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艳秋博士自杀而曾称受到藏密邪术干扰的讨论

(20200424)

  【居士】《哲学博士韩艳秋自杀,死前曾称受到藏密邪术干扰》(赏花人2020-04-24)

https://mp.weixin.qq.com/s/BA5YluzLp0smL6Pz3SDa0w

  (摘录){昨日得知哲学博士韩艳秋跳楼自杀,遗体于昨日早上火化。据韩博士近期的自述,去年(2019年)于人民大学访学时,在宣方教授课上感受到藏密邪术的干扰。干扰到底来自谁,韩博士也没有提示。据知情人说,韩博士临死前在书桌上留下“远离藏传佛教”字样。目前警方在做进一步调查。

  韩博士一年后才选择说出自己精神上受到藏密邪术迫害一事,也许是承受能力接近极限了,也许是想告诉人们什么。被干扰的一年时间里,她到底经历了什么,承受了什么,我们无从得知。希望朋友们不要盲目崇拜与追随,应该多理性观察藏密以及藏密弘扬者,坚持依法不依人去辨别、定位。这样就不容易受到邪法邪术干扰、迫害。

  纯粹的正法没有藏密中那些对不服从上师者进行诛杀及男女双修等严重背离佛教正法的内容,不适合单纯用“佛教”二字去称呼它。韩博士称呼藏密为“佛教”,应该是受到当下一些说法的误导,认为藏密也是纯正佛教。这种认知会令人们对其中违背佛制戒的邪法失去了应有的警惕与防范。}

  韩艳秋自杀,有居士给“赏花人”提供了资料,但因未见新闻报道,如果您与宣方教授有交流或其他渠道,能再核实或多了解些信息更好。此案如属实,尤其绝笔“远离藏传佛教”属实,这简直是以血控诉了!但只要微信记录属实,就算科学手段无法查证邪术致害,已足以警示他人。毕竟,死者已经如此清晰知道自己受到藏密邪术干扰,死前亦警示他人。有的受害者被邪法邪术所害,精神错乱或自杀,也是不知原因稀里糊涂的。

  我认识的一位修密女众,曾经有跳楼自杀举动,虽然表相上是为情所困,但实则说明无论如何精进,藏密的法根本对她起不到任何作用,否则不至于深知自杀果报,还要自杀。当时我远水难救,相信她的“金刚兄弟”会救她(或者打电话劝阻或者有什么“法力”阻止),打了电话,她们都说她是闹着玩的,说她经常闹要自杀。但她这样惜命的人怎么会自杀?人命危在旦夕,她们想的不是如何迅速救人,而是在那里质疑,劝我不用理。我当时是感觉到她确实要自杀的,不是闹着玩的,只好于释迦牟尼佛像前痛哭祈求,也发了一个誓言,以换取她能活下来。后来,她说在临跳之前有个力量阻止了她一瞬,遂被家人发现拉住了。但她不相信我的誓言,也不相信是佛陀救了她。我想,她还是宁愿相信是她的上师或者其他力量(所谓能感通的“护法”)救了她。我那个时候还信藏密,但藏密“金刚兄弟”平常说的发菩提心,和面对人命秒失之时还有功夫说七说八,令我很寒心。这位女众的修密男友后来说,她当时是被非人控制推动自杀(可能又是藏密那一套看到什么之类)。她确实能与所谓的“护法”沟通,会有“护法”通过她来影响人道。诡异的是,对方随时可以替代她,以她的嘴传达信息,但她是无法拒绝的,也就是无法关闭通道。我曾经对她说:“那说明这不是你的力量,因为你根本控制不了。”她很不高兴,而深为自己能与“护法”沟通而自傲。同样修密的另一位,据说功力深厚,但常为身体被堵苦恼,这可能与她们修气脉明点有关(修大圆满法)。我也见到网上有修密的,说要经常清理负能量,以保持身体能够感通。这些情况,与韩博士说的打开“气机”类似。我与一位法师沟通此事,法师说,不外乎还是附体,非人的意识来控制人的意识,最严重的情况是,完全被非人意识压制替代,还有的是两个意识共存,还有的是人的意识稍强,能暂时压制住非人意识,还有的是脑子里总有个声音下指令。法师说附体的情况不一而足。被附体的例子我也知道一些,我推测通常是一些低阶的非人、鬼魅来附着占据人的身体。而高阶点的天魔外道,想必不屑于跑到人的身体里来一直呆着,就利用特殊的方法,在想控制利用的时候就出现并下达命令,不需要的时候也就任人自便,但一旦入侵并打开了通道,被控制的人是无法关闭的。所以,那位女众,在我认识的期间,有诸多怪异的行为,比如说过什么会忘记(实则是控制她的“护法”说的,那时候她的意识应该是不起用而不知道),突然会发火说一通话,然后她会解释这是“护法”所言(这个时候还有自己的意识存在)。如此种种。韩博士的事令我想起这些往事。

  邪法邪术对人的影响是客观存在和后患无穷的,而修密所获得的这些“超感”,除了让自己陷入自以为“超人”的幻想之外,既解决不了现世的烦恼和问题,也无益于后世解脱,继续痴迷这个,只会万劫不复。但可怜往往陷入其中的人不能自拔,而且不接受任何对藏密邪法的质疑,一心依师听话。藏密那套完美的逻辑,总能扯上是弟子自己的业障,因此更加邪精进,这就是一个死循环。哪天精神错乱、自杀而死,都不会也不敢质疑是修邪法的问题,实在可怜可悲!

  除了藏密,也有其他邪术会干扰人,有的人贪恋被附体能获得的“利益”,与附体达成心甘情愿的合作,附体会给些信息,所谓“趋吉避凶”,或者提供一些通常人不知道的信息(所谓“他心通”),满足人的猎奇心理或贩卖信息获得利益,如此之类,不外乎利用人的贪念罢了。修行人是要断贪嗔痴,结果又在这些旁门左道上贪着,实在是愚不可及。

  【贤佳】您提供的藏密邪术干扰的事例经验和提示很好!“赏花人”评说韩艳秋自杀的文章,我已转询宣方教授。宣教授回复说与韩博士没任何私交,认为韩博士自称被邪术控制像是思觉失调,建议我不要八卦娱乐消费此事,应专注于法义学习。我回复他说:“弘一法师联曰:‘草积不除,时觉眼前生意满;庵门常掩,勿望世上苦人多。’自杀可悲,遗言有恨,宜应深究,安慰亡灵,警护生者,非为娱乐。你们曾为师生,即是有缘,似不宜超然漠视。希望您能调查韩博士所说感受藏密邪术干扰之事及自杀原因,帮助您的其他学生远离这样的干扰因缘,也安慰亡者。”

  他崇重台湾印顺导师,对我批评印顺导师很不认可,多次提醒我缺乏择法眼,应闭门学修,并说我对藏密的揭批是将汉传佛教问题“甩锅给藏传”。他大概不会深究韩艳秋自杀的问题。

  【居士】法赖僧传,当今时代邪师邪法肆无忌惮,一些“僧”也加入弘传邪法的行列,如无正信正法僧破邪显正,想学佛的人恐怕都被诱拐到邪道上去了,谈何正皈依法?

  从韩博士的微信记录看,此案子最令人可怖之处在于,她只是去听了宗教学博士宣方教授的课,就被邪人强行以邪术入侵伤害,这真是防不胜防了。兴许谁害的她,她都至死不知。以前就有受害者分享过被藏密喇嘛下蛊、诅咒,通过甘露丸、勾召法、怀爱法等等。我自己的经历是被偶遇的喇嘛念咒攻击干扰,至于他们是想阻断我诵经以便搭讪,还是直接就想控制,我不得而知。如果不是我对喇嘛警惕,又能感知到攻击的能量,恐怕也会如对方所愿。也就是说,那些邪师是没有什么礼义廉耻的,根本不受佛教所讲因果、戒律的约束,只有利用邪术邪法达其目的险恶用心。这就带来一个新问题,普通人是无法识别也无法阻止可能受到的伤害,但伤害悄无声息地就发生了。韩博士毕竟是一位研究过佛学的学者,在宗教领域有所了知,也写过一些文章,所以才能清晰知道自己受害了。普通人,尤其不信佛教的,就算受到伤害,也恐怕不知道、不察觉、不明原因。那么普通人如何能够防范呢?

1 thought on “韩艳秋博士自杀而曾称受到藏密邪术干扰的讨论

  1. 您好我是邪法死里逃生的人,他们可以在心脏打入一些众生,让人控制不住想做一些傻事,这种情况出现时候去显宗较大的正规寺庙去,入庙大概十几分钟便能清醒,因为正法寺庙有护法。我曾经被对方邪东西追赶,然后去了当地一个唐朝便有的寺里,这些东西明显退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