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学诚法师“心文化”的讨论

关于学诚法师“心文化”的讨论

(20191221)

居士】“心文化”这个事情,究竟是学诚自己自创,还是贤Q法师或其他法师的杰作而替学诚想出来的一统宗教的手法?您在寺里的时候可有了解?您看有人写的禅修营记录:“法师端坐前面,神神叨叨的念着‘我的心飞到脑门上了,我的心飞到鼻子上了,我感觉到血液在流动了’,就这样。一屋子人上百号人,在法师的带动号令下,像僵尸一样在屋内四处游走。”“法师在问答环节说:‘我们现在是隐学,为了发展壮大,要联合一切其他宗教,包括基督教、天主教、道教等,才能成为显学。’”既神叨又有天大的企图心。

学诚事情暴露被僧团知道后,贤Q法师依然搞了“心文化”的弘宣,当时我认识的师兄在学这个。好在学诚只有几篇文章,初露端倪,学诚没机会继续“开发”,但这个“心文化”创建了词条,势必会有后患的,也许寺里法师会继续这条老路。所以,请您适当辨析。

《学诚法师:心文化是传统文化精神命脉》(2015-12-21)

http://www.china.com.cn/cppcc/2015-12/21/content_37366649.htm

《开发心文化 承担新使命——记中国佛教协会“新掌门”学诚法师》

http://www.chinabuddhism.com.cn/fayin/dharma/2015.5/g201505f031.htm

《心文化参考资料》

https://baike.baidu.com/reference/9093363/a39fZ2_U03XfBGxuBcuzwjqB4hocL6kYIMKkFzeM42NCOXvAfvxEYN7Sc-xTVkYGOm5DYuSiHwsxUjcZbC3mbJWEAlNwYPa20CWHSX0NT9CFS5GsBhugUsYjy3UXrJj9XhdqHz8

贤佳】“心文化”的概念是学诚2009年10月在第十二届中韩日三国佛教友好交流大会上作基调发言《当今佛教的社会责任——建设人类的心文化》正式提出。这篇文章是贤S法师受学诚指派拟写的,贤S法师好像有转请一位大学教师先拟稿。后来贤Q法师以“心文化”为主题为学诚拟写了几篇发言稿。

“心文化”本是个较好的概念,可对治现代的“物文化”,但可惜学诚只是利用来炫弄“高见”,妄充博大,而实际心行贪着财色物欲,尤其被藏密邪见邪法扭曲心智,黑心败德,成为“心文化”的反面典型,极大败坏了“心文化”。龙泉寺体系的法师应是扛不起这杆大旗的。

居士】学诚本来身份是汉传法师,结果推广藏密,又搞出个“心文化”,其文章《当今佛教的社会责任——建设人类的心文化》说:“在佛法的世界观、价值观和方法论的启发下,当代人类正逐步从现实文明困境的切肤之痛中觉醒,开始进行着一场比科学革命和社会革命更为深刻的精神革命。而这种精神革命需要汲取以修心、治心为特质的佛教精神资源,洞察现实之时势,融汇全人类优秀文明的智慧,创造一种新型的心灵文化,以对治目前占主流地位的以自我中心主义、贪婪自私、唯利是图为核心的物欲文化。同时,鉴于当今时代崇尚物欲、自私自利的思想已主流化、制度化,我们应以‘心文化’为主导,弘扬佛教‘勤修戒定慧,熄灭贪嗔痴’的心灵净化方法,促进一个源自内心、实践于人类社会、以‘心文化’为核心的人类文明的形成。”

佛法的方法或者说佛教文化思想,四悉檀,不就是针对物欲贪嗔痴来的吗?他搞出超宗教概念,以文化作为外衣,我觉得他是想用“心文化”传播代替《广论》(传播无政策法律障碍,还能嫁接方便),塑造出一种超越各宗教的心灵修行法门,代替佛教,搞自宗。当然这个推测不只是从他的文章来看的,而是综合考虑龙泉寺禅修营的引导思想、国际“弘法”需要、学修事业体系、汉传八宗未弘等方面作出的。

贤佳】以“心文化”作为“超越各宗教的心灵修行法门,代替佛教,搞自宗”,可能是贤Q法师的意趣,而学诚真正宗奉、推行的是藏密教法,“心文化”只是其沟通社会、谋取名利、推行相似法的招牌理论。

学诚很深沉地“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曾令我很吃惊。如2010年8月10日他在社科院研究生院作讲座《凝聚智慧,共建人类心文化》,讲稿是我拟写的,其中说:“在二元对立思想观念的影响下,人们有意无意地宣扬、放大自己对他人,自己对社会,自己对自然的对立面,刻意挖掘和树立各种各样的对立面,从而引发和激化各种社会的矛盾和冲突。”这段话他照念了。讲座结束后坐专车离开,随同听讲座的司机说:讲得非常深刻,美国就是“刻意挖掘和树立各种各样的对立面”,总将中国树为假想敌(当时美国军舰开近中国南海)。学诚说:中国人缺乏美国人这种忧患意识,所以被美国人欺负。我听了很意外,难以理解他私下否定台面上讲的正理而赞同阴谋权术,但因当时对他有信心,又修依师法“观功念恩”,所以认为是他不执着、很务实而不执理废事。现在看来,他确实是善于阴谋权术的,他内心不一定认可自己台面上讲的“心文化”理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