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十九)

辨破藏密淫僧邪说,整治教界邪淫风气(续十九)

(20201114)

居士(女)】(20201108)看到北京市把宗教行政执法权交给文化旅游部门管理,不再由民宗局管,看到这样的变革本该高兴,但是我看到C市N川区民宗局长Z现在的职位变成了文化旅游委主任,以后还是他罩着J佛寺的宗教事务,恐怕旧交难忘,不会撼动淫僧的势力。

贤佳】再观察了解吧。

居士】藏密邪师有很多虚幻假相说辞来蛊惑信众。现在明白,只要是觉得寺庙僧人淫乱是可以接受的,有这个态度必是邪魔。藏密邪法就是淫乐修行为根,所以根本没有寺庙淫乱是错误的这个概念。用这个根本法,可以区分其正邪。

贤佳】是的。认为“行淫欲非障道法”的观念,律典说为恶邪见,执持此见不舍的僧人应该重治。如《四分律行事钞》(道宣律师)说:“恶见不舍举者,欲实障道,说言不障,邪心决彻,名之为见,见心违理,目之为恶,亦于戒、见四法倒说不信,须僧举弃,永不任用,随顺无违,方乃解之。”(卷上)

居士】《懒云僧:异议“不见世间过”》(2015-05-17)

http://blog.sina.cn/dpool/blog/s/blog_bd2680960102vp9v.html

文章中的法师揭露僧团“假和尚”,也被群攻。曾经说我作为居士不应诽谤僧人,而今僧人揭露邪僧,也被攻击。文章中说:“今日看到北方的一个法师秉持如来慧剑,正气凛然地揭露了一个表面上装得正人君子、背地里却花天酒地的假和尚,结果招来了QQ群里大多数人的群起围攻。很多居士俨然一副佛门判官的嘴脸,说这位法师出家修行这么多年了,还那么意气用事,还那么冲动,说话居然还非常邪恶!结果很多人居然说法师像疯狗一样到处咬人,说法师不配做和尚,说法师丢了佛门的脸,等等。看了这篇文章,我感到这位法师内心很是无奈,就给这位法师留言鼓励安慰。法师回复说:看到佛门这样是非不分的居士,有的还是他的弟子都如此攻击诽谤他,还极力地维护那个骗子和尚,伤心至极!”

这样的法师才是正修行人,敢揭露邪恶僧人,护持正法,我当维护这样的僧人。但是这样的僧人在邪恶势力盛行的僧团,难以生存。所以佛门的每个佛子都有责任,不愧对佛门,尽自己力量来护持正法,赶走侵害佛教的邪魔。佛门一旦僧人奸淫女性,那就会毁了佛门,内部已经腐败,社会的精神圣地将成为传播腐败作风的根源,寺庙淫乱反社会秩序,将会导致佛教灭亡。

(20201109)我曾善良,2018年撤案,给淫僧改过机会,没想到今年7月居然多次打电话威胁我,要告法院说我诽谤,要让我去坐牢,当时我气得大哭,我本是受害者,还要被污蔑说我诽谤。我第二天就开始上告,承受各种艰辛,致使德殊离开J佛寺,相信道J也顽抗不了多久。

(20201111)希望有更多的受害女性,能放弃所谓的名声,站出来揭露抵制淫僧。寺庙学邪法肯定不如法的人事很多。曾经我以为众生都有过,来寺庙修行可以改,选择忍让,但是这些人倒觉得善良的人好欺负,变得肆无忌惮,所以我才指出这些黑暗内幕,不是刻薄。寺庙淫乱,有法师说其有好几个,连老的都搞。我事发后观察,在寺庙所见端倪,起码七八个:有的有老公婚姻,有的才与男友结婚,有的是尼姑,有的是长期女护法,有的是黑社会捞钱的,有的是其死去哥哥的女人,在寺庙供职,有的是有钱的女斋主被骗去宾馆,出事后曝光,被寺庙封锁了消息……这些我都没明提,因为关系到她们名声的极大损毁。这也是寺庙淫乱现象难以制止的一方面,包括我也在为其他女性隐瞒。因为她们有家庭有老公,这些女佛子不算很坏,所以我不怎么提及。并不是寺庙就我一个偶然现象这么简单,也不是一个寺庙的偶然情况,让大家忽略不计较。对于其他女性,她们是要颜面,坚决不能曝光出来的,否则她们在佛友面前难以见人。不是你们看到表面寺庙这么圣洁,以为我只是偶然事件。我曝光一两个,是她们做的不如法的事太多严重,而且对我攻击陷害不断,才曝光其恶行加以反击。如果说我见一个骂一个,估计寺庙上至少七八个女人会被批评。但是事关她们名节,对她们来说重要,我不必去伤害别人。其他女性恶劣情节没这么严重,也没怎么针对我,我不曝光她们。我所说的,估计还只是冰山一角。维护佛门清净如法,希望其他受害女性也能站出来,阻止寺庙淫乱现象,不要沉溺在跟淫僧的邪情里,导致以后更多女佛子被僧奸淫。我的文章,有些女性看到,出家、在家的都有,有些是破了僧俗淫戒的,但是都为了享受淫僧施舍给她不忠的爱情,选择沉沦。这样的女性估计能看到我文章的有五六个,至少有两个尼姑。她们在淫僧面前都比较卑微。能够有心阻止淫僧恶行的,才是有骨气的女人,才懂得人格。只是说很多女性不曝光,也是她们的自由选择权,从没觉得她们有过,毕竟女人名声重要,还有斗不过淫僧强权。我一个人曝光吧,我尽我佛子的本职,要阻止寺庙严重淫乱现象,不要虚假的名声,不怕强权恐吓打压,没想顾及太多,只觉得这是我该做的而已,不能让佛教毁在藏密邪魔手里,得揭露邪法的蛊惑与危害。

贤佳】揭批淫僧邪行,既是救护信众,也是救治淫僧,并警示佛教界,推动佛教整治。

居士】(20201113)本来2018年撤案,就是希望淫僧得到深刻教训,从此在寺庙如法正修行,修正佛法广利信众,也不枉我遭此一劫难。撤案后八个月再次上山,看到寺庙还是邪情泛滥,各女人在寺庙争风吃醋厉害,兴风作浪,争宠夺势,根本没有正佛法一点影子,都没有悔过之心,只是觉得我善良好打发。我才明白,我放了豺狼回山,寺庙成土匪窝性质,害得在寺庙谋事业的师兄们怨苦载道,感叹寺庙内幕黑暗,被逼下山,寺庙男女邪情仍是乱七八糟。我才重新开始揭发,深知淫僧确实没有改悔之心,后悔当初轻易撤案,淫僧继续造恶,就有我一份罪业!给两年改过的机会,完全是够了。我不是贪图什么爱情,不然我会八个月后再上山?记得2018年8月德殊多次希望下山来家里看我,让我觉得惊讶,当时就在电话里回绝:“你下来偷人吗?”那时我觉得和尚不应该去女居士家里,应该呆在寺庙弘法。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是道业为重,很烦一天情啊爱的舆论。毕竟邪法淫乱寺庙,后果严重,希望这能引起佛子们重视。至于淫僧的情爱类话题,其本身就严重破戒,早该驱逐佛门,不算佛子。非要制造情爱舆论,想迷惑信众得到宽宏,他们是想呆在佛门捞钱而已。我肯定继续纠举,不想让淫僧继续祸害佛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