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以戒为师的交流讨论之二 ——与福智团体法师的讨论

(一)与福智团体法师丙的讨论

【福智团体法师丙】(20171228)再好的评论,如果基于不实的基础,也就不值钱了。最近看了毛毛所著《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很受启发。一个举国若狂的时代,大家都以为自己在做最正确的事,殊不知上了少数人的当,多年之后再看,是那么不堪回首。常师父常说:“骗得了别人,骗不了自己,骗得了自己,骗不了因果。”有的事不必急着做结论,因果自有公断。凤寺因师父的功德,素以持戒精严为世所知,老师接班,对僧众的戒律乃至细微的根律仪皆要求更严,大众钦服,不才亦然。望*兄于师父所带僧团,留一分最起码的尊严和敬意!至祷!

【法师乙】“大家都以为自己在做最正确的事,殊不知上了少数人的当,多年之后再看,是那么不堪回首”,这正是我所忧虑的。

文革时期举国若狂,根源是对毛泽东神化而盲信盲护。梵因法师、净明法师等人对福智团体的重大举罪,引发社会很多人对福智团体质疑、批评,不是因为社会众人对梵因法师、净明法师神化而盲信盲护,而是因为他们的举发有详明的见、闻、疑根,而福智团体的辩护非常无力。从福智团体的行为来看,团体内部极力对领导人(常师父、接班老师)歌功颂德,强调信心,压制异议,乃至开批斗会、驱摈会(如对李学长、解学长),岂不正似文革作风?

我读过文革有关的一些传记资料,从中得到最大的警示是:不能为了维护团体权威而说违心话。1959年庐山会议上,彭德怀举发毛泽东的人民公社、大跃进等政策的问题,毛泽东不认可,彭德怀认为为了国家大局需要维护毛泽东的权威而违心自我检讨,没想到毛泽东借用其违心自我检讨而大力批斗乃至整治而死,也使毛泽东更加坐大,恣意整治不顺己的高层领导,乃至发动文化大革命,祸国殃民。刘少奇为了维护毛泽东权威而随顺批斗彭德怀,不久也被毛泽东整治致死。林彪维护毛泽东而违心批判刘少奇(私下说刘少奇是好人),不久被毛泽东批判、斗治,仓惶出逃而死。我也但愿您和福智僧团诸位法师不要只是简单考虑维护团体权威而不惜说违心话,似乎是好心乃至似乎是行菩萨道,其实本身违反戒律,现前缘起也可能自害害人。

您说“再好的评论,如果基于不实的基础,也就不值钱了”,确实如此。信仰若基于不实的基础,也是潜藏过患问题的。

我深受常师父教导之恩,以前非常敬仰常师父,对听闻到的所举发的常师父负面事迹很意外,也非常关心。在此求证于您。梵因法师、净明法师、大显法师所说常师父临终前后情况异口同声,说常师父痛苦而亡、死未瞑目,死后火化无舍利子(而福智团体以前说常师父安详往生并有众多舍利子),特别是大显法师详谈常师父临终情况

https://ladakh2017cn.wordpress.com/2017/11/01/shifu-linzong/),其中哪些是如实的?哪些是虚假的?常师父临终前后的过程详细情况是怎样的?是否有相关照片等实体资料?劳烦拨冗解疑!

(二)与福智团体丁法师的讨论(有所删节)

【福智团体法师丁】(20171228)

感谢您寄此文给末学,“以戒为师”上末学虽然做得不好,但见解上完全认同,与本门师承亦无不符顺处。

关于这次有心人的诽谤造成二位法师的误解,末学谨引用团体投书报社的回应替代说明如下:

针对自由时报2017/12/19(自由广场)刊载之投书“福智的社会责任”一文,我们很感谢作者的建言,也会重视福智团体对社会日渐增加的影响力,在未来更努力学习回应社会的期待。福智团体在日常法师与真如老师的带领下,以“向内调伏”的自我修行为宗风,一向低调谨慎,即使面对网路上流窜的各种不实流言,也本著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态度,反躬自省谨言慎行。此后将学习更积极地与大众对话,传递师长的悲心并介绍师长的理念与行谊,避免因为少数人的蓄意误导或我们自己的沟通疏失,导致大众对福智团体或我们尊敬的师长不必要的误解。

关于简先生文中所提到的问题,敬择一二回应如下:

(一)遵循佛陀教言,福智的修习特色重视思辨,僧众学修尤其需要通过严格的辩经考试,新近也因此受到达赖喇嘛尊者、阿克云登等高僧大德的公开赞扬。日常师父音档谆谆教诲弟子们,未曾经过思辨检择的信心是迷信。师长教诲言犹在耳,却使简先生有不同的观感,当是我们需要改进之处。

(二)真如老师十多年来忙碌奔波,为了传承宗喀巴大师教法,立志为福智此一汉系僧团建立五部大论学制。老师自谦是佛陀永远的学生,总是对自己的功德隐而不宣,鲜少见诸报端。这却导致诸如简先生文中所述的“中功第三把交椅”、“通缉犯”等无稽骇人的说法流传网路小道之间。借此镇重澄清所述不实。

(三)某些剪辑流传的音档,无视时空背景加以刻意拼接断章取义,更穿凿附会制造重重误解。对此我们无力追逐少数有心人士凭空制造的流言,但是确实应当更努力提升与学员以及社会大众的沟通以正视听,怀着感谢指教的心,我们会更努力。

网路流言制造容易,澄清不易,我们尝试尽力提供相关说明,请参考(福智全球资讯网http://bwsangha.org/credence),

许多不足之处,仍会持续努力。

为表诚意,另以个人观点对您简要说明:

一、从常师父到真如老师,受谤时仍严守“不说四众过”的律仪,是末学亲眼所见。再观察佛陀受谤时的反应、汉系祖师憨山、弘一、藏系祖师无着贤、博多瓦们的风范,本团体代表处理危机的僧俗小组的回应方式虽让外界觉得保守,末学以为并无不如法之处。

二、流言中少部分是团体需要改善之处,但大部分言论之离谱,连无信仰人士听了都不会相信,还需要一一回应破斥吗?您虽未亲眼得见,大可以常识判断:

如果二位前上座说的是事实,末学早在几年前就跑了,想修行的人都不可能留在这种地方,而今纵使他们大兴风波,七百位寺僧只有四位边缘人物随他们离开。

如果二位前上座说的是事实,这些都是十多年前发生的事,何以他们十年前贵为上座时不知道?甚至当时说的完全是相反的?

三、南普陀之会本来是个设计好的圈套,这中间原委若要细说,又要犯三乘律仪了,但末学相信若您了解整个沟通过程,您也会选择“不去参加”。安居其间不兴诤事,是台湾的果清律师和哲蚌寺法台阿克云丹共同给我们的教诫,高僧大德建言如此,有何可疑?

四、从事相的议论上,现实生活中的“无”是没法证明的,也是不需要证明的(参见因类学“不可得因”单元),这与边界清晰的数学问题不同。应该是持“有”观点的一方拿出“有”的证明,总有些不明教理的人不追梵老等拿证据(不是在电视上取出一些物品来牵强附会大放厥词的那种“证据”),反而追着我们,还真不知道怎么回应。接班人的经历、常师父临终前后过程情况等,已经在各种管道上说明过多次了,疑者恒疑,暂时也没办法。在戒律上判罪也是如此,文中两位法师以重视戒律之立场自居值得赞许,但在道听途说下开始为出家人定种种罪,虽不知其意乐故不敢说他们犯戒了,但此行为并不符顺戒律。

此事当如喇嘛尊者所说:“如果真的有非法的情事,真相渐渐会公诸于世的。如果不是事实,人们也会渐渐认清这不是真的。”有些暂时的讥谤,末学会当作逆加持,效法祖师行谊修安忍。说是简要,也写了这么多了,耽误您的时间请多包涵。

【法师乙】

感谢您细致回复!

面对提供详明见、闻、疑根的重罪举发(破比丘、沙弥净行,妄语敛财、挪用钱财等)以及社会大众的严重质疑与批评(示威抗议、电视新闻报导等),如同被人举证指控重大刑事犯罪而法庭公审,岂宜对主要事项以避说或含糊概说乃至粗率反击应对?另外功不掩过,过不掩功,自说多功绩,回避大问题,是难以平息众疑和批评的。何况被人指说多有妄语,所说功绩也是多受质疑的。单方面说别人(梵因法师、净明法师等人)的问题,岂能证明自方的问题就不存在?宜应理智面对,有效化解,即使不辩,也宜应就大众严重质疑、批评的主要事项自作正面详明陈说。可以说而不辩,不宜故避而不自陈。否则让人感觉只是顽固抵赖、拒不认罪,罪加一等。

您说“受谤时仍严守‘不说四众过’的律仪”,数年前李衍忠居士和解居士被福智团体召开批判大会而驱摈,岂是“不说四众过”?如得法师对福智学员说净明法师过失,岂是“不说四众过”?现今网上有很多福智人员发布的数说梵因法师过失的视频、文字,岂是“不说四众过”?菩萨戒中除了有“说四众过戒”,还有另一方面的“不举教忏戒”。道宣律师《四分律行事钞》说:“《涅槃》盛论七羯磨,后广明护法之相云:‘有持戒比丘,见坏法者,驱遣诃责,依法惩治。当知是人得福无量。’又云:‘今以无上正法付嘱诸王、大臣、宰相及于四众,应当劝励诸学人等令学正法。若懈怠破戒毁正法者,大臣四部应当苦治。’《大集》云:‘若未来世有信诸王若四姓等,为护法故能舍身命,宁护一如法比丘,不护无量诸恶比丘。是王舍身生净土中。若随恶比丘语者,是王过无量劫不复人身。’问:‘前《十轮经》不许俗治,《涅槃》《大集》令治恶者?’答:‘《十轮》不许治者,比丘内恶,外有善相,识闻广博,生信处多,故不令治。必愚暗自缠,是非不晓,开于道俗三恶门者,理合治之,如后二经。又《涅槃》是穷累教本,决了正义,纵前不许,依后为定。两存亦得,废前又是。’”借用佛法概念为己方单向辩护,言行不一,可能引发众人对佛法概念产生厌弃,又增一重罪过。

您说“流言中少部分是团体需要改善之处,但大部分言论之离谱,连无信仰人士听了都不会相信”,哪些“少部分是团体需要改善之处”?很多邪教团体淫乱、敛财乃至集体自杀、毒气害众、围攻政府等,社会人士见闻多了,岂是“离谱”就不相信?月称光明寺开工、忆师恩法会时不少人打横幅抗议,还有“54新闻台”开专题座谈新闻,佛教学者严厉批评福智团体,岂是“连无信仰人士听了都不会相信”?

您说“南普陀之会本来是个设计好的圈套”,这起先是福智僧团提请南普陀寺出面开澄清会,却在南普陀寺邀请当事人梵因法师、净明法师出席时而以安居静修为理由退出。按戒律,灭诤本应用“现前毗尼”,让诤事相关人员都到场。南普陀寺邀请当事人梵因法师、净明法师出席,还有佛教界很多代表人员,正好当面对质盘诘,公开澄清,何怕其“圈套”?福智僧团自己提出安居结束后开澄清会,为何不开呢?怎么不让大众质疑不光明磊落?现在尽快补开澄清会或许还有效。

您说“文中两位法师以重视戒律之立场自居值得赞许,但在道听途说下开始为出家人定种种罪,虽不知其意乐故不敢说他们犯戒了,但此行为并不符顺戒律”,网上公布众多详明的见、闻、疑根举罪,岂是简单零碎的“道听途说”?

您这样的辩护脱离实际,相似借用概念,是很无力的,岂能消解众人的质疑和批评?宗大师在《菩萨戒品释》中对“不避护恶称戒”解释说:“谓能引生恶声恶称恶誉之事,令自言不威肃,不堪信重。其事于己若实,不护不雪是染违犯。若事不实,而不护雪,非染违犯。恶声等三,卓垄巴云:‘约所说过软中重品。’不避护者,谓过将生,而不预防。不清雪者,谓过已生,而不断除。”不积极踏实应对重大“诽谤”以“自雪”,引生众多人对福智团体乃至对整体佛教界和佛法产生怀疑、不信任、不敬重,并引生烦恼和罪业,乃至损害整体佛教,岂是如法?

我深受常师父教导之恩,以前非常敬仰常师父,对听闻到的所举发的常师父负面事迹很意外,也非常关心。在此求证于您。梵因法师、净明法师、大显法师所说常师父临终前后情况异口同声,说常师父痛苦而亡、死未瞑目,死后火化无舍利子(而福智团体以前说常师父安详往生并有众多舍利子),特别是大显法师详谈常师父临终情况

https://ladakh2017cn.wordpress.com/2017/11/01/shifu-linzong/),其中哪些是如实的?哪些是虚假的?常师父临终前后的过程详细情况是怎样的?是否有相关照片等实体资料?劳烦拨冗解疑!

【福智团体法师丁】

想不到您这么关心福智团体的事,这么多纷扰您都知道。

不说四众过是末学对自己的要求,系效学常师父、真师乃至佛祖行谊,僧团内部法师对外发言不当,回来我们也有互相检讨劝谏,但无法保证团体内每一个人都做到。网路上有人忍不住与对方开骂,散布对方过失,团体也透过研讨班系统宣导,大概也只能做到这样了,毕竟除了中国以外的地区,网路是很难管制的。

讲到李、解居士事件,这解释起来又要讲对方过失……。南普陀之事不知您是哪听来的?事实完全不是如此。这些网路上都有激进人士骂过了,您想知道上网查查就能看到,末学不想为此犯戒,毕竟自己意乐很难做到清净。

网路上公布了见闻疑,那些能当作戒律上的见闻疑吗?口口声声说有证据,最后拿出一张收据、一张善行记录表、抓着酬补法本的一个词说这是“证据”,有识者岂不发噱?

对于“不避护恶称戒”我们亦没有顾此失彼,已经透过很多管道发声了,还是那话,没有的就说没有,对方硬要说有应请他们证明。五四新闻、中华时报,那些都是可以花钱买版面的不入流媒体,依专业顾问的建议不予回应。主流媒体上只有很少数的报导,且是偏正面的,负面的部分我们也都做了解释。

您的来信中最让末学难过的是针对常师父示寂的相状,这部分若忍住不说让您非理作意也令人很不安,以下说明会涉及说僧过失,但末学尽量把持意乐说出事实:

师父示寂时梵、明、大显、李、解皆不在场,他们是事后去瞻礼的。师父示寂时脸色没有发黑,肚子也没有突出,看到的人有几十位。大显法师描述的与梵老说的出入不小,并没有异口同声。如果您仔细听,大显法师说的师父健康状况都是师父还在台湾时发生的事,不是师父到内地后的事,因为那时他不在。他说的是不是事实,我也不想查证了。梵老讲的大部分是听李说的,他在师父示寂后过去,开完应变会议后第一个回台宣布这个消息并迎请舍利,在内地大部分的过程没有参与到。

舍利是少数我方须拿出“有”的证据的指控,即便没有舍利,一点也不影响末学对他的怀念和仰望。如果您有看过火葬,会知道当场收骨灰时一般人是看不出有没有舍利的,因为被灰盖住了。实际上师父火化后有很多舍利子和舍利花,如证、缘护、性勇三位亲手整理舍利的法师最清楚,在封存舍利塔前也留下照片,连师父生前留下的头发在弟子虔诚供奉后都会增生出舍利来。但在我们对学员如是澄清后,对方又在网路上说:“示寂前都没说,到现在才讲,会不会是假的?”您说怎么办?

为何师父这么高的修行,临终时没有示现出羽化登仙的潇洒行径?从事后了解到的讯息末学有这样的理解:前两年那场病,师父的寿难就已到了,然因为真师无法赴台或出国定居,师父一直用各种方法延长寿命——推动护生计画、修火供、采用各种以前不接受的方法照顾色身……,只为托付一群需要守护的弟子。到最后自知时间已无法再延,冒着生命危险到内地低调地交班,然后外现辛苦、内心自在地示寂。其实师父具足戒定慧,成就了破瓦法,见过大圆满的子光明,区区从死到生的穿越岂能难倒得了祂?

末学含泪写完这段,希望对您有所帮助。末学并非危机处理小组,不该对外发言的,以上言论并非团体立场,违犯三乘律仪处自当忏悔。

【法师乙】

您说“僧团内部法师对外发言不当,回来我们也有互相检讨劝谏,但无法保证团体内每一个人都做到”,又说“末学并非危机处理小组,不该对外发言的,以上言论并非团体立场,违犯三乘律仪处自当忏悔”,这样“随宜”说团体内个人“对外发言不当”,也给自己留下否定、回旋的空间,如同世俗权术机巧,岂是真正解决问题的坦荡、理智之道?我觉得宜应团体官方(最高领导人或危机处理小组)对外作系统详明的官方陈述,最好能召开公开澄清会(约集诤事直接相关人到场申辩并请第三方公证),避免底下非官方和单方面不可靠、不统一、难取信的混滥发言。

您说“网路上有人忍不住与对方开骂,散布对方过失,团体也透过研讨班系统宣导,大概也只能做到这样了”,为何不要求他们从网络上撤销、删除那些视频、文字?

您说“讲到李、解居士事件,这解释起来又要讲对方过失……”,现在不宜讲他们过失,当初公开作批判会为何可以广宣大讲?为何就不成“说四众过”?这样的批判大会没有得到真如老师的指示或同意应是不会召开的吧?

您说“南普陀之事不知您是哪听来的?”,“福智新闻”网上文章《台湾佛教界长老谴责福智不如法行为;揭发福智的两位凤山寺前任住持遭开除》

https://ladakh2017cn.wordpress.com/2017/08/07/fuzhi-denounced/)有报道,Youtube网站上公布有相关视频《福智女上师(金女士)戒律问题座谈会20170805(字幕版)》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L72aACnLDM)。文章中说:“座谈会原本是由凤山寺现任如净法师及凤山寺发言人如得法师发起,旨在破斥关于福智的流言。南普陀寺副住持本因法师表示,两位福智法师后来以结夏安居为由而退出,但南普陀寺决定继续召开座谈会。”座谈会视频中本因法师也是如此说的。您认为本因法师公开说谎吗?

另外Youtube网站上公布有相关视频《【僧团声明】福智僧团住持如净和尚与僧团全体严正声明》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xqFpaSebF0I),如净法师率领众多僧众,代表福智僧团作公开声明说:“我是释如净,是福智僧团的现任住持,谨代表僧团大众,做以下说明:近来网路上针对福智僧团有诸多批评与不实言论,有些确实是僧团内部该改进的地方,但有几位从福智僧团离开的法师,用不当的方式,对曾经培育自己的善知识和僧团做了非常严重的毁谤,此外还在别的道场召开说明会,以扩大事端,对此本人深感痛心!佛陀教导僧众结夏安居期间用功办道,彼此不要举罪毁骂,他们这样扰动佛教界、各道场结夏安居期间的安宁,身为福智僧团的住持,因疏于管教的过失,为此做深深地忏悔!……今日率领福智僧团,对十方大德做此祈请:莫为不实言论混淆视听,应以智慧眼目做清晰的明辨。解夏后,福智僧团必会针对流言做正面的回应。”解夏后为何不作系统详明的官方正面回应呢?

您说“这些网路上都有激进人士骂过了,您想知道上网查查就能看到”,Youtube网站上公布有视频《对“南普陀戒律问题座谈会”的读者留言,值得深思!》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BD-eD51JZ8)介绍网络上的“激进人士骂”,是偏狭的挑毛病,宜应“透过研讨班系统宣导”教育,岂可引以为证?

不官方渠道正式提供充足“如实言论”,怎能让十方大德“莫为不实言论混淆视听”?就我见到的,网络上公布有一些台湾大德法师针对福智团体的严厉批评视频,如法藏法师《福智人為何不思考?無明!》

https://youtu.be/DGRNUJC8_rs)、《法藏法师说福智日常被金女骗,日常自欺欺人,不符合14达赖教授,圆寂时充满怨气》

https://youtu.be/HIzhomlISOw),自然法師《回答在福智学习的可能影响》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6HronpV3Rs)、《不见他人过这句话不是任人造恶业胡作非为的意思》

https://youtu.be/4_84_YbLL34)。

您说“事实完全不是如此”,事实是怎样的呢?

您说“网路上公布了见闻疑,那些能当作戒律上的见闻疑吗?口口声声说有证据,最后拿出一张收据、一张善行记录表、抓着酬补法本的一个词说这是‘证据’,有识者岂不发噱?”,依戒律,见闻疑根并非局限于实物证据,而是自己亲自现场见闻或听亲自见闻者所说或依据自他见闻合理推断,如《四分律》卷4说:“见根者,实见犯梵行、见偷五钱过五钱、见断人命;若他见者,从彼闻,是谓见根。闻根者,若闻犯梵行、闻偷五钱若过五钱、闻断人命、闻自叹誉得上人法;若彼说从彼闻,是谓闻根。疑根者,有二种生疑:从见生、从闻生。从见生者,若见与妇女入林、出林、无衣裸形、男根不净污身手,捉刀血污,与恶知识为伴,是谓从见生疑。从闻生疑者,若在暗地,若闻床声,若闻草蓐转侧声,若闻身动声,若闻共语声,若闻交会语声,若闻‘我犯梵行’声,若闻言‘偷五钱、过五钱’声,若闻言‘我杀人’,若闻言‘我得上人法’,是谓从闻生疑。”梵因法师、净明法师所说真如老师破比丘、沙弥梵行之事,有具体人事情况,有些是听直接当事人说的,有的是从相关所见事情推断的,岂非见闻疑根?举罪提出见闻疑根可能错误或虚假,应作盘问、核查,不应轻信,也不应轻率否定。《【僧团声明】福智僧团住持如净和尚与僧团全体严正声明》中说“有几位从福智僧团离开的法师,用不当的方式,对曾经培育自己的善知识和僧团做了非常严重的毁谤”等,没有对举发者作盘问、核查以具体揭破其见闻疑根,也没有正面详明陈述自方相关行为,只是这样公开简单说几位法师严重毁谤,岂不是对几位法师作毁谤?岂非“说四众过”?这应是由真如老师安排或同意做的吧?

有些人认为没有烦恼的行为不犯戒,其实是对戒律的偏狭认识。佛在世时制的一些戒是因四果圣者的行为引起的,如与女期同道行、与女同室宿等,虽然圣者没有烦恼,但会引发她人的杂染烦恼或引发他人的误解和讥嫌,并且可能引发有烦恼者自信乃至自许无烦恼而自欺欺人滥效,所以佛制戒禁止。男女淫染相关戒律上是严格的,因为淫欲烦恼根深,且非常容易引发他人讥嫌、诽谤,所以要特别注意严谨防护。常师父让作为在家女居士的真如老师在人事法上全面领导男众僧团,即使真如老师和所有男众僧人都是没有烦恼的圣人,也易引发他人猜疑、讥嫌,埋下现前大纷诤的祸根。岂是“过失小小”?可参听“福智新闻”网报道《如得法师突访宜兰明光寺自然法师,企图游说他却以失败告终》

https://ladakh2017cn.wordpress.com/2017/08/17/rude-yilan/)中自然法师的批评意见。

真如老师在常师父示寂后与男众僧人较长期共住同一楼,是容易引发凡夫僧人杂染烦恼的,也易引发他人猜疑、讥嫌。律中对男女同室宿是禁止严格的,多个房间而同一大门出入也算是同室。大法会男女共集,夜晚说法结束睡觉时,若无别屋,比丘应屋外露宿。若雨雪风寒而比丘体弱不堪露宿,则可众多人与女同室,比丘通夜坐而不卧,灯火长明,有不睡的俗男为伴。若比丘体弱不堪通夜坐,可用帘幕将房间隔开,帘幕底下不得容猫子过,且帘幕直通门户。现今比丘外出,体弱不堪屋外露宿而需住旅馆,睡觉时应关锁房门。这也是临时不得已的权宜之法,岂可能回避不回避而故意长期同一楼共住?

关于常师父示寂的情况,您说“师父示寂时脸色没有发黑,肚子也没有突出”“临终时没有示现出羽化登仙的潇洒行径”“然后外现辛苦、内心自在地示寂”,具体的行径相状是怎样的?相关人事情况过程是怎样的?如福智团体先前所说是安详往生,应有照片或录像吧?弘一法师示寂时照相不发达,尚且留有示寂照片,常师父示寂时照相技术发达,且团体特别注重和擅长宣传师长功德形象,如果是安详往生,怎么会不作照相乃至录像?怎么会不广作展示宣传?还有劳拨冗释疑!

【福智团体法师丁】(20171229)

{您说“僧团内部法师对外发言不当,回来我们也有互相检讨劝谏,但无法保证团体内每一个人都做到”,……难取信的混滥发言。}

事发以来,像您这样热心指导的人士不在少数,但意见别别不一。您也算有点社会经历,您认为这样真能平息风波吗?还是会闹得更大称对方之意?末学宁可相信喇嘛尊者所说:“如果真的有非法的情事,真相渐渐会公诸于世的。如果不是事实,人们也会渐渐认清这不是真的。”师长如此教诲,我们依教奉行。

{您说“网路上有人忍不住与对方开骂,散布对方过失,团体也透过研讨班系统宣导,大概也只能做到这样了”,为何不要求他们从网络上撤销、删除那些视频、文字?}

除了中国以外的地区,网路是很难管制的。连是谁发的都不知道,怎么要求?

{您说“讲到李、解居士事件,这解释起来又要讲对方过失……”,现在不宜讲他们过失,当初公开作批判会为何可以广宣大讲?为何就不成“说四众过”?这样的批判大会没有得到真如老师的指示或同意应是不会召开的吧?}

那时师父示寂未久,真师对团体的事务尚未完全上手,团体内是比较混乱的。

顺带一提,主导批判大会的那位,正好与最近出去闹事的是同一位。

{您说“南普陀之事不知您是哪听来的?”,……您认为本因法师公开说谎吗?}

前者是流言网站,后者是自媒体,其中言论都没有来源和责任,岂能采信?与其相信那些,何不看我们的官方网站?字字句句我们都可以负责的。

{另外Youtube网站上公布有相关视频《【僧团声明】福智僧团住持如净和尚与僧团全体严正声明》,……解夏后为何不作系统详明的官方正面回应呢?}

请看我们的官方网站上的公告和影片。

{您说“这些网路上都有激进人士骂过了,您想知道上网查查就能看到”,……岂可引以为证?}

末学也不建议您去看那些不入流的言论,有些说不定还是有心人士为破坏福智人的形象而发布的不可得知。,只是您一定要知道的话就去看罢!连

https://ladakh2017cn.wordpress.com/2017/08/07/fuzhi-denounced/)上讲的您都信了,那就请您去看看也无妨,两面听听判断何者属实。

{不官方渠道正式提供充足“如实言论”,……这应是由真如老师安排或同意做的吧?}

同意如您所说,这应作盘问、核查,不应轻信,也不应轻率否定。如果您已看过南普陀的影像,宗兴、天因等长老的发言都很公道的。只是因为主导者的意图才会呈现出某种偏向来。

{真如老师在常师父示寂后与男众僧人较长期共住同一楼,……岂可能回避不回避而故意长期同一楼共住?}

真如老师与几位近侍弟子的住所的隔间和门户,并没有违反戒律中的规定。

{关于常师父示寂的情况,……怎么会不广作展示宣传?还有劳拨冗释疑!}

您见过哪位大德将往生过程照相或录像吗?示寂后的照片倒是有的。团体多年来向来不注重和擅长宣传师长功德形象,直到前年才开始起步,这一点会借镜贵寺经验。

末学的想法本来也很单纯:人家既然给我们澄清的机会,我们应该去讲清楚。然而在这个过程中发现群众确实是不理性的,尤其是网路这种媒体的匿名性,常使得是非莫辨,讲越多越给对方制造话题的机会。依照关心团体的几位有修证的师长、其他山头的大德的建议,以及应变小组的居士顾问的方式,虽然会有些难以圆满之处,但总体看起来伤害还是比较轻的。

现在流言在台湾已大致平息,团体受了些损伤但还不算严重。

海外的部分因为看不到团体的所做所为,听到的都是流言,虽然只有少数人,但中毒者皆颇深,这一点是个遗憾。末学只能向您担保:福智和真师经得起您长期观察,果真能如您所说:不轻信也不轻率否定,那末学就放心了。

【法师乙】(20171230)阿弥陀佛!我觉得很可惜!

您说“示寂后的照片倒是有的”,能发给我看吗?

【相关资料转存下载】: 天翼云盘转存链接:https://cloud.189.cn/t/Ff2e6nuqEzMz(访问码:4226) 直接下载:
大顯法師談常師父死亡過程死因不明死狀悽慘死不瞑目(請打開字幕).MP4(17M) 福智女上師(金女士)戒律問題座談會20170805(字幕版).mp4(777M) 【僧團聲明】福智僧團住持如淨和尚與僧團全體嚴正聲明.MP4(34M) 對「南普陀戒律問題座談會」的讀者留言,值得深思!.MP4(46M) 法藏法師:福智人為何不思考?無明!.mp4(28M) 法藏法師說福智日常被金女騙,日常自欺欺人,不符合14達賴教授,圓寂時充滿怨氣.mp4(143M) 《回答在福智學習的可能影響》(自然法師).MP4(23M) 明光寺自然法師《不見他人過這句話不是任人造惡業胡作非為的意思》.mp4(4M) 《福智來訪》(台灣明光寺自然法師與福智如得法師辯論).MP4(224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