行动,我们更需要的是耐心观察、等待,否则如果这些丑闻不受我们控制地越传越大,很担心传到政府那里,会引起政府反感,反倒不利于案件的推动了。

以上观点供法师参考。如您有不同的意见,还望与您交流讨论。

贤佳】在道义和自身现世利益的冲突权衡中,有些法师一时被道义激动,时久多虑自身现世利益,心态复杂变动,意见纷诤。

关于政府对师父的调查处治,多方面迹象显示政府可能倾向于保师父。师父近些天公开说要相信政府、法律,并以交由政府、法律为由拒绝一些法师的约见、质问和依戒律行事的要求,应是对政府保他有所凭恃。

龙泉寺一些执事法师极力主张放缓纠治,而师父积极反击,诱导举报人撤案,挤逼反对他的人,可能不久之后纠治他的力量被破坏,反对他的人被挤走,就没有人力纠治他了。风平浪静之后,他成为“不倒翁”,可能没有人敢纠举、能纠举他了。他可能更加有恃无恐、肆无忌惮,一如既往地侵害尼众,变本加厉地说相似法,破坏律制。所以我不敢过于放缓,不敢消极等待。发给教界一些大德法师,是希望他们发挥影响作用,促进政府高层决心处治师父,或直接劝逼师父下台还俗。

祈愿诸佛菩萨加被此事早日解决。

(三)

{注:以下是贤佳发给某法师的情况通报}

贤佳】(20180720)贤S法师说:师父通过贤W法师做通贤*(注:性侵举报人)的工作,让贤*撤案。贤S法师让贤*追加撤案条件:组织小组慰问精神失常的比丘尼(可顺便采集师父罪证),师父退出龙泉寺、极乐寺所有管理。

7月15日黄昏时,师父曾召集贤F法师等执事(应还有贤J、贤R、贤H法师)开会。会后不久,贤R法师给仁爱基金会秘书长刘ZF打电话说:“贤*撤案了。贤S法师不稳定。基金会工作继续推进。”刘ZF准备辞职。

另外有法师来信说:“学会长的这丑恶事,我已让人当面告知Y法师,他是学会长同班同学,请他劝学会长,顾忌一点点佛教大局,主动辞职还俗,争取内部处理此事,以尽量减轻对佛教声誉的毁坏。他说他已开始参与处理这事了。”

(20180721)早晨刚不久听贤W法师说:{他同贤h法师昨天下午两三点在佛协见了师父,师父还是没有任何认错悔过,并表示不怕媒体发布,说:福智团体的事外界媒体炒翻天了,福智团体照样没什么事。}

师父昨晚八点多还给贤W法师发短信问贤*法师的情况。

某寺住持L法师来信说:“上午同学传讯过来,纪委部门正在调查有关事件,现已进行实际行动落实并执行调查。”

有记者(龙泉寺信众)来信说:“昨日我听一位有威望的业内人士说起,对于学诚法师事件中央统战部已经形成调查组开展调查此事了。”

(20180722)昨晚贤S法师给我介绍情况说:

让贤*法师回国撤案,贤W法师直接沟通的,贤J、贤R、贤Q法师代表龙泉寺书记会同意贤*法师提出的三个条件:补偿精神损失36万(由贤L法师个人出的,当天即转账);任命CX法师为澳洲事务主管,贤S法师为副主管;撤换极乐寺当值贤B法师为贤d法师。后两项都出了函,分别盖了龙泉寺和极乐寺公章。预定7月24日~26日,贤S法师(好像还有贤W法师)陪同贤*法师到极乐寺落实当值的撤换,贤B法师将被安排出国。

贤S法师给贤*法师说撤案的危害,商量说那三个条件是回国“协商”撤案的条件,还要落实龙泉寺管理体制改革(实质让师父撤出龙泉寺管理)等才能撤案。贤L法师不高兴,贤W法师觉得受欺骗。

贤S法师给龙泉寺里新戒比丘基本都做了沟通工作,基本都相信举报事,至少没有明显质疑。有些新戒痛苦了几天就平静了。(补注:前天贤W法师给我说,听贤H法师说有三位新戒还俗。)

(20180723)今日上午贤H法师发来的“寺内情况通报”:

{诸位法师慈悲:

对于此间龙泉寺及针对师父的传言越来越多,已经大范围地在北京地区的居士间传播。

1.昨天上午,一些学佛小组的居士们互相传播:听说师父被公安机关逮捕了,现在寺里非常的混乱,法师们已经乱成一锅粥了,我们现在不要去寺里参加活动了,免得惹来麻烦,甚至出现危险。

此消息已经确实:是由贤启法师发出来,传播到居士层面的。

2.昨天中午和下午,贤S法师对超过十位以上的执事法师说:很快师父就要把这一批执事全部更换掉,一个都不留;大家有想休息或者不愿意继续承担的,赶紧给师父说,也算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3.昨晚7点,贤S法师召集新戒一班的8位与之业缘好的同学,在601室进行长达三个小时的开示,主要内容是告诉他们师父违法犯罪的事实真相,告诉他们要及早打算为自己寻求出路,龙泉寺将有大难,做好疏散撤退的准备。

4.近三日,贤S法师频繁外出,对贤二家的居士和义工及山下数个心站的义工和居士开示,公布师父的问题,说龙泉寺管理权已经被颠覆,不要再读师父的书籍和文章开示。

早晨召开教务会,要求各班导对同学们做好宣导:不信谣、不评论、不传播;有家人朋友询问,统一回复一切正常。}

关于师父的经济问题,一位法师来信:“据同学说,Y法师去电话问了北京,说:这两天政府介入调查学诚法师的经济问题,找不到一点问题。但我不知道Y法师是否是直接问的学诚法师。我不相信政府会这么说。法师保重!”

(20180725)贤L法师今天上午说昨天在龙泉寺三慧堂见了师父。

早晨贤S法师给贤佳说:

贤R法师和贤W法师昨天(?)与贤*谈话,威逼利诱,迫使贤*当场写撤案书并签了名,又安排了车即刻送往派出所,贤*法师在上车前有些清醒了,拒绝亲自去,使撤案未成。

贤L法师昨晚赶到龙泉寺,没有逼迫贤*法师撤案,而是宽慰贤*法师。这让贤*和贤S法师有些意外和高兴。贤S法师认为贤L法师对师父事情的态度有大转变,建议贤佳与贤L法师多沟通。今天上午贤L法师与贤佳交流,贤L法师仍然口上对举报师父的事表示存疑,并希望不要扩散。

有法师来信说:“据说现在证据链已经出来了,不过跟举报的材料有出入。政治上主要是涉及达赖、基督、绿教,得出受境外势力干预和支配。经济上的是针对医疗漏洞而做的一些骗保行为。另外还有土地问题。学诚还写了一份说明信来自证他的清白。”

(20180729)听说今天贤S法师离开龙泉寺了,因为贤l法师威胁说要弄死他,贤S法师回避一下。我下午发短信问贤S法师:“您现在情况怎样?听说您离寺了,是吗?”他回复说:“是的,法师。情况紧急,实属无奈。”我又问:“什么样的紧急情况?有安稳落脚处吗?后续怎么考虑安排?”他没有回复。

附言】{〖贤S法师〗(20201114)“寺内情况通报”提到的一些情况,当时我看到后,就已经在执事群里做了解释和澄清,并按照戒律希望和有疑者进行“现前毗尼”,当面解释,也提供了相关的证人、录音材料,但没有得到回应。“寺内情况通报”中提到的可能是大家在那种状态下极度的不安全感导致的臆想和猜测。

但是,事情已经过去了,无所谓的。这两年我也做了反省,事发突然,在自己过往的经历中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复杂的事情,处理和面对的时候,很多地方都做得不妥当、不周全,冒犯到一些过往的同修,向大家表示忏悔和道歉!

希望大家都能从阴影里走出来。两年过去了,师父虽然犯法犯戒,做了不好的事情,但只要肯忏悔、肯改过,依然是师父。他过去对我的教诲,我会牢记在心,并努力在生活中行持。他常教我人生要常反省、多改过,无我利他,和他的很多教诲一样,都让我很受益。依然很感恩师父,对事不对人。

释贤甲〗(20201114)回顾自己这段心声,也很感慨!一时之间不知如何表达,总而言之,现在我感到很庆幸当初自己所做的抉择,很庆幸我亲身经历了这一切!现在回首,那些流离失所的经历很有价值!在这封信中我说,“就当作我是代众生受苦吧,这份苦我受了,就不用再有人受了”,当时多少是一种无奈,但现在我真心愿意受这份苦!如果时光倒流,让我重新选择一次,我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这一切还基于法师们正义、无畏、理智的举治,尤其是后期坚持不懈的破邪显正,使得那段黑暗的经历一点点地转变成滋养我成长的丰厚资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