贤佳法师:一些交流讨论(20180913)

(一)

【居士】素食餐厅的事情我参与了一些,真的和敛财谈不上。初衷就是解决很多出家法师故二和亲属就业的问题,因为很多僧亲要找一份净业的工作不容易,餐饮又是勤行,非常艰辛。但是凭着诚信用心经营,刚刚勉勉强强持平。据说全国95%的素食餐厅都是亏损的,因为众生还是爱吃肉的多,对调味料也长期依赖,咱们的素食能做好吃,又不添加乱七八糟东西,能有回头客,能不亏本,实在是诸位僧亲义工付出心血汗水,股东不计回报换来的。具体情况您可以问S法师了解,他主管负责,经营的艰辛他最清楚,给我们开会的时候也肯定成果来之不易,说你们是世界上最好的股东。

用贤二家的名字,是僧团免费给使用,毕竟有僧亲这层关系。我原来也想是不是能借势事情就好做,师兄们给个面子帮帮忙,也能让素食餐厅红火,实际根本不是这回事。你无论叫什么牌子,最后顾客吃的是实实在在的饭菜,感受的是真真切切的服务,打什么牌子关系不大。最后就是靠师兄用心付出,僧亲勤勤恳恳把业绩做好,回头客稳定增多的。其中艰辛和付出,可歌可泣。

贤二公仔问题有人提出以后就停止了,月饼形象换成了小呆鸟形象。避免大家讥嫌。

我在世间的领导曾和我说,世界上最好当的就是批评家。你考99分已经不容易,但是批评家专门批评你错的那1分,就显得比考99分的还高明,但是实际上让批评家去考试,往往能有60分就不错了。

现在独生子女比例这么高,子女出家以后,父母怎么办?半路出家,前妻故二孩子怎么办?这都是具体实在的问题。经典上有没有解决办法?能不能适用?最关键谁来解决?您和贤启法师有好的办法解决僧亲就业工作的问题么?如果有,而且切实可行,那听您的。如果没有切实办法,又对现有解决办法百般挑剔,那让这些僧亲怎么办?

【贤佳】了解了。师父和僧团招揽人才出家时本已许诺负责僧人父母赡养,这是师父和僧团整体从许诺和情理上(龙泉寺僧人不发单资,所得供养都归僧团)应尽的责任。现在甩给几位法师、居士发心解决,艰辛困难,效果也不好,但也是分担了师父和僧团的责任,师父和僧团少费钱财,也是实际利益。且允许使用佛教商业化的手段,性质是违规的,不在实际是否挣钱或挣得多少。

很多人出家时将多年存款供养师父,房子、车子供养师父或僧团,或卖掉而供养师父,师父各种途径得到的供养也非常多,独力解决僧亲赡养也应是没问题的,何况还有僧团集体资金。

曾有老资历的法师说:“如果师父每个月给我父母两千元生活费,我就会愿意为他卖命!”但师父不肯,他很失望。师父不轻易给钱,偶尔给一点,让人觉得额外施恩而感恩戴德、歌功颂德。跟师父久的人识知此心此术而寒心,但又不好公开说什么,否则被人说成观过、忘恩负义。

龙泉寺早期就有法师提出设立僧亲专项资金,向居士募捐,济助僧亲,师父不同意。后来成立恳亲会解决出家纠纷问题,因实际事务需要而有专项资金解决僧亲医疗、生活费用困难,但不正式,不成气候,不久隐没。其间恳亲会负责法师曾有为我父母医疗、生活而向居士专门募集两万元,请我代父母签收了,汇寄了四千元后,师父听说了,指示剩下的钱中止给,我以犯盗责问负责法师(指示者和操作者都犯盗),经过近一个月的拉锯,最后同意将剩下的钱一次性给我父母,以后不再给我父母任何汇款。当然,毕竟以前是给我父母钱了(逐月“厚颜”请求而得赐与的),是有恩德的,而资历浅的法师、沙弥是少有、难有此“恩宠”的,我应该知足感恩,但还是如前多说几句,让您了解僧众和僧亲的辛酸及师父的“善巧”,稍明了真实缘起。

【居士】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而且众人心很难平衡,比如有人中大奖五百万,不久均分五百人,每人一万元,按理说似乎应该每人感恩,但是其实往往人人抱怨,他有五百万怎么才给我一万?人心如此。

而且贤二家僧亲有的不是父母,是前妻故二,没有到赡养送终的年纪,可能还有子女需要抚养,靠僧团来全部支出,也负担不起。而且僧亲也都有志气,靠双手辛勤劳动养活自己,寺里的支持也仅仅是给了贤二家的名字可以用,和佛教商业化相差万里,这个帽子真的不能扣到素食餐厅上。

现代社会各种生活开销不必之前农业社会山林佛教,法师出家千难万难,可是亲属需要生活,父母要养老送终,孩子要上学读书,故二要工作,医疗教育,这些世间人辛苦经营都觉得很有压力的,对僧团来说,又不大搞经忏,又要搞各种建设,山上几百义工吃住,景区门票我们一分不拿,还有海外道场,还有精舍,还有求学法师开销,貌似居士众多,有人供养师父再多,几千徒众开销靠一个人,纵然三头六臂千手千眼,也要殚精竭虑,真不是一个咒语就可以地涌金莲、天降元宝。居士出资,僧亲出力,勉强维持一个小素餐馆都被扣上佛教商业化的帽子,如果再严格要求师父、僧团“不捉金钱”,估计就彻底逼死龙泉寺、逼死佛教了。佛教面对的问题都是很具体而且难搞的。

您深入经藏,精研律典,但是一线的情况错综复杂,层出不穷。面对具体的人事物,做到理事无碍、人人满意,几乎是不可能的。

具体情况您可以问问贤书法师、贤启法师,他们都是在一线领众过的,估计深有体会。古语说“宁带十万兵,不带十个僧”,法师人天师表,但是统领起来并不容易。师父早年广化寺侍者我见过,经常泡茶聊天和法师谈心,劝法师出来承担发心,但是结果甚微,而且动辄人就被叫走了,难以形成执行力,不得已师父以十方丛林方丈身份建立子孙庙,顶着压力建龙泉寺;居士发心时候痛哭流涕,勇猛发心,但是一言不合就闹情绪,哄不好就下山,再不行就举报,比比皆是;包括僧亲,S法师亲自管理过,曾开玩笑得说:僧亲哪个是省油的灯。也是有很多具体而难整的问题。所以这一大家子,能聚拢不容易,能维持不容易,谁要是能做得更好,我也给他歌功颂德,因为我做不到,想想就头大。

举报短信和其他我不敢信,也没有反驳证据,国家调查结果我也接受,但是说到解决僧亲就业的素食餐厅是佛教商业化,我可以说,这真是天大冤枉,这是僧亲自食其力辛苦谋生的地方。

【贤佳】挂“贤二”的名称招牌就是佛教形象商业化了。这个名称是有价值的,其他商业单位是不能随便注册使用的。如果说这招牌没带来实际效益,那是当初不智,现在迹涉讥嫌而仍不换掉,又是不智。

成立僧亲专项资金(基金),本不局限于解决僧人父母困难,而是广包所有亲人。很多居士是愿意资助的,本不必担心大困难。也不宜被师父和僧团一些法师的“数苦”“哭穷”所迷惑。师父善于聚财和惜财,其实资金非常雄厚,只是善于“富不露白”。我早年做师父侍者时,中国银行因他个人存款奖励他一台精致轻巧的笔记本电脑,我去代领回来交给师父时,师父欣喜而说:“白得一台电脑!”我有些意外,古儒说“不为物喜,不为己悲”,如此小物,何以喜形于言?只是以前依师观功念恩心强,认为师父为团体、为佛教事业而爱物,没太作过失看待。后来有一位沙弥缘于前妻违约而不照顾沙弥的父母,沙弥还俗,联系有关负责法师想向师父借用出家时供养师父的三十万元钱,以重新创业,因为一时不好向朋友借钱。师父让其班导到方丈室谈话。班导下来说:师父哽咽着说:“我的钱是要做佛教事业的!我这钱来得是多不容易!”师父指示几位法师成立专门小组跟那位还俗者沟通,并指示说“不要只是绕着钱转”。经过“善巧”沟通,分文未给那位还俗者。师父自己很看重钱财(名为为了佛教事业)乃至哽咽,却指示让他人“不要只是绕着钱转”,而自己只进不出或少出(除非可大收人心、博名博利),可见爱物和巧诈。

一般人不接触或很少接触师父幕后言行,我若不说,可能没人说。借此大事缘,稍多揭举出来,作为境缘警示今人和后人,也让团体人员认识事情困难源头和可能解决办法,也是一份功德,可能消减师父的罪业苦。正如师父说的“团体领导人的业是团体主导的业”,师父心志、言行的偏差,会主导团体的运作、事业产生偏差、困扰,我们宜应追溯这个主导源头上可能存在的问题,才可能发现问题的根本和可能更有效的解决办法。不要如同古代不追责皇帝,而只敢追责臣子,而可能皇帝的无道是问题的根源。

关于师父,我听传闻政府调查结果说师父挪用钱财金额惊人,其个人在海外有置产。另一个传闻是师父资金现在已被政府冻结,多年聚集白忙一场。这些仅供参考,您可当做八卦新闻,不必当真,或者积极呼吁政府公布全部调查结果。

【居士】银行奖励一台电脑,工作学习都方便,窃以为高兴一下也未尝不可。

还俗借钱,我觉得不借是明智的。有人说,如果有人能把借出去的钱要回来,他就能做成任何事。如果师父借给还俗弟子钱创业,创业失败了,无力偿还,师父是起诉还是布施?另外,如果开了这个头,还俗了可以把最初供养的钱“借出来”,那么遇到难关人就还俗,寺院简直就是一个保险公司,如果能连本带息,那寺院就是理财公司。挣了出家功德,还让财产保值增值。所以我觉得师父这样处理是有一定道理的。

【贤佳】是的,爱物、护财总是有道理的。菩萨布施,让受施者消福,因此不布施总是合理的。菩萨救人,使被救者不能消业,因此不救总是合理的。

【居士】没看懂您说的,综合一下您的意见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

1.法师出家寺院完全承担法师父母和其他僧亲的赡养和抚养义务,承担僧亲的养老医疗教育一系列问题;

2.出家时候供养师父或者寺院钱财,如果将来还俗,应该原数“借给”还俗者创业,如果将来创业失败,可以做布施想,不必归还;

3.僧亲自食其力劳动创业,不能带有任何佛教元素和色彩,可以用寺院钱但是不能用一丁点佛教元素,否则就是涉嫌佛教商业化。

如果这样的模式施行,会不会将来寺院成了养老院,居士成了提款机,寺院开启养懒人模式,一人出家,七祖升天,而且九族沾光,僧亲都可以按月领取抚恤金,享受免费饮食,免费住宿,免费医疗和免费护理,出家把财产“捐给”寺院,他日还俗,又再把财产从寺院“借回来”。这样的模式下,一个人在世间辛苦工作都很为难的教育医疗等难题,一下子都解决了,实际获得的物质回报,比在世间工作还多,而且没有后顾之忧,那这时候出家的会是什么样的情况,不堪设想。

同时各种纷争会纷至沓来,半路出家的,故二的房贷要不要寺院也帮着还?孩子闯祸了,需要赔钱,寺院承担多少责任?有两个孩子,一个出家的,和两个孩子都出家的,拿的抚恤金是不是一样多?抚恤金多少,是按戒腊算,还是按出勤算?还是按岗位算?

我甚至想,如果这样搞,最后还会回到给法师发单资,出席一场佛事活动给多少钱,除此之外一概不管的模式,最后重走经忏佛教的道路,屈服民间信仰。这才是最可怕的佛教商业化。反观师父推行都这样的模式,法师不拿钱,对僧亲不承诺固定额度抚恤金,(也不能承诺),僧亲自食其力为主,常住给予一定帮助,遇到困难随分随力帮助,共渡难关。出家捐财产也行,不捐财产也行,但是捐了就不能再拉抽屉要回去。是不是能让法师更加坚定出家道路,不留后路,一心向道。

抛开对师父短信和是否破戒的争执,在教制建设上,不能否认师父是做了很多创新思维和有益有效实践的,而且行之有效。僧亲不能说个个满意,人人欢喜,但是也实实在在看到了很多转变,也解决了很多问题,这些功德,也来之不易。有师父的努力,有主管法师,包括S法师的努力和智慧,也有很多义工居士、功德主的付出和奉献,尤其是恳亲会的义工,面对情绪激动的僧亲,不能对立,又不能盲从,逆来顺受,又要坚持底线。深明大义的僧亲有,蛮不讲理的僧亲有没有呢?拿捏住寺院七寸,仗着儿子是出家法师,欺负义工的有没有呢?您可以问问S法师,包括您在僧团执委会也承担,解决过,面对过,听说过的真实案例也比我多。凭心而论,能把僧亲问题解决到这样程度,最后很多僧亲转变态度,支持出家,服务寺院,已经是来之不易了。

至于您说师父个人财产,只要是合法的收入,师父佛协工资,或者居士功德主供养,那么再多也是合法的,而且国家规定似乎不用交税也不用申报。那是师父的福报。

至于师父如何使用和支配,是师父的自由,别人都无权干涉和越俎代庖。世间也有类似例子,比如刘德华是天王巨星,但是他的姐姐穷困潦倒,有人责备刘德华不慈悲,不给他姐姐钱,但是其实知道内情的都知道刘德华帮了很多,但是真的是扶不起阿斗,最后远离;万科地产在中国房地产是翘楚,汶川地震没有攀比举牌捐款,内部捐款也没有对员工逼捐,王石先生说,捐十块都可以,被人责备,但其实都是道德绑架,觉得有钱就应该无限度地付出和奉献,其实是一种无智慧的慈悲,慷别人慨。

而实际上据我所知,师父也是拿出了不少,不过就像我上一封邮件说的,中五百万,分给五百个人,收获可能不是感激而是不平,觉得自己得倒少了。

【贤佳】不论什么事怎么做,要找道理总是可以的,只是境界、层面、角度有别。您说的道理多是世俗计较、概念偷换逻辑。就像说如果所有人出家,那么谁发展生产、谁繁衍人类?所以出家是反文明、反人类的,不应该允许出家。

就您说的三条理解来说:

(1)僧人父母的赡养是应由师父、僧团直接负责的(贫病孤独者是必要的,富裕有养者非必要),其他僧亲可由僧亲基金从居士募捐关照,可帮助成立相关各种组织。这可与扶助僧人父母亲人自立工作并行不悖,但对僧人父母不应以逼迫工作为首选。

(2)并非应该,要看实际困难和需求。一般人不是真困难不会索要的。面对曾经的弟子开口索要而拒绝,且用曲诈方式,俗计有理,而道德何在?偶尔碰到一个乞丐讨钱,就想现在职业乞丐骗子很多,又想如果所有乞丐都向我乞讨怎么给得过来,因此一钱不给,似乎也是有道理的。钱财本是身外物,他人供养的钱财,得了也不妨作本来未得想,何以如此我所坚执?

(3)这是您的极端推演。佛教商业化是这么定义的吗?

一方面将师父看成高位菩萨,另一方面对很多事情用俗情庸理来为之解释、观功,不是矫枉吗?被人压榨、转卖了,还因给了几顿饭吃、说了几句关心话而感恩戴德地为之数钱,不是盲目和可悲吗?而且还劝导他人一起来领受压榨、转卖,岂非恶行?宜应广察深思!

【居士】法师您说的对,我说的这些情况在思维上属于世俗计较,不过处理僧亲问题的时候,的确是不能完全按照出世间来思维,也要从世俗谛的角度考虑。而且每个出家法师不同阶段思想状态不一样,体会到出家意义和功德,会感激师父和僧团,但是没有理解的时候,感觉就是儿子被骗走了,洗脑了,自己养育多年,在儿子身上花钱这么多,一下子全落空了,难免会从世俗的角度,要求师父寺院赔偿给钱的,也大有人在。如果在不理解阶段,如果定下赡养僧亲的制度,会不会有人利用这个制度来阻挠出家呢?您是善良而去耿直的,可能想人的底线不会低到哪里,其实人在极端情况下,底线可能不可思议。

尤其是作为一家之长,师父处理事情方式很容易成为惯例。譬如借钱这件事,如果师父借给一个还俗的钱,那么下一个还俗的借钱,如果不给,那么怨恨更深。本来借是情分,不借是本分,但是如果一旦开头,就会有很人搞情感绑架和道德绑架。过去跟着师父出家,现在还俗了,借师父几十万创业,如果师父一旦开头了,不仅很多还俗的会还俗就借钱创业,甚至会出现创业失败,再借钱追加的情况,简直就会把师父当成天使投资人。

就您说的这个事情,我还是佩服师父的处理的。这几年身边和听闻创业失败,血本无归的大有人在,还不如老老实实工作。我不知道您说的哪位还俗沙弥最后怎么选择,如果他没有选择创业,我还是替他庆幸的。如果像您所希望的,师父借给他钱创业,后果才真的不堪设想。

通过交流,我理解您的善良和耿直,而且深入经藏,精研戒律,但是恕我直言,您还是需要了解实际社会人情世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量越高局限越小。我赞同一句话,当你手里有一把锤子的时候,你看所有问题都是钉子。如果您手里只有“戒律”一把锤子的时候,是不是会出现这样情况呢?有的时候需要一把改锥,一个扳手怎么办呢?

戒律是伟大的,但不是万能的。是用在指导修行的,但是不能作为约束指责别人的。所以我觉得能做到从闻思修到圆融无碍,真的是不容易。师父说出家五年是个门槛,十年是个门槛,我是门槛外的人,不知道其中深意,但是您已经迈过门槛,祝愿您能步步增上,早成佛道!

【贤佳】阿弥陀佛!并非所有世俗道理都可称为“世俗谛”的。您这想的还是太顺庸俗逻辑,如同我先前所说碰到一个乞丐就想如果很多乞丐源源不断来找要怎么办,因此一个不给,一文不给。何以如此“聪智”预想?来了第二、第三人再看嘛!不一定就来很多,来得很多了也可随缘调整应对,如同佛随缘调整戒律,何必预先悬想定死?岂是远见胜于佛陀?

【居士】乞丐的例子和这个事情不同,乞丐乞讨是随机的,但是弟子借钱不是。乞丐借钱,A不给找B,再不行找C,但是弟子还俗借钱,一个成功,第二个肯定效尤。

总之在借钱这个事情上,我完全赞同师父。纵然有人说师父不慈悲,吝惜钱,也比将来后患无穷强。将来您领众修行,如果有居士或者弟子找您借钱,您也一定慎重。有借有还是一种期望,有借无还是常态,不借还是朋友,借钱反而最后借成仇人例子太多了。

如果实在有困难的,自己也确实有,可以借,但是最好就不要期待还钱了。钱钟书先生有个智慧的办法,就是谁借钱,折中给一半,比如有人借一千,就给他五百,说明不用还了。彼此免除了很多麻烦。

所以用不借钱这个事情指责师父,我觉得是不合适的。无论从道理上,还是可能对僧团产生的影响上,还是对借钱者的影响上,不借都是明智的。借了,往往后患无穷。

(二)

【法师】随着整个事件的发展,虽然国家已经给了定性,但是据我了解到的仍然还有很多龙泉寺的法师和居士的思想还停留在不明真相的迷途中,自欺欺人,不愿相信、面对、接受真相,都活在虚假的师父的功德中,比如还有大量的读者认为那么多网络答疑和出版书籍是师父亲笔所著。我想给法师交流的是很多人之所以不相信真相的原因就是被师父那么多虚假的功德所欺骗,就好比小说《天龙八部》里的玄慈方丈,很多人愿意舍弃自己的生命来保全他的名誉,也好比《笑傲江湖》里的岳不群,表面风度翩翩满口仁义道德名门正派,背后阴险狡诈、作恶多端。如果还有哪些人想不通师父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可以拿这两个人做对比好好看看!

看了很多法师和居士的辨析,从中可以看到法师是站在维护正法和去除佛教病害的立场上的,而有很多的法师和居士是站在维护龙泉寺和师父现有既得利益的立场上的,遗憾的是很多现有既得利益都是建立在非法的基础上的。

对于目前还有很多人所坚持的立场,我想请教法师通过下面两个比喻广泛的对大众做一个开示以解众疑:一是带毒的乳酪该如何处理?二是原本一个学佛向善的修行人,因为种种原因而做了很多伤害人的恶性事件,大众对他的善与恶该怎么评判对待才如法如理不失公允!

【贤佳】随喜思辨!所举的比喻很好!一般有理智的人知道如何处置、对待,但现在很多师父的弟子信众不能或不愿理智相信师父如“带毒的乳酪”“做了很多伤害人的恶性事件”。

(三)

【居士】以下是H法师给22个沙弥师和骨干义工发的。从最后一段话可以看出,僧团对二贤法师的态度和定位,由以前的全面否定全面打压,有所转变。

【某同学给我的信01】

H法师慈鉴:

近期(9月10日)找法师汇报观过一事,是自己进入僧团后为数不多的几次,严格说起来,是第二次。此事前后让自己有了很大的变化和不小的成长,故记录下来,做为成长的见证。

一、事件缘起

9月9日找法师汇报两件事时,法师已经看出我内心的观过情绪,特地让同学们把我叫到值班室了解情况。自己当时就有念头跟法师说说心里话,把最近如何对法师观过的情形汇报一下。因法师当天不在寺里,于是就拖到了9月10日早缘念后。

二、发心动机

关于找法师汇报观过一事,自己有如下动机:

1.为自己。因为是我对班导法师产生了观过的情绪,要想忏悔得彻底干净,最好是找当事人当面忏悔;而且通过这样的机会可以得到法师的开示、加持,更有助于我了解事实的真相,认清问题的本质并找到对治的办法。

2.为团体。通过找法师忏悔,能消除彼此间的障碍,本身就有助于班级的和合。再者,今年寺里发生了这么大的变故,“二贤”的举报事件影响非常深远,究其原因,一个非常主要的点就是他们和师父之间缺乏一个通畅的沟通机制。但自己面对类似的局面时,自己是不愿意步“二贤”的后尘的,而是希望从一开始就把问题解决掉,所以才找到法师汇报、忏悔,以期走出一条成功的路子。

(四)

【龙泉寺体系住精舍法师】前一段Q法师来了*精舍,态度非常端正,既感恩国家,也正视问题、反思问题,目前也在重新构建完全符合国家各项法令的道场未来发展方向,特别是僧俗教育这一块。因为Q法师推荐,我们精舍五人下一周会前往重庆去听有唯识传承的吕新国居士讲《密严经》,这几天我们在精舍都是听他讲的《心经》,非常深入浅出,对现代学人乃至没有佛法背景的人都很有指导和接引意义。

我们未来所有的弘法利生的事业,都应该是建立在自我修证的基础上,在这种前提下,我们必须保证自己的学修。这次去我们会请益一些如何学唯识、如何以唯识见指导自己的修行类的问题。此后我们会参访一些道场,以建立优秀的僧教育与僧团管理制度为目的,参访一些有名的道场和大德,以避免我们盲目自大或是自悲,开阔一些眼界,找到未来的学习方向。

学生近日回家看了一下父亲,六十五岁了,大半年掉一颗牙,活动了两颗。时光如梭,道业不成,其他的行起来未必就是无漏法,每逢无常,再感自己无法可凭,时间已然晚了!

【贤佳】善哉!随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