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律答疑讨论之四十七

戒律答疑讨论之四十七

(20201122)

(一)

居士】瘫痪重病在床的患者,如果患者本人想要安乐死的话,算不算自杀?如果算自杀的话,死后是不是会堕落三恶道?可是对于这样的患者而言,活着的价值并不大, 一个是自己遭受极大的痛苦,一个是连累家人。是否有折中的办法?

贤佳】自求安乐死是自杀,堕恶道的可能性大,但还看其是否有重大善业可能导向善道。宜应忍苦念佛,倾心求生净土,随业消或许病愈,随命尽则可能往生净土,至少易于往生善道。可以自愿放弃维持基本生命外的治疗,专心随命念佛,正念活着每分钟都有价值,不要因畏病苦或怕连累家人而采取行为求速死。没有正见正念,生、死都没大价值,痴心速死更糟糕。如果正念安祥往生,家人亦得慰藉,并增佛法信仰。

(二)

居士】学习《佛说优婆塞五戒相经笺要》不邪淫戒、不妄语戒,请教问题:

“〖经〗若优婆塞,婢使已配嫁有主,于中行邪淫者,犯不可悔。余轻犯如上说。三处者,口处、大便、小便处。除是三处,余处行欲,皆可悔。若优婆塞,婢使未配嫁,于中非道行淫者,犯可悔罪,后生受报罪重。〖笺〗婢使未配嫁,则未有他主,若欲摄受,便应如法以礼定名,为妾为妻,皆无不可。若非道行淫,坏其节操,致使此女丧德失贞,故虽不失戒体而后报罪重,所谓损阴德者幽冥所深恶也。”

若优婆塞,婢使未配嫁,与其行淫,但始乱终弃,未以礼定名为妾为妻,是否犯不可悔?“若非道行淫”,此处是指口、大便道吗?

贤佳】不是犯不可悔,即含摄在经文所说“若优婆塞,婢使未配嫁,于中非道行淫者,犯可悔罪,后生受报罪重”情况中。

这里说的“道”指“如法以礼定名”,即是“礼”的意思,反之为“非道”,与律中不邪淫戒通常就身根说的“道”、“非道”不同。

居士】“若优婆塞,共淫女行淫,不与值者,犯邪淫不可悔。与值无犯。若人死乃至畜生死者,身根未坏,共彼行邪淫,女者三处,犯不可悔。轻犯同上说。”

若优婆塞,共淫女行淫,与值无犯,是指无犯不可悔,而非说是不犯邪淫对吗?

贤佳】弘一律师《补释》说:“文云‘共淫女行淫,与值无犯’,应是不犯上品不可悔罪,然戕身败德宁谓无过?思之!”

居士】“‘诸天来到我所’、‘诸龙、夜叉(捷疾鬼)、薜荔(亦云闭丽多,此翻祖父鬼)、毗舍阇(啖精气鬼)、鸠盘荼(瓮形厌魅鬼)、罗刹(可畏鬼)来到我所,彼问我,我答彼,我问彼,彼答我’,皆犯不可悔。…〖笺〗此大妄语以五缘成不可悔:一、所向人;二、是人想;三、有欺诳心;四、说重具,即罗汉乃至‘罗刹来到我所’等;五、前人领解。”

以前认识的藏密弟子,多次说能联通“护法”请益问题,有时候聊着天儿,就说“护法”到来了,或者说“护法”说了什么,让末学有问题可以问“护法”。末学就问,她就转达“护法”说了什么。她自认为“护法”就是佛教的护法,有时候说“护法”显僧相。她说的“护法”究竟来头是什么或许她恐怕也不清楚(或者听信对方言论),但佛教护法本身有天龙鬼神等,当初她的言论让末学也觉得所来的是龙天护法。末学不认为她有欺诳心,但如果是她认识不清楚来的究竟是什么,而这样对我们说,是否犯大妄语?这种情况在藏密弟子中,一些容易被附体的人、自认为有神通的人当中,比较容易出现。

贤佳】如果确实有“联通”鬼神,错认为是佛教“护法”,依认识无欺诳心而说,不犯妄语,类似“增上慢”,误导自他,宜应自责心忏悔。如蕅益大师《重治毗尼事义集要》说:“除增上慢者,谓其不达法相,错认消息,得小轻安,自谓究竟,乃是如心而语,故不结妄语罪耳。是以觉悟之后,悔过精修,尚堪入道。若使硬作主宰,不复虚心,乃有无闻之祸,非如大妄语人当下失戒,决定沉沦也。”(卷第三)

居士】“若向人自言得道者,便犯不可悔。”

“得道”是什么标准?

贤佳】即《五戒相经》先前说的四果、四向,可能还指先前说的禅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