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是否应举治、揭批学诚

论是否应举治、揭批学诚

(20210416)

(一)

居士】对文章《大众不能醒悟,也促使学诚罪业增长,后世深堕!》(https://mp.weixin.qq.com/s/wjgKXJVKpKfRZqYNq6QRlQ),有人留言:

天天和自己的师父死磕,真所谓“爱之深切,恨之入骨”,吃不着葡萄讲葡葡酸!估计学诚当年权势熏天的时候没有捞着好处吧!

贤佳】可回复:

您认为学诚淫事是真实的还是诬谤的?

居士】留言者回复:

关我啥事!不管他是诬谤还是真事,就出了你这不肖徒弟天天在网上说他坏话,第一个就对你产生怀疑。佛门怎么教出这么一个徒弟,写出这么污言秽语的举报材料,还比不上我们儒家思想!所谓的证据就是几条短信,如果是视频爆光,我们才信这是真的!你看看人家贪官爆光的都是视频照片呃!

贤佳】可回复:

如果不关您啥事,您何必在此留言“保护”他呢?如实揭批,是救治邪见罪业,怎么能说是“说坏话”呢?释迦牟尼佛呵责提婆达多,算是“说坏话”吗?

您说“佛门怎么教出这么一个徒弟,写出这么污言秽语的举报材料”,应该问学诚怎么写得出那样的污言秽语。不过,如果您看看学诚尊崇的藏密祖师写的有关男女双修法的著作,就会觉得举报材料里写的“污言秽语”是轻描淡写的初级“习作”。可参看:

《藏密祖师莲花生淫邪污秽之极造邪论〈亥母甚深导引〉》(地藏论坛2018-3-25)

http://www.bskk.me/thread-3053799-1-1.html

《辨破宗喀巴的邪见伪善之二》

(二)

居士】对文章《学诚否认并反诬,拒绝跟二贤法师见面对质》(https://mp.weixin.qq.com/s/xC8u8p6lS-qSd_-LuN31qA),有人留言:

看了这篇文,也有几个疑问要问一下:

1.在纯正的比丘眼里,所谓“佛协会长”算得了什么呢?难道学佛是为了做个什么会长吗?(这里就不要扯什么“色不异空”啥的。)

2.作为僧团领袖的比丘,若是犯了根本戒,又怎么能继续担任僧团大统领的职位呢?

3.在纯正的佛弟子眼里,是维护师父和僧团的名声要紧,还是维护僧团和佛法的纯正更要紧?

4.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面前,如果还是执着于“师父”之情、门户之情,难以割舍,难以释怀,难以分辨黑白,如果还是不愿、不肯放弃世俗情执的缠缚,那还修什么道呢?

贤佳】可回复:

很好的思考、质问!

《四分律》说:“或有大贼,生如是意:‘若得百人、千人,破某甲城邑。’于异时得百人、千人,破彼城邑。如是恶比丘作是念:‘我何处当得百人众、千人众,于某甲城邑游行。’彼于异时,得百人若千人,游行彼城邑,是为第一大贼。复次有大贼,非净行自言是净行,是为第二大贼。复次有大贼,以口腹故,不真实、非己有,于大众中故作妄语,自称得上人法,是为第三大贼。”(卷第五十九)(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2/T22n1428_059.xml#pT22p1002a0311

《五分律》说:“世间有五种师,今皆现在:一者,戒不清净,自言戒净,其诸弟子如实知之,覆藏其过,以望利养;二者,邪命谄曲,自言正直,而诸弟子亦覆藏之;三者,所说不善,自言善说,而诸弟子叹以为善;四者,见不清净,自言清净,而诸弟子称言见净;五者,说非法律,言是法律,而诸弟子亦云是法。而不能使智者信受。目连!如来戒净,无有谄曲,言无不善,知见清净,所说是法,智者信受,不须弟子共相称覆。”(卷第三)(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2/T22n1421_003.xml#pT22p0018a0212

(三)

居士】今早花了大概十五分钟时间,认真看过《一些交流讨论(20210411)》(https://www.zhengxinfofa.com/3607.html)不少附录文章,读来真的是触目惊心!不得不说:三年前举报学诚法师的意义深远,给中国佛教界面临可能的大法难踩了一脚“刹车”。

贤佳】您说“给中国佛教界面临可能的大法难踩了一脚‘刹车’”,什么样可能的大法难?很多人说举治学诚本身是法难,或说引生法难。

居士】以下是末学的思考:

一、如果不及时举报学诚,藏密男女双修邪法恐怕将以更加不为人知的方式和速度加速在汉地寺院传播,产生一桩桩世间学佛悲剧,戕害无数原本幸福的家庭,只不过传播速度比不上新冠病毒而已。

二、如果不及时举报学诚,轻慢佛戒、歪曲佛戒、无视佛戒乃至废弛佛戒会潜移默化发展,从寺院扩散至民间线上线下各学佛团体,年深日久终将造成无法预知的灾难性后果。特别是对广大汉地的虔诚信佛学佛的在家居士信众而言,这个由坏到更坏的渐变过程,一般居士信众是想不到那么深远的,感受也不是很及时。

三、如果不及时举报学诚,等到前述第一项发展出系列惊人丑闻的时候,那个时候的中国佛教界僧俗二众如何自处?!

不寒而栗啊!

如果不是三年前的举报,末学恐怕到现在都还认为学诚是“温文尔雅,学识渊博,圆融无碍,严持净戒”的“一代高僧”。

写到这里,末学真的要感慨一句:末法众生实苦!真正严持佛戒殊为不易!也更加认同释尊的教诲:末法时代,以戒为师。

(四)

居士】对文章《学诚否认并反诬,拒绝跟二贤法师见面对质》(https://mp.weixin.qq.com/s/xC8u8p6lS-qSd_-LuN31qA),有人留言:

死了张屠户,难道就吃带毛猪?佛教的伟大,虽千万败类污秽,不得变其质;人格若清白,任谤毁如山不能动其心。旁人辩白百端,不过己心未安尔!试问己心当安于何处?何斤斤于一人一事而不自休?

贤佳】可回复:

是的,但前任佛协会长,其行为的黑白,其讲法的正邪,牵心很多人,影响很多人,看众多为其洗白、维护的言论就可了解,并非仅是一般僧人的一人一事而已。若不正视问题、深入总结教训,怎能明识祸源、清除流毒?怎能避免前仆后继者及继续受害者?可参看:

《论是否应揭批学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