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是否应举治、揭批学诚之二

论是否应举治、揭批学诚之二

(20210423)

(一)

释贤甲(原极乐寺尼)】《论揭批的作用及如何揭批》(https://www.zhengxinfofa.com/3640.html)中法师说:“举治、揭批学诚,一方面是救护学诚(消减深重堕落罪苦)和被学诚侵害者,另一方面警诫、启发佛教界回归、坚持佛法戒律的正见正行,并非要抱怨谁,更非瞋恨谁。”末学作为收到淫秽骚扰短信的当事人,很有话想说:

确实是这样!单从“救护被学诚侵害者”这一个角度来说,我以当事人的体会来说,举治、揭批学诚很有意义!回想我最开始的时候,意识到那些淫秽骚扰短信并非什么“调教”,而是赤祼祼的肮脏和污秽,并且这来自我的师父,那是怎样的一种信仰濒临崩溃的感觉!就好像我站在山崖边上,快要掉下去了。是因我向贤启法师求助,虽然事情说得很含糊,但他却毫不含糊地、积极地给予我关心和帮助,我仿佛又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很快从那山崖边上挽救回来。接着,当我鼓起勇气向贤启法师透露我的遭遇后,贤启法师又毅然决然地给予我救助,后来推动调查事件真相,协调各方研讨对治方案,这点点滴滴,无形之中汇聚成疗救我心灵伤痛的良药。因此,我很快从事件的阴影之中走了出来。当初从我逃离极乐寺体系的精舍算起,大概只用了两三个月的时间,短信事件本身在我内心当中仿佛就已经变成一件很遥远的事情,对我没有负面影响了(后来我所遇到的艰辛和坎坷,主要是因来自于事件引发的震荡、体系相似法的遗留影响、自己重新摸索修行之路的崎岖等等)。以至于,当事情过去以后,时不时有人问我:“你现在怎么样?事情对你有什么影响吗?内心会不会留下很大的创伤?”我都有些愕然,觉得这些话题很陌生。直到今天,我还时不时会回味这个“痊愈”的过程,我深深地知道,我能这样走出来,不是在于我自己有多坚强,而是在于支持和帮助我的力量有多正直和坚强。如果没有贤启法师那样深明大义、勇敢无畏地伸张正义,我不会有今天的“健康”,很可能深没在我“师父”对我无耻逼淫的晦暗中不能自拔,以及萎缩在感叹世道不公、天地无义、佛教无良之中郁疾难解。

更庆幸的是,我不仅遇到了贤启法师秉行正义,而且很快见证到事情有了彰显正义的处理结果,犯戒犯罪者学诚得到了比较有力的治罚。天日昭昭,明理的人都会懂得,唯有如此才能让人相信世间不缺善良和正义,从而不失人生光明和希望。否则,如果这个世道是坏人和邪恶猖獗大行其道,好人和正义委屈“忍气吞声”,你、我、他生活在这世间的基本的光明信心何在?

我现在已经脱离学诚体系相似法的影响,回归佛法正道,逐渐深入戒定慧三学。虽然过程中仍有许多困惑,但总体上越来越看到修行有希望,越来越清楚自己应该走什么样的道路,有种渐渐活明白的感觉。而这一切的重要前提,都是因为我获得了前面所说的“疗愈”,恰当的深透的疗愈。因为我清清楚楚知道学诚犯戒的事实,由此也对学诚体系相似法问题有很深的体会,所以当我得到了救治和痊愈之后,我能够干脆利落地剥离和他们的关系(这“剥离”不是说“一刀两断”,或者可以说是与邪法“一刀两断”,并非与人“一刀两断”。作个可能不恰当的类比:例如我作为出家人,要远离屠户、酒坊,但不能轻蔑藐视屠夫、酒徒),这对于我吸收正法、重新结交正信的师友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否则,我就算离开学诚体系再遥远,跑到天涯海角,我也打不开一片新的天地,恐怕会是躲在一个角落里舔着伤口,默默怨念自己被体系抛弃。

我知道我以上说的这些,很可能会被别有用心的维护学诚者拿来作为攻击的“把柄”,所以最后我要特别说明几句。首先,我绝不是因为我个人得到救助、所受的伤痛和凌辱得到“弥补”而赞成治罚学诚。我介绍我这段心路历程,是想以一个“受害者”的心声,推己及人地说明这样一件事情对于每一个人可能有的或隐或显的意义。因为如果我不这样去说明,事情的隐微而重大的意义可能不容易为一些人感悟和发现。其次,虽然学诚示以我如此下劣的面貌,但我从来没有恨过他本人,准确地说,我痛恨的是他的恶行,特别是他践踏了我众多的女众同行(淫行的玷污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方面是根本不把女众的法身慧命当回事,让几百名尼众虚假受戒,即使完全没有淫行,这种做法对女众的修行的伤害也是很严重的)。其实有时我也奇怪,为什么这么重大的事情,我竟然“不恨”,我想可能一方面是我所遇到的正义力量影响了我,另一方面是我内心深深承许学诚是我法缘上的师父,因此本能地不会去怀恨。我希望治罚学诚,不是要报仇报怨,而是希望惩治丑恶,警示大众,进一步以此树立世道应有的正气。正如法师所说:“警诫、启发佛教界回归、坚持佛法戒律的正见正行,并非要抱怨谁,更非瞋恨谁。”

(二)

居士】对文章《揭批应理智,不应谩骂和发泄嗔心,否则自损福德》(https://mp.weixin.qq.com/s/x4_YXiR4lW0BBVd9hFlosQ),有人留言:

狗,就是怀疑心变成畜生,狗见到人就乱叫,坠落畜生。有些人,一天疑惑人我是非,妄生种种幻想,自找苦恼,还拢他人,可怜之人。起嗔心之人,马上感受地狱之苦。学诚法师有意那样子做,只有学诚自己知道是什么用心,与我们没有关系。经云:因缘之法,亦如电光。

贤佳】可回复:

您说“学诚法师有意那样子做,只有学诚自己知道是什么用心,与我们没有关系”,既然与您没有关系,您为何在此护他?

如果他逼淫您的姐妹或亲友,她们向您求救,您也说“只有学诚自己知道是什么用心,与我们没有关系”吗?

居士】留言者回复:

学佛之人,尽找他人过失,永在轮转之中受折磨。自己苦恼一辈子,无法解缚。

贤佳】可回复:

如果您的姐妹向您求救,您也会这么说吗?

揭批邪见恶行,怎么算是“尽找他人过失”?《地藏菩萨本愿经》说:“我观是阎浮众生,举心动念,无非是罪。脱获善利,多退初心;若遇恶缘,念念增益。”(卷下)算是“尽找他人过失”吗?

(三)

居士(学诚信徒)】在这里遥拜大德圣者。听说提婆达多是不动如来化的,释迦牟尼佛也是化佛,没有提婆达多成就不了佛陀。感恩诸佛化身示现给我们这些凡夫!

贤佳】不论“本地风光”如何,呈现违法滥行则应呵责,如释迦牟尼佛呵责提婆达多,是为依法不依人,不应依人混滥正邪是非。

(四)

居士】对文章《学诚的暴露可谓警钟,佛教表面的繁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https://mp.weixin.qq.com/s/egKJMQ3BQfNECi7FfKR3GQ),有人留言:

编个故事看学诚: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万一学诚法师是效法地藏舍身警世呢?想想那些故事,活菩萨降世从来就是为肉眼凡胎所不识的嘛。

临时起意,一番梦呓,但愿如此,是或不是,都不妨碍我们继续揭批。如果此时犹豫停手,反倒辜负了活菩萨的一番初心了。

(五)

居士】对文章《学诚的暴露可谓警钟,佛教表面的繁盛金玉其外、败絮其中》(https://mp.weixin.qq.com/s/egKJMQ3BQfNECi7FfKR3GQ),有人留言:

佛教界是由人组成的,难免有附佛毁佛之人,不能把佛教界的败絮归罪于佛教。佛教界和佛教,这是不同的概念。普通人可能见败絮即指责佛教,那是不明佛教界与佛教不能混淆,佛弟子不能不明,亦不能随顺普通人的说法,还应当辨析以消除误解。末法时代,魔子魔孙混入佛门毁坏佛教,佛教受损,被世人诽谤,岂是佛教之过?

贤佳】可回复:

是的,佛教界若群起批判败类,此理自然易明。若大多掩饰、包庇败类,则难免有同流合污之嫌、败类难止之疑。若扯拉佛法戒律来掩饰、袒护败类,那么证成佛法之过,真让释迦牟尼佛背黑锅。可参看:

《辨析“不说四众过”》

《辨破〈僧犯千条罪,不让一俗知!〉》

《论是否应举治学诚》

(六)

居士】上周我看到Y法师说:“真正的佛弟子应当着力于学修、显扬正法。一味地破邪批邪,没完没了,只要您是处于凡夫位的佛弟子,就一定会夹杂个人义愤情绪,不但自损修为,他人也未必领情,未必接受,反而会生逆反情绪。义愤情绪在世间法中,尚有侠义可取之处。若在佛法中,仍是我执偏执烦恼的表现,应当适可而止,邦无道、势穷则隐,建议您放下批邪而加强自行修为,为他日邦有道而出山度众之资粮!”(https://m.weibo.cn/1359507782/4626132613464373

我觉得大概是他老人家闭关的感悟,似乎不是很有道理。昨天我家同修还说起来,很多人不知道正信的佛法,又有“不说僧过”这条戒律,不懂佛法正知见,遇上邪师说法,懂得正法的人又不去说破,任由大众走向邪知邪见,那慈悲心何在?我跟他说“不说僧过”这条戒律很多人是误读、误解的。此末法时代,知见不正是常态,破邪与显正同等重要。

贤佳】破邪与显正相辅相成,并行不悖。

居士】Y法师今天批评您:“还有那个贤佳师,剃度恩师修为纵然再不堪,点到为止就好,没完没了去揭批,也真不是所谓持戒比丘僧干的事,荒唐无礼至极!”(https://m.weibo.cn/1359507782/4628064896549049)您考虑一下,要不停止?被大多数出家人批评,好像也不太好。

贤佳】正因为学诚是我的剃度恩师,所以应该坚持救治,不应轻率弃舍,否则是忘恩负义,也违背戒律要求。

如《四分律行事钞》(道宣律师)说:“一、众僧与师作治罚,弟子于中当如法料理,令和尚顺从于僧,设作令如法不违逆求除罪,令僧疾与解罪。二、若和尚犯僧残,弟子当如法劝化令其发露,己为集僧作覆藏、六夜、出罪等。……五、和尚有疑事,弟子当以法以律如法教除。六、若恶见生,弟子教令舍恶见、住善见。”(卷上)

另外,龙泉寺、极乐寺体系很多人还维护学诚,信学学诚的相似法,我有业缘责任唤醒他们、救治他们,因为他们很多人曾受我宣扬学诚的误导。

更多相关辨析可参看:

《论是否应揭批学诚》

《论是否应揭批学诚之二》

《论是否应举治、揭批学诚》

《关于“传播佛教负面言论”的讨论》

即使作为非学诚弟子的比丘,也有权利和责任揭批影响整体佛教界的前任佛协会长学诚的邪见邪行。可参看:

《论揭批邪师邪法的权利和责任》

《论揭批邪师邪法的权利和责任之二》

(七)

居士】破邪显正,依法依律护法,亦借“学诚事件”此佛教界恶劣事件因缘显扬正法、戒律,何错之有?学诚,地位显赫,名扬国内外,史上稀有,但亦造下史上少有之巨大罪业,丑闻传于海内外,给佛教、国家抹黑。此负面典型,看佛教界反应,似未起到震慑作用,许多大众僧俗亦未清醒、反省、自律自护。这种情况下,怎么批都不为过。

对“学诚事件”,非教界反应热烈,教界大体沉默,尤其是僧众群体,不觉得愧对三宝吗?不过也能理解,如学诚的伪滥僧、恶比丘不少,行持有过失的亦有,揭批学诚不是骂自己吗?!也怕惹祸上身吧?正因为如此,恰恰需要对冥顽不灵者常常耳提面命,以此为诫,也需要让更多普通人小心自护,避免被邪法邪师骗害。

很多法师不太推崇律制,而您有些戒律辨析内容涉及不“捉金钱”、“非时食”、“自煮食”、“买卖”等,很多法师不易持守,他们可能不想您辨析戒律,借您持续揭批学诚、藏密邪法来说事打击您。我担心您如果被抹黑、抹杀掉,也就没僧人能替您出来揭批汉传佛教界的乱象了,那些不乐意持戒的人继续如鱼得水、赖佛吃饭,甚至成为富翁养老婆、孩子,居士们继续糊里糊涂被骗财骗色。所以,我希望您面对所有攻击,至少能坚持揭批汉传教界的问题并弘扬律制。

佛教界混滥的情况,如果得不到改变,会有更多僧俗受害。不要满足于做粥饭僧,不要拿佛法律制做人情,请学习历代弘律的祖师,以及崇尚律制的历代各宗祖师,以及维护正法律制呵斥外道邪法的大德们。请依律弘法,引导僧俗正信正行。务必开此先河,破除佛教界不遵律制,还自以为修行好,还自辩自护,无惭无愧的风气。约定俗成的毁犯律制,成了风气,就是对的吗?就不能观过?还彼此“僧赞僧”?还好意思受信众供养?难道佛陀和祖师是这么教的?就算僧众难以改变,至少教育居士们依法依律识别,不要再傻乎乎地被邪师、伪滥僧、恶比丘欺骗,不要捧他们臭脚,为他们抬轿子。佛陀悬记,末法时代混迹佛门的魔子魔孙多。我看印光大师都呵斥毁坏佛制的是魔子魔孙呢!

祈请法师尽量再坚持一段时间!

贤佳】感谢策励!我会随缘随力破邪显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