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南北传教法的交流讨论之四

关于南北传教法的交流讨论之四

(20210304)

(一)

居士】对文章《由南传经典论证“五蕴皆空”、“真常唯心”》(https://mp.weixin.qq.com/s/APAYMlCgt-SvMZrT5jIvkQ),有人留言:

从最后的结论看,您至少是认同阿罗汉果才是佛法的终极目标,也就是南传定义下的涅槃,但是您最后的疑问是多虑的,不是吗?试想如果人人都不去积极证取涅槃(且不讨论“依偎在涅槃中”的解释是否正确),那么可能大家都打着“等候成佛”的旗号在死拽着享受轮回不放。君不见当今南传的有德比丘们不都在致力于指导众生证取涅槃的教育事业吗?“渡人”靠的是法的传承,而不是靠单个个体使劲儿轮回。那种“乘愿再来、普渡众生”,在下看来不过是懒皮狗式的借口。每一个有能力证取涅槃之人理应勉力证取。试看大乘,又有多少僧人从事这样高尚的“渡人事业”呢?恕我直言,所谓大乘的“渡人”方式只是在鼓励众生拖延涅槃。无意冒犯,忠言直叙,见谅见谅!

贤佳】阿罗汉果不是佛法的终极目标,佛果才是佛法的终极目标。南传经典也认为阿罗汉不如佛。佛是遍正觉(等正觉),独一出世,而阿罗汉只能称为正觉。

佛是无住大般涅槃,仍然随缘赴感利益众生,不是独自“享乐”、无所利益的偏空涅槃。其实圆教菩萨在七信位(别教菩萨在七住位)即已断尽见思烦恼,出离三界轮回系缚,舍生死肉身,证法性身,示现生死,度化众生。可参看:

《论“转世”》

《论“转世”之二》

《论多佛出世》

《论“密意”》

《关于南北传教法的交流讨论》

居士】留言之人回复:

谢谢您的回复!不过,有关上座部佛教和大乘的比对是无意义的,因为在所有对辩中掺杂了太多各自的“三观”(所谓的“信仰”),在下认为它们已然是两个不同宗教(之于犹太教和基督教或伊斯兰教)。印藏系宗教如果和亚伯拉罕系宗教对辩,可能反而更容易进行,而同系的反而难以进行。

另一个说明对辩无意义的理由是:谁也说服不了谁。果真说服了对方而致使对方放弃原本信仰,于伦理上亦为残忍之事。故请就此打住。

贤佳】可现实中很多南传教徒批评大乘教法,认为大乘教法非佛教,且作为不容讨论(或回避讨论)的“真理”。但众多南传教徒的“三观”并非代表佛的“三观”,可看那文章引用众多南传经典,而那位南传法师未引用南传经典,随意安立概念,违背南传经典明文。其实大乘教法与南传经律没有实质矛盾,可以互证互补,所谓矛盾是自己的偏狭“三观”产生的。可参看:

《一些交流讨论(20190129)·(四~七)》

《律典解义讨论》

《律典解义讨论之二》

《律典解义讨论之三》

《律典解义讨论之四》

《关于南北传教法的交流讨论之二》

(二)

居士】这篇文章《由南传经典论证“五蕴皆空”、“真常唯心”》(https://mp.weixin.qq.com/s/APAYMlCgt-SvMZrT5jIvkQ),有网友说:

文章读完了,明白了南传佛教也包含了法空的思想,跟大乘的区别应该不在法空方面。那么大小乘的区别是否可以理解为对涅槃的执取方面?大乘不偏执涅槃,起用度众生。小乘偏执涅槃,没能空掉涅槃之法,所以没有佛菩萨的大机大用和神通。不知道这样理解是否到位?

贤佳】南传经典中的法空思想是略提,没有广宣深讲,还是落实于断除贪爱五蕴的无明而入住灭尽杂染五蕴的偏空涅槃,不明五蕴与涅槃不一不异,不能从涅槃再起清净五蕴。南传佛经主要讲人空,略提法空,有些人偏执人空法,排斥法空法,便成自障。更多相关辨析可参看:

《由南传经典论证佛涅槃后存在》

《破依“三法印”误破〈楞严经〉》

《关于汉传教法的交流讨论之三》

(三)

法师】(20210221)今天的邮件里有两份关于融通南北传教法的资料,末学对此资料感到有些欢喜。可能因为末学现在在南传道场的缘故,尤其是自己渐渐感受到南北教法实际上是互融互通的,只是这种感受常常是点滴微妙呈现,末学不懂怎么用语言表达(可能对法义的领受、现象的观察还太有限),但每当有这种感受时都觉得很欢喜,所以,现在看到有这样的资料,可以说是帮末学把一部分感受说出来,也可以说是找到一种共鸣,就会感到欢喜。

另外,末学能够自己感悟到南北教法融通,也是得益于早前看您做这方面的交流讨论,不经意间在心里做了很好的铺垫(正确的知见、开阔的心胸)。现在末学很期待、很欢喜能够继续深入观察了解和学习南传的教法,以此来更好地融通。

这些心得反馈给您,想说明您的工作非常有意义,祈请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