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师父临终的遭遇

福智新闻

https://ladakh2017cn.wordpress.com/2017/11/01/shifu-linzong/

评论:师父临终的遭遇

编者:下文是来自一位读者的投稿。各位读者若有文章欲发表,可致函 ladakh2017blog@mail.com , 适当的文可刊登上版。有任何看法或建议,都可联络版主或在评论栏上发表。谢谢大家的支持。

————————————–

“福智僧团全球资讯网”刊载如得法师文章《严谨持净戒 令法久炽然——忆念日常老和尚》(2015/04/15),文说:“师父晚年,身体非常虚弱,体重只有35公斤,却道行弥坚。许多大德都曾劝师父要吃药石(晚餐),但师父始终持午,一日两餐,不肯吃药石。师父告诫预科班的同学说:『希望你们长大后,甚至年纪大了以后,能够记得,你的师父为了持戒,虽然年逾花甲,老病缠身,仍然死守着“不非时食”的律规!』……在师父身旁,我看到师父对戒律严谨的态度可谓是一丝不苟,是用全部的生命来守护戒律。对于小戒尚能如此精严地持守,根本戒更不在话下。为什么师父为了持守戒律,不顾生命?就如同佛陀在《大方等大集经》所说:『我修戒律仪,长夜常勤行,十方佛为证,令法久炽燃!』师父所做的一切,就是用他生命传持正法,就是为了把法留下来!”

另一方面,YouTube网上公布的“大显法师谈常师父死亡过程”影音档讲示出日常法师的行为态度与上述文章所讲不符顺。

https://youtu.be/d2cFYSG0wSM

影音档中说:

“卢克宙的太太陈庆香紧急通知我,需要办快速的签证到香港。办签证一到两天就出来了,就赶去师父那边。我到的时候已经在傍晚的时候。到的时候,师父就说:『哎哟!你来正是我需要!』就是说师父全身酸痛,需要我按摩。我说:『师父!弟子帮您按摩。』他说:『正是我需要!正是我要的!』我帮按摩,师父就好一点。帮师父按摩期间,傍晚,金有到了。师父说:『这是谁,你知道吗?』我说:『是!弟子知道!』因为曾经听过她唱颂的声音,知道她是女众,以前我们称为『大师兄』嘛。然后呢,金一直要师父吃东西。因为师父比较喜欢吃榴莲,所以买了榴莲,也买了菜包很好吃,请师父吃。其实临终的人根本吃不下。当时弄个菜包,师父说:『好吧!』就是点个头,没有讲话。撕一块小小的菜包面皮,一点点而已,就是一块,给师父吃,师父就吃了。吃了呢,那时候金他们在谈话,我就上来了。后来金他们走了。

“……两点的时候,师父睡不着。一般在园区师父睡不着,我帮师父按脚底,他就很快地入睡了。可那一晚,怎么按,师父都睡不着。按到大概一个多小时睡不着,后来我想说顺着膀胱经把气顺下来,可能会比较好睡。师父是仰躺,我就用双手插到师父的背部跟床铺之间,结果插不进去。依照我以前妈妈中风的经验,妈妈以前一天我要帮她翻身,手插不进背部跟床之间,没有空隙,表示说那个地大已经消融了,整个身体的气已经塌下来了。所以我了解说师父大概也不久了。后来勉强帮着师父顺膀胱经,帮师父按脚底,一直做,可是师父虽然没有讲话,但是还是感觉清醒的,没有打呼(师父睡觉有点打呼)。看到六点,如俊来接班。接班之后,我就上来了。

“如俊一直到十点,跟大众宣布说:『师父要睡了!大家不要吵师父。』师父要睡了,我刚好也没怎么休息就休息一下。到十一点多,就紧急通知说师父有危急。大家聚集到师父床边,师父很紧张地喘气,喘不过来,用双手指着自己胸部,『哈!哈!……』,很恐慌的感觉。那时候不久,金老师他们也到了。很多人到了,金、如俊、如证、如起、如伟……。到的时候,大家都不晓得怎么办。金做一个我感觉很诧异的动作,就是拉着师父的手,叫师父:『你不要走!你不要走!』命令式的口气叫师父不要走。我们对师父恭敬如神如佛的人,怎么变成这种口气,而且拉着师父的手,用硬扯的这样的方式,我觉得很诧异。但是我们是非主流的,也不能讲什么,看着很奇怪。师父从很急促呼吸慢慢变得越小声。从胃开始一直冷,冷到喉咙。师父喘气时好像喉咙有卡住,『呴!……』,好像痰或者水卡住的感觉。如俊跟金老师的男朋友叫李燕平的就用吸管想要将师父喉咙的痰吸出来,以为是痰卡住了所以呼吸不了,不晓得那是从胃产生的痰到肺部,你怎么吸也插不到里面去啊。他用吸管插到喉咙,我看着没作用,他们做他们的嘛。那整个口水是凉的。所以从这个过程中,师父的火大已经慢慢在消融了,前一晚是地大嘛,从胃到整个口水都是冰凉的,火大已经在消融。金说:『我们要不要送医院?』我是摇头,因为送医院大部分是CPR(心肺复甦操作)嘛,以师父这样三十几公斤皮包骨的身体再CPR,那不是更差?所以我摇头,不敢大力说『不』,后面没有送过去。后来请当地医院两名医师外诊。外诊已经快十二点半左右才到。到的时候医生说内脏都衰竭了,没办法挽回了。等到一点师父才真正断气。”

如果如得法师所说属实(不能排除“观功念恩”虚誉师长以凝聚团体人心的可能)、大显法师所说属实( 无自立门户、嫉妒诽谤、谋求经济利益的动机因素,且与梵因法师、净明法师、李衍忠居士等多人所说细节符顺,谎言的可能性较小),那么日常法师以前重病时死守着“不非时食”的律规,用全部的生命来守护戒律,却在临终意识清醒时随顺女居士的劝请而非时食破戒,且是本吃不下而勉强吃,对救命无有利益,似乎是但顺人情而于现于后皆无利益,岂不是日常法师所特别批驳的“以佛法作人情”?或者背后有何超越戒律持守的秘密利益?或者是特意为僧众弟子示现可以随顺这位女居士而突破“戒相执着”?

就金居士方面来说,强劝重病临终吃不下食物的僧人非时食,又抓住临终僧人的手说话,不顾异性肌肤接触是僧人持戒大忌,对病人救治及清净安详往生皆无利益,岂不是但顺俗情浅见而不顾及尊重僧人戒律持守?或者背后有何秘密利益?或者是特意示现可以依“悲情”突破僧人戒律持守的藩篱?

如果大显法师所说属实,以上辨析成立,那么让女居士领导比丘僧团(不仅作佛法讲说的老师,还对人事、财物有最高管理处置权,可对比丘直接呵责并安排治罚)以及“圣胎计划”等突破传统常规律制的事情便不是没可能的。

另外《菩提道次第广论》卷四中说:“清净身语意,常赞佛胜德,如是修心续,昼夜见世依;若时病不安,受其至死苦,不退失念佛,苦受莫能夺。”

《大智度论》卷13中说:“持戒之人,寿终之时,刀风解身,筋脉断绝,自知持戒清净,心不怖畏。……持戒之人,命欲终时其心安乐,无疑、无悔。”

如果如得法师和大显法师所说属实,那么日常法师平时持戒严格(并教人如法念佛)而临终却未自然展现清净持戒安详往生的风貌,岂是示现大半生持戒严格而晚节有亏的苦报以警策大众始终不亏戒律操守?或者是特意示现愤怒相以教示弟子们不要执取戒相和安详往生等现世表相?

【附】古代高僧严格持戒(不非时食)而不以佛法作人情的行仪:

梁朝慧皎法师《高僧传》卷8:“释智顺。……及受具戒,秉禁无疵。……初顺之疾甚,不食多日。一时中竟,忽索斋饮。弟子昙和以顺绝谷日久,密以半合米杂煮以进顺。顺咽而还吐,索水洒漱,语和云:『汝永出云门,不得还住!』其执节清苦皆此之类。临终之日房内颇闻异香,亦有见天盖者。”(CBETA, T50, no. 2059, p. 381, b13-17)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