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问雪相法师之二

质问雪相法师之二

(20210803)

居士】(20210801)雪相法师发了微博:

https://m.weibo.cn/1908096350/4665415559547561

(全文摘录)回复贤佳法师的问难:

1.顾及佛教大局,与举报治罚恶比丘无关,如果贤佳法师自认为在学诚法师身为中佛协会长,位高权重,影响力巨大时,将他的丑行诉诸媒体,弄得全民皆知,这是杀一儆百的话,那这个真的让人没话说了。

贤佳法师认为自己充分理解佛的智慧,故而引经据典为自己的观点证成。但我认为贤佳法师的引用并不适合自己的行为,看到不如法的行为,我们也深恶痛疾,但做事不是只凭着热情和正义就去做了,正所谓莽夫之为不可有。

因为释学诚的破戒破法,是个人行为,揭露者应忍辱负重,在合适结缘下,采取善巧方便,将其揭发,把对佛教和信众的恶劣影响将到最低,这才是明智之举。不能自认为所行正义,就不顾及影响,这是兼有罪过的。

2.贤佳法师在龙泉寺僧团时,就经常以自我持午的行为为正义,来抨击自己师父和其他大众的行为,自己应该反思。其他具体事件,可细查其他帖子。

3.贤佳法师将学诚自我吹嘘的内容,甚至和日常法师毫无仪式和认证的行为当做传承,这可真是可笑了。日常法师算不算金刚上师,有没有资格传密法都成疑问,更不要说释学诚了,可能藏地三大寺的住持连学诚法师是谁都不一定认识。

而学诚法师基本的灌顶传法仪式也不一定会,还说是受藏传影响,那是受他自己的恶念影响那还差不多。还有恳请贤佳法师,不要找一堆似是而非的揭露喇嘛骗财骗色的对话资料,当做法理依据来批判藏传。也不要把世间那些假上师、假活佛的吃喝嫖赌的行为都推给藏传佛教。(法久生弊,汉藏佛教都有败类,这个是人的问题,不足以定义整个教派)

4.如果贤佳法师对藏传佛法稍有了解,就不至于诽谤藏地类似宗喀巴等诸多祖师,尤其是对太虚大师的诸多言论的研判,那可谓是自说自话了。

贤佳法师认为自己的观点对,就去全盘否定其他法师做出的合理汇通,误读太虚大师对藏传佛教修法的汇通,这就是不如理,起码人家太虚大师还受过灌顶,深入学习过,而贤佳法师对藏传佛法的观点,我想一开始就为了抱着挑毛病的心态去看的吧。

虽然您抛出观点来,也会引经据典,但很多汇通的法师也是在引经据典,你凭什么说别人的就是邪见,你就是正确的?就是因为您所引用的经典内容是对的,那么就可以证明自己的观点是对的了吗?奉劝法师不要自作多情了,经典的内容是批判邪淫的,批判邪见的,不是批判藏传的。是你自己先抛出一个结论,藏传=双修=邪见=邪行=附佛外道,再去引经论证,这不是在自说自话吗?

如果只是观点不同,这完全是无可厚非,因为真理本是越辩越明。但只要是不符合您老家意见的,您就统统将界诠法师、法藏法师、济群法师等我们这些汉传法师,定义为“汉喇嘛”,这就是不如实。难道就因为我们为藏传说了一句公道话?对您十分质疑的双修做了汇通,身份就自然改变,升级成了“汉喇嘛”。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我要是说美国人也有好人,是不是我就成“好美人”了?这不就是诽谤吗?

因为我们受学汉传,弘扬汉传,只是对藏传佛法有自己的理解,您老人家却喜欢给人扣高帽子,误导信众仇视我等,这是何等恶劣行径呢?我等早就拜你所赐,被人经常误解为是藏传喇嘛,并受到诸多攻击性言论了。大德延续了扳倒学诚法师的“正义行为”,真是普惠我等啊!

还有你在没有完全如法辩论胜利之前,就把藏传佛教,恶意扣上喇嘛教的名字,来恶心别人,这还不够恶劣吗?关于藏传佛教有很多的问题,都是有争议的,学法修行多年的法藏法师、界诠法师、净界法师、济群法师……等等,只是延续了太虚大师、法尊法师等的求真精神,对一种法门做一些可能性的汇通,而不是轻易的诽谤否定,这是很如法的清净的行为,怎么到贤佳嘴里就都成了,不知好歹,背离真正法义的“汉喇嘛”了呢?

5.这又是赤裸裸的挑衅和误读,请问什么叫我们的“一亩三分地”呢?言下这是把我们当地头蛇,当小团体,当维护个人利益的黑社会了吗?这样轻蔑的言语,确实给我是这样的态度。还有您的文章中,处处都充斥着这样的言论,还让我列举这个,列举那个的,这是不是您自己失察失照,缺乏自我反思呢?

6.不要说您断章取义其他的法师学者的,您就把批判我以前文章的那些链接贴出来即可,最好也能慈悲的把我驳斥的文章也贴出来。我相信智者一看就能明白,我是怎么揭露赏花人恶意解读攻击我等文章的伎俩的,如果在这种状态下还能安心讨论问题,相信你就不至于到处“孤独求败”了。

7.微博没看见。你问难我的帖子是别人转发来的。

今天偶然看到这个帖子,正好有点时间,抽大半小时做个回复,因为前文本身就是我观察贤佳法师您种种行为所做的结论。因为论证不足,所以会让你看着不舒服。即使是这一篇也是微言大义,若是细数您老的帖子,我想也是需要“九十五页纸”一一举证分析,才能全部讲清楚。

不过只要关注过这个事件的,看到贤佳法师到处发的那些帖子的人,一眼就能看出其中我所说的这些问题是真是假。贤佳大德也不要着急,机缘成熟时,总会有人依着你的偏执言论做如理破斥。 而我现在确实没有精力跟你缠论这些事!

贤佳】以下内容请帮助转给雪相法师:

1.学诚破戒而抵赖不认乃至反诬、反击,龙泉寺僧团不愿举治学诚,乃至维护学诚,您怎样“采取善巧方便,将其揭发”?举报就是不善巧、不明智吗?

2.我先前质问说“我哪一句话‘诋毁僧团及法师’?请您举证”,您现在回复说“就经常以自我持午的行为为正义,来抨击自己师父和其他大众的行为”,您认为“持午的行为”不是正义的吗?以此“抨击自己师父和其他大众的行为”并非不如实、不如理,怎能算是“诋毁”?您举证不当。

3.您凭什么断定学诚所说藏密传承是自我吹嘘?您说的是“疑问”、“可能”、“不一定”等,岂能作为证据?另外《学诚逼淫尼弟子是否依凭藏密邪法的讨论》(https://www.zhengxinfofa.com/1890.html)、《学诚逼淫尼弟子是否依凭藏密邪法的讨论之二》(https://www.zhengxinfofa.com/2157.html),您能具体辩驳吗?

4.您说“如果贤佳法师对藏传佛法稍有了解,就不至于诽谤藏地类似宗喀巴等诸多祖师,尤其是对太虚大师的诸多言论的研判,那可谓是自说自话了”,文章《辨破宗喀巴的邪见伪善》(https://www.zhengxinfofa.com/1741.html)、《辨破〈丁小平:太虚法师对藏传佛教的融铸〉》(https://www.zhengxinfofa.com/3845.html),请您具体指辩哪一句不如实、不如理。

您说“经典的内容是批判邪淫的,批判邪见的,不是批判藏传的”,您认为藏传男女双修法不是邪淫、邪见吗?

5.您说“请问什么叫我们的‘一亩三分地’呢?言下这是把我们当地头蛇、当小团体、当维护个人利益的黑社会了”,这是您的曲解误读,因为我是指各人近切摄属的事务。除此之外,您能再举证几条吗?

6.不必这样牵扯泛说,您能具体列出我哪篇文章的一句话,有理有据地做辩破吗?

7.您自知“论证不足”,何以着急发出来呢?

您能有理有据地辩破一条、一句,我就很欢迎、感谢,不必等“机缘成熟时”做系统全面辩破。

居士】已私信给雪相法师,也发了微博并@他了。

(20210802)雪相法师回复:

https://m.weibo.cn/1908096350/4665783797418440

(全文摘录)1.用你想法设法要扳倒学诚的决心,去想法设法维护佛教声誉,还怕找不到合适的方法?举报是很好,但搞的世人皆知,你可知其对佛教声誉影响的有多大?对佛教造成的巨大撕裂有多大?自古邪不压正,你有不怕死的决心,就一定能扳倒学诚,共产党又不会与其同流合污。只是你这个人意气用事,做事冲动,还自以为大义凌然,把不能赞叹附和你的,都当做懦弱,非菩萨行,实在愚蠢。我想当时你身边肯定也有人劝你做事要考虑后果,只是你一意孤行而已。

2.整个藏传教派,都被你诋毁了,难道他们还不具足三宝?还有我的文章你也没仔细看吧,我等被你称作“汉喇嘛”,还有各种猜测我等传承学法的背景,你自己写的,还有摘录引用别人诽谤诋毁我们的,自己不清楚吗?

3.凭学诚没有任何传法的资质,可以取信于人,并公之于众。而你一向严谨的人,却随便凭他说几句话,就帮他认证了,我看你比有些到处给人胡乱认证的活佛喇嘛厉害多了,口不择言,胡乱印证。

4.法义的辨析,不要着急,以后有时间,总会有人跟你算账。还有别人写的法义辨析,你只是看不见而已,或者是看见了也不当回事。我以前见过少许如理解释的文字。

5.我说你这种轻蔑的态度就是给我这种感觉。在你以前的文章中类似的说法也有,给人无限遐想。我若揭露你的伎俩,你就可能说我误读。我若不反驳,就好像给我等坐实了是地头蛇的感觉,这点儿小聪明你倒不少。

6.其实依着你这两篇文,就已经讲了一些。虽然多倾向于你的技术性问题,但其法理分析也有一些,如前文所说论证逻辑也是有问题。

7.不是论证不足,而是没有全盘展开。你能这么欢迎我来破斥,我很开心,如果以后有机缘,一定不负所望,从你的行文逻辑、法义误解和各种小聪明,及坚固我见系统破斥。

贤佳】以下内容请帮助转给雪相法师:

1.我先前问您“您怎样‘采取善巧方便,将其揭发’”,您没有正答,还请您正答。

2.请您具体举出我哪一篇文章哪一句是诋毁,不要这样泛泛虚说。

3.学诚的特殊身份因缘,是特意要隐藏藏密传承形式的(可参看《论学诚的藏密传承》https://www.zhengxinfofa.com/2181.html),至少他私下说自己有藏密传承,用此来摄受弟子,是利用了藏密传承。您个人可以不承认他有藏密传承,但您能否定他利用了藏密传承吗?另外我先前请您辩破《学诚逼淫尼弟子是否依凭藏密邪法的讨论》(https://www.zhengxinfofa.com/1890.html)、《学诚逼淫尼弟子是否依凭藏密邪法的讨论之二》(https://www.zhengxinfofa.com/2157.html),您能具体辩驳吗?

4.您说“我以前见过少许如理解释的文字”,请您提供给我看吧。

5.除了这种主观解读歧异之外,您能举出能用经据、逻辑证明我所说问题的内容吗?

6.前面已驳斥您所说,您能再明确举辨一句内容的问题吗?您说“其法理分析也有一些”,我先前问“您认为藏传男女双修法不是邪淫、邪见吗”,这个法理您能分析一下吗?

7.欢迎您随时破斥!

居士】已私信给雪相法师,也发了微博并@他了。

(20210803)雪相法师回复:

切实如此,微言大义你是不会明白反省的。如果有时间,我哪里不会像回复你这两篇一样逐条回复呢?只是依着你的贴子逐条回复,将展开长期的来往,耗费大量的精力,目前无暇顾及。若不是你经常给我找麻烦,别人也屡屡拿你的东西来诋毁我等被你册封的“汉喇嘛”,我还真不想跟你这么自认为有智慧、有魄力,直接认定各大藏传祖师为邪师的人交流。而且偶尔看到你辨析一些法师的文章,发现其实你最大的问题是在于逻辑自洽,自以为己理解经律,故而敢用佛经为自己背书,口出狂言,其实是六经注你而已。至于以后何时在详实交流,看机缘吧!

贤佳】请帮助回复:

我开放欢迎您随时破斥,机缘在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