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破藏密鬼通淫害

揭破藏密鬼通淫害

(20210505)

(一)

居士(女)】(1)请问,让藏传法师的人可以结婚,摒弃双身法,是不是给政府的一个好建议?

(2)我反应过来了,刚才的不是一个好的建议。在我的梦里,有人给我灌顶了,并且在给我心念输入双身法。我的身体未被侵入,但感觉在被围绕攻击。

贤佳】(1)藏传法师大概不会同意,因为男女双修法是其核心教义,放弃男女双修法等同放弃其终极信仰。另外,一夫一妻制不便于广摄女信徒并获得钱财。

如《密宗道次第广论》说:“非他法成佛,此能净三趣,是故汝与伊,终不应舍离。此是一切佛,无上明禁行,若愚者违越,不得上悉地。……舍去具相明妃,以他方便不能速疾成佛。……如离贪欲罪,三界更无余,如是离贪欲,汝终不应为。汝受用欲事,但行无所畏,食五肉五露,亦护诸余誓。不应害众生(注:顺则不害,逆则诛杀),不应弃女宝,不应舍师长,三昧耶难违。由慧方便心,无少不应作,汝无罪莫畏,如如来所说(注:非释迦牟尼佛说,是其藏密‘如来’说)。”(卷第十四)(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B10/B10n0068_014.xml#pB10p0889b1801)

(2)怎样反应过来不是一个好的建议?什么因缘做那样的梦?是跟藏传法师有什么接触,或供奉了藏传什么像,或看了藏传什么书、修了藏传什么法吗?

居士】在我的经历中:

1.若我不同意,我有时会被鬼神梦中强暴。2.断断续续地给我输入双修的图像和声音。3.我会不断想起施法者,偶尔施法者神识会妄图进入我身体,行不通。4.有声音和图像会进入我的幻觉。5.我的感觉会和网上搜到的帖子大同小异,当我经历下,我相信她们说的是真的。

还好,这些妄图的事实还未显现到现实中,我毕竟身上还有戒力,而且施法者本身不是太坏的一个人,但我的精神已感苦恼和疲惫。

贤佳】是什么因缘开始有这种状况的?施法者是什么身份情况?

居士】具体不便透露。我只是想说,希望汉传的法师不要学习藏密,或者说,让后来人可以有预警。更希望的是,藏传问题可以妥善解决。是不是可以妥善解决历史问题,又不引起更大的冲突,又能利于接下来所有人的修行?有没有更完善完美的解决方案?或者对涉及其间的人能否有解决方案,却又既往不咎?如果藏传法师能结婚,那他们修的法也需要大德法师们来确认,感觉是一个较大的工程。

贤佳】随喜善愿!这值得深思、研讨。

居士】我接触的这个法师其实并不坏。

贤佳】“善良”被邪见杂染,也可能害人甚深。

居士】因为我内心对该法师颇有好感,所以我遇上此事怪不得别人。

贤佳】色相无常,转生易形,受想行识亦复如是。“我执与自私,贪求复依赖,虚妄无有实,无常不安住。”

居士】就是我心里动了好感,不在现实行为中,这个法师知道了,于是我被梦里灌顶。我搜了资料,发现这个叫藏密,所以我知道了。穿汉传衣服的真有人学藏密。现在我更希望以后的人有个更好的学法处,希望所有的事情有个正向、利于未来的结局。

贤佳】您梦里被灌顶,怎么判定是他施法的?您之前有看过藏密的内容吧?是否可能是您自己的臆想引生的?他有明确表现过崇学藏密吗?

居士】不是臆想,我看见过他的脸,确实有施法。除了这些,还有一些事。我是动了念头,我还不相信偶尔的一个念头会被侵入,梦里之前我还不知道什么叫灌顶、双身。

贤佳】您说“我看见过他的脸”,是指在梦里吗?现实中您跟他接触多吗?他有表现出崇修藏密的言行吗?

居士】他没有说过,他周围的人说他有。我之前对此没有感知,是在梦里看见脸。我以前还不知道什么是藏密,这一些梦让我知道了藏密里的巫术淫术与魔法,奇特诡异,让人不安。而我翻看帖子,起于梦的时间之后,也就是我在确认发生了什么而不是我看了帖子以后才有的梦境。

贤佳】他是龙泉寺体系的法师吗?

居士】我只是表明这是藏密一种方法,只是希望在中国范围内可以解决如此问题。我除了精神不安,睡眠有时不稳,并没有发生实质的身体损害。因为我素食十年了,五戒也无大亏,所以一般的邪行不太可能侵害我。在修行和体制上解决问题,才是最究竟的方法,至于区分是哪里的,没有什么意义。

贤佳】修行和体制上的解决是系统工程,一时难以达成。如果明确是谁,我可直接劝谏,可能破除、遏制其邪见邪行,也有利于根本解决您的困扰。您可直说,我劝谏他,是切实利益他。

居士】感恩!我受此最为困扰的时间已基本过去,现在睡眠比之前好些,糟糕的时候我几乎整夜不能睡眠。我到现在还在较为清醒的理智之内,但恐不知会被其他东西吸引而遗害自身,且内心苦恼,故告知。不管哪个体系哪个法师,若周围已知他修学藏密,危险系数便已大为降低。修行和体系解决,有人去做就好。

神通和鬼通有何区别?普通人何以区分?

贤佳】神通是天神业报自有,或人修证禅定而生。鬼通是鬼精业报自有(部分人由宿世业报而有“鬼眼”),或人由鬼精附体所起。神通与鬼通,功能上深浅、广狭不同,存心上清净、杂染不同,事用上纯善、杂恶不同。明显附体所起的,应是鬼通。利用巫术所起的,应是鬼通。违背戒善,涉入杀盗淫妄的,应是鬼通。现今末法时代,对于现前人身,不论鬼通、神通,都不宜攀缘凭信。若有炫耀者,应是邪妄,宜应远离乃至揭批。

居士】我的事起于不知哪种“通”,后感于梦,或被某种东西所附体,我是普通人,不详。所有的梦起于灌顶后,所以我觉得不是我胡思乱想引起的。我再走走看吧。

事情发生之前,我很少或几乎不做梦,后来我断断续续梦见这样诡异的东西。我还是较为理智,但状态不太好。虽然我希望能从根本解决,但还是希望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我没有人可以说,否则别人会以为我精神出现问题,我难以和人完整地表述。我是在清醒状态的白天见过别人的“通”,所以我说的没有什么问题。

贤佳】梦中行淫法灌顶,乃至白天“通”行淫法,让他人身心困扰不安,肯定是鬼通,因为违背戒善。另外,若是由禅定生神通,起淫欲心即失神通,自然不可能以神通行淫法灌顶等。

如《大智度论》说:“学坐禅,行四无量心,即得五神通。……女手柔软,触之心动,便复与诸美女更互相洗,欲心转生,遂成淫事,即失神通。……五百仙人飞行时,闻甄陀罗女歌声,心着狂醉,皆失神足,一时堕地。……郁陀罗伽仙人得五通,日日飞到国王宫中食,王大夫人如其国法捉足而礼,夫人手触,即失神通,从王求车,乘驾而出。”(卷第十七)(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25/T25n1509_017.xml#pT25p0183b1513

《梵网经菩萨戒本疏·淫戒》(〔唐〕法藏法师)说:“制意者略有十义……六,乱静心故,谓欲火喧心,令失禅、失念,欲海波浪破定水故。七,入魔网故,舐刀刃之蜜,贪毒花之色,损害众生,是魔意愿。经云:‘此五欲者是众魔境界。’八,失神通故,如仙人见女生染失通堕落,又如独角仙人腾空岩岫,后为淫女骑颈将至人间。九,障涅槃故,律中淫欲为初戒,比丘犯此,今世不得涅槃。十,障菩提故,经云:‘五欲者是障道法,能障生天,况无上道。’如是等无量过失,故须制也。”(卷第三)(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40/T40n1813_003.xml#pT40p0620c0609

《修习止观坐禅法要》(〔隋〕智者大师)说:“诃触欲者,男女身分柔软细滑,寒时体温,热时体凉,及诸好触,愚人无智,为之沉没,起障道业。如一角仙因触欲故,遂失神通,为淫女骑颈。如是等种种因缘,知触过罪。”(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46/T46n1915_001.xml#pT46p0463c2007

《成实论》说:“问曰:若众生先世自造杀缘,今杀何故得罪?劫盗等业亦皆如是。答曰:若尔,则无罪福。所以者何?是人前世造杀缘故杀之无罪,故离此杀生亦无福德。如是若施他人亦应无福,以受者先世自行施业,今自得报。而实不可无罪福故,当知众生虽自造杀业,杀者亦皆得罪,以起贪、恚、痴诸烦恼故。此诸烦恼名邪颠倒,邪倒心生尚应得罪,况当故起身口业乎?故令生死无穷。若不尔者,则诸神仙起贪、恚等诸烦恼时,不应便失神通。若此非罪,复与何法相违故名福德?当知众生虽复先世自造杀缘,杀者亦应有罪。汝虽言罪人无所能成,是事不然,栴陀罗等亦能以咒术杀人,仙人亦尔,以恶心故,随语能成。又此人福力故能成,以夺命故得罪。汝言或有心力从夺命生福、施命得罪,是事不然。所以者何?要由心力及福因缘故能得福,非但由心。若以善心淫于师妻、杀婆罗门,可得福耶?安息等边地人以福德心淫母、姊等复有福耶?(注:是邪见痴烦恼。)故知从福因缘有福德生,非但心也。”(卷第七)(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32/T32n1646_007.xml#pT32p0293a1307

藏密的巫术鬼通淫法可参看:

《对藏密四皈依、双修法狡辩的系列辨破之四·(十八)》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四·(六)》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四十六·(二)》

居士】确有不知为何产生的情感,有些诡异。如果我没有十年素食的底子,恐如有些女孩已经按吸引而行事。我现在还是没有全身而退,身心有时还是烦恼,或感觉身有附体。他们有时需要食物,而这些食物需要我动念才会产生。总之,我需要耗费心力抵抗。

贤佳】可坚持多念佛、诵经,并随顺持守八关斋戒。对鬼神邪妄之事,不必恐惧,也莫随顺。

如《佛说阿难问事佛吉凶经》说:“人有戒德者,感动诸天龙、鬼神,莫不敬尊。……戒德之人,道护为强,诸天龙鬼神无不敬伏。戒贵则尊,所往常安;不达之者,自作障碍。善恶由心,祸福由人,如影追形,如响随声。天无不覆,地无不载,戒行之德,福应自然,天神拥护,感动十方,与天参德,功勋巍巍,众圣嗟叹,难可称量。智士达命,没身不邪,善知佛教,可得度世之道。”(http://cbeta.buddhism.org.hk/xml/T14/T14n0492a_001.xml#pT14p0753b1904)

(二)

居士】前几个月,有人看到我发的17世“大宝法王”的新闻,加了我QQ号,叙述了她在睡梦中跟17世“大宝法王”的化身双修的事。这位大姐精神状态时好时坏,正常的时候可以沟通,不正常的时候就以她身边另一个野狐的身份骂街。我接触过几个身边有仙家的人,我自己身体会有强烈感应,不舒服、头晕、旋转,但这位大姐的野狐,自称“狐哮天”,跟我沟通的时候,我完全没这些体感。野狐威胁我,要杀死我之类的,我一点不怕。隔了一个月,大姐说野狐走了,她现在只跟“大宝法王”双修。

这位大姐一会相信喇嘛教不是佛法,开始学修正法,一会又反复,跟“大宝法王”双修。她说,她每次都是看着“大宝法王”的照片,然后“大宝法王”就过来了,跟她双修。她说“大宝法王”救了她的命。

我接触过几个跟她类似的人,最后都变精神病了,还有的得了癌症,其中一个今年过年前死了。所以,法师您帮帮她,别让她也跟那些人一样凄惨地死去。我把您的邮箱发给她了,让她给您写信。

(三)

居士(女)】经朋友介绍,希望法师给个指引,就是修行上遇见灵魂伴侣双生火焰,灵魂伴侣还是葛举派法王邬金。我2019年得一场大病,看见大宝法王来了,给我把抑郁症失眠治好了,病好以后我体内灵性苏醒,灵性会舞动、飞跃,有力量,而且我内眼感觉能看到大宝法王,耳朵也能听见他说话,但是他和我说话很少,就是有时候我要有咒念错了,他会纠正我。后来大宝法王分身就一直守护我,他灵性对我也很好,后来我就和他双生火焰灵性双修了,都三年了。我也想出离双生火焰灵魂伴侣这块,但是我一逃避他,就会精神不振,后来还是继续学习密宗。像我这样情况应该怎么办?请法师明示给我一个指引。

贤佳】那是鬼神,虽有小利,终有大害,宜应坚决远离。以下资料供参看:

《揭破“大宝法王”的邪妄》

《揭破“大宝法王”的邪妄之二》

《藏密的惑害及治理的相关交流讨论之五十一·(三)》

《戒律答疑讨论之二十三·(一)》

《关于鬼神灵媒的交流讨论》

《关于鬼神灵媒的交流讨论之二》

居士】谢谢法师!我不学密宗了。过去我学习汉传没遇见这事,过来学习密宗遇见这种情况。但过去最初朋友领我学习密宗是跟宁玛派索达吉,那时候我怕我朋友被骗,我就学习密宗。大宝法王,我十年前见过他视频,那时候不认识他,后来我病了,抑郁症加上有一个外魔变影视明星样子老来,那个外魔还总打我体内灵魂,不知道他用什么方法还把我脚上栓个链子就让我和他好,后来我灵魂苏醒,我都没想到我灵魂能把大宝法王找来让他帮我。我记得那天我一下子把大宝法王给从一个空间拉下来,他就跪在我面前,然后我一看我怎么把这个活佛给找过来了。后来大宝法王就帮我治病,还看到一些我和大宝法王场景,那应该是清朝古代,看他在高处坐着,底下一帮女众都穿着白衣,他就指着我,那时候我和现在的我长得不一样,然后那时候可能我们好过。后来他分身还和现在的我商谈说他是我双生火焰,后来我上网查这个活佛,才知道他是葛玛巴千诺,是葛举派的,我就和他学习葛玛巴千诺了。再后来我灵性就开始长大,开始能舞动、能飞跃,速度快,还有力量,大宝法王在我这也是感觉我俩一起学习试炼。我有时候感觉看一些像天书那些东西,我感觉我就是个守护者,但我现在是魔,现在我的后背处已经长出精神翅膀。我本体是男性,他说话是带电音那种,而且我灵性下来时候,那个男神他就说大宝法王那个摊子是破烂活,业力大,都干不动,而且我们下来不光我自己,好像我们和葛举派有什么契约似的,我们也是协助他,想帮助他,他要下地狱我们都得去。我现在还想让他帮助我救渡我们族人,可是现在感觉他修为还没有我修为好,可能我们灵魂和他有某种契约,可他让我们太失望,在人间收集他好多负面消息。我们不是什么出马仙,我们是羽族人,我是一个守护神,现在我们遇到困境,还有一个狐妖男也是老看着我,葛玛巴千诺也守着我,他们就这样守着我三年。开始我就以为那个狐就是演员邓伦,就以为他演戏演得灵魂出窍呢。后来我朋友她是出马仙,她告诉我他是狐,这狐还去闹妖说我朋友要救我就得从楼上跳下去。我相信我朋友说的话,因为那个狐化作演员样子也让我跳过楼。现在就是我有三能量体在我体内,我现在让他们闹得是魔,那个狐不喜欢我修佛法,大宝法王喜欢我修佛法。用什么办法能把大宝法王赶走?现在情况是赶走大宝法王,那个狐就爱回来,我想把他俩都赶出去。大宝法王不怕佛法,什么经都不怕,那个师兄让我天天念《金刚经》,我念了,我不行,再念菩萨佛号吧,跟他们斗吧~

贤佳】可继续多念佛诵经、孝敬父母,并可随顺持守八关斋戒,练习过午不食,坚持一段时间试试看。

居士】好的。还有一个事,就是我灵魂总出来,我是不是不能总让自己灵魂出窍?

贤佳】不宜随顺“灵魂出窍”,宜多念佛读经、随顺持戒,渐渐安稳身心。

居士】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像练习总去武,还有法术,灵性总跑出去,速度还快,我要一念咒周围就全是护盾。今天早上念《金刚经》四句,头上有加持力,头顶下来磁场,就是在头上不知道出来一个什么盘。我有时候听音乐修行,古筝、笛子,我能看见我那灵性还能舞动起来。有时候我感觉看那些画中人都是灵动的,我还感觉能触摸到那些画中东西,还有我感觉我能在某个空间造东西,但造出的东西我都没见过。对了,大宝法王还送给我一个白色金刚杵,还有就是我在一个空间总看见我看一些巴掌大的卷轴,是不是天书?大宝法王分身也去学习,是不是他真出窍和我一起学习试练?我昨晚起来看大宝法王他还有第三只眼,不过他有标记额头中央,感觉不是太好,我觉得他就是破戒才会灵魂出窍。

贤佳】不必攀缘在意这些,安住念佛、诵经、平常生活就好,渐渐恢复正常安稳身心状态。

居士】《金刚经》我想诵,还想诵《药师经》,可以吗?我对《药师经》觉得非常喜欢。

贤佳】可以,随喜!

居士】我给你写信,大宝法王分身也在我身边看着,但他好像不爱和你们说话。你们说他,他也不生气。可能我感觉他思想观念和咱们汉传佛教不一样,他现在24小时监护我。我诵经去了,过段时间我再和你说说我的情况,看看我能不能把他和我能量体分开。

贤佳】那是鬼神,可不管他,多念佛诵经、行善就好。

居士】好的,我不理他。对了,他们说密宗什么和上师相应,就是我这种情况吗?

贤佳】藏密的上师相应法是精神控制的邪法,宜应抛弃。可参看:

《揭露藏密依师法的反智精神控制及危害》

《揭露汉喇嘛:北京龙泉寺首座悟光法师》

(四)

居士】《空行母——性别、身份定位,以及藏传佛教》([苏格兰]坎贝尔著)(2012年译版)

(摘录)寺院修行普及化的趋势,以及广泛地将活佛认定为靠自立出生的证悟男性之手段,此二者终究使得女性主体性存在于该制度中之可能性变成更渺茫,也使得女性自主个性化的许多潜在隐喻大部分变成多余,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护该阶级架构中的精英。

许多在西方弘法的东方教师们,一旦离开了那个保护他们,而且接受他们偶尔越轨的行为,但是仍然视他们为“圣者”的环境时,他们因为暗示别人有关他们自己的神性而付出了代价;他们的行为无法达到许多学生所预设的规范,因为这些学生认为神性等同于完美。此外,“魔力信仰”在西方社会的普及化使某些佛教老师得以符合信徒幻想的内容,而视上师为佛、学生的心灵为不纯洁的上师依止原则,是信徒所不能质疑的,其教义往往被举出来抑止信徒对于上师不道德行为的批评。

论辩往往聚焦于上师与学生之间的性关系,以及在西方的背景中,这些性行为是否有利,遑论是否适当。一位处理过很多这种案例的心理治疗家,黛安·珊柏格(Diane Shainberg),被问及这样的关系是否可以被描述为“超然的”时,她回答:“决不是!在每一个案例中,女性都无法理解其中的意义,而且……无法触及到她自身的需求与想望。她本想藉着趋近掌权者来提升自己的正当性,但并没有奏效。她被变成为一个性标的,而最终感受到自己已被遗弃,不仅是被掌权者、精神导师所抛弃,也被僧团所遗弃……而到最终,则是被自己所遗弃……与自己的精神导师发生性关系,并不能使这些女性在此经验之后感到自在。”当被问及这对女性有何潜在利益,她说:“我不曾看到一丁点可以称之为利益的。完全没有!”

如同最近的历史显示,确实有许多西方人容易受上师承诺的影响;当这些上师们将他们的凡夫人性隐藏于不能实践的浮夸饰辞之时,他们将造成令人退步的事实境界,而信众们仍然被一厢情愿的幻想所淹没。双方羁锁于若此之两厢依赖,无论是否公然牵扯性爱,终究将无法终止双方共同幻想的行为;否则,这种“代表智慧之上师与代表无明之弟子”的关系,将很明显地成为虚妄的事实。这确实是讽刺的,因为佛法中认为对幻想的真实了知是证悟的先决修件之一。

历史上的佛教社会清楚地提供了与佛陀身体有关的象征性意涵,而就西藏而言,其社会背景提供象征性意涵的方式,乃是藉由佛父、佛母双身图像而呈现原始的性交场面、对具有隐喻意义的神性“王”之崇拜,以及将母神呈现在各种图腾中。凡此种种,不仅仅与社会的过去历史及其他更古老之宗教体系有开,更是一种生活方式的蓝图。

若缺乏那个由佛陀证悟而发启之社会层面,西方(藏传)佛教将会被降级至个人放纵贪欲的层次。我探讨此问题的方式,是提请注意象征性的结构本身确实可能造成社会的具体化;而选择性地采纳西藏的图像及仪式也可能会对社会有冲击影响,正如麻原彰晃(“毒气瓦斯上师”)在其大灾祸事件中变态地采用一些西藏的象征所显示的。

西藏文化所造成的假象与欲望,以及西藏仪式的结构与神话,已为(旧时代的)西藏人完成历史上的功能。这个以上师以及两极化的两性关系为主轴的佛教,已不被质疑地移植至西方社会,它可能造成令人退步的思考模式,并激发负面的运动。在最好的情况下,这些运动将会鼓励信徒不健康地自现实中退缩,并促进他们对于魔力的信仰,最坏的情形则会导致闭塞式的思维体系。在这些体系中将可看到邪教的心态以及自我残害的种子。此外,在藏传佛教(主要经由密续中的文字)强调清净及圆满的概念之情况下,那些寻求这类幻想的群众们,对社会环境所造成的风险确实是庞大的。

贤佳】我将摘录发给一位居士看,那位居士回复说:“看来藏密双修法在西方很流行,也受到了有识之士的质疑,这个‘修法’的社会危害性,是应该引起世俗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警惕。但从内容看,西方人认为这是佛教本身的问题,佛教因外道邪法背锅,广大佛子应当尽力揭批护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