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辨张恩友的诬蔑

(20200425)

张恩友】贤佳“法师”:其一,如果你没见识过中国佛教协会会长释学诚丑恶之事而信“佛”,尚多少有情可原。可经历了之后仍执迷不悟,的确令人遗憾!

其二,我不是你所谓的“居士”,切莫妄语。

其三,最初编撰《乾隆大藏经》朝廷相当重视。该“经集”由释门汇聚当时国内顶级“佛教”界“高僧大德”等共同完成。对于这项前所未有、关乎释教未来的浩大“传法”工程,“佛菩萨”及其“金刚护法”当极为关注且应全程监管。日本《大正藏》的编纂也不例外。众“护法”们又怎会允许在其中掺假?!

其四,《“佛祖”是恶魔,“佛教”为魔教》论文,根本不存在你“辨析”中所妄言的“教义问题和事实大多是印度左道密教和西藏密教对佛教的混滥”。其中所摘引的以往事实证据,主要来自《乾隆大藏经》、《大正藏》等“佛教”最权威版本。印度密教与西藏密教全部都属于释门“佛教”,否则“护法”难容。

其五,释迦之教,分为密教与显教。其子罗睺罗所学即为密教。唐代玄奘“法师”等所译“佛经”中的显密,与藏密等“男女双修”并无区别,只是在翻译时刻意使用了些隐语而已。该论文及《“佛教”是反人类极端黑恶邪教》中,对此均有大量实证列举,你不可否认。

其六,你在“辨析”中,妄称乔达摩·悉达多是太子则相当不应该。研究佛学五十余年的季羡林大师,在其所撰《季羡林谈佛》中对此已有明确结论。我本人所发论文也已作充分论证。你本应据实持证而论,可你却根本拿不出任何真凭实据,而只一味随意妄言,欺骗施主。

其七,日宫、月宫形状问题,是“释迦牟尼”自己亲口所言“宫殿四方,远见故圆”。如果常人肉眼看不见,又何来“远见故圆”?这是最基本的逻辑问题。你有何证据证明乔达摩·悉达多“佛”所言为真?你又有何证据证明释迦是佛?

其余问题,因时间关系不再一一反驳。要求你自行将所发迷惑性驳文删除,否则就直接与我面向全人类公开辩论!暗地里发这些虚假的东西极不光彩!那些始终不肯公开讲道理,却又强行删除我网络论文者则更为正人君子所不齿!

贤佳】愿意明辩很好!回答如下:

1.学诚崇信藏密,背逆佛法,破戒作恶,是佛教的败类,不代表是佛法和释迦牟尼佛的问题。正如您信奉的宗教古往今来也有很多败类和邪教分支吧?如果归咎于您的教义和教主,岂非令人遗憾?

2.我文说有居士将您的文章发给我,何处称您“居士”?

3.藏经的杂伪可看我先前文章《辨析〈张恩友:“佛祖”是恶魔,“佛教”为魔教〉》(http://www.mzhy.org/20200204-04/)的引据。另给一证:《大正藏》收录有《老子化胡经》(事汇部,经号2139,http://cbetaonline.cn/zh/T2139_001),是中国古代道士撰写破佛教的伪经。

4.藏经杂伪问题如上答。您认为释迦牟尼佛是假佛、恶魔,那么佛教的“护法”岂是有智、正直?您抬出佛教“护法”为证,岂非自相矛盾?

5.小乘经典称罗睺罗是密行第一,岂是密教?藏密男女双修法是否属于佛教,可看《辨破索达吉堪布的男女双修妄说》(http://www.mzhy.org/20200119-03/)中的引据辨析。

6.《季羡林谈佛》第一章第四节“释迦牟尼的生平”中说:“释迦牟尼出生在王家,父亲名叫净饭王。这有点夸大。他父亲可能只是贵族寡头中的一个头子,美化称之为王。……他生长在深宫之中,享用极端奢侈。父亲给他修了三座宫殿:春季、夏季、雨季各有一宫。他受到了当时刹帝利青年所受的全部教育,包括各种学艺,军事、体育也包括在内。成年后,娶了妃子,名叫耶输陀罗。”虽然他说“这有点夸大。他父亲可能只是贵族寡头中的一个头子,美化称之为王”,但不妨其实是当时地方小国的国王(古印度当时很多城邦小国,常说有十六“大国”)。其文所说释迦牟尼的生活、教育实际就是太子的生活、教育。

此文接着说:“他们生了一个儿子,名叫罗睺罗。这一定是历史事实,因为佛教和尚是不允许结婚的,可是佛祖却竟结婚生子,给后来的佛徒带来一个尴尬局面。若非历史事实,佛徒是绝不会这样写的。为了这件事,和尚编造了不少的神话故事,以图摆脱窘境。”可见季羡林不太懂佛教,因为释迦牟尼在王宫结婚、生子时还未出家,也未成佛,而佛教是允许在家信徒(居士)结婚生子的。当然,他说“佛教和尚是不允许结婚的”是很对的,而藏密却允许出家人有明妃、做男女双修,大概季羡林不会认为藏密属于正规的佛法。

7.“远见故圆”,若是一般人肉眼所见,岂见宫殿、天子?佛经中还常说须弥山、四大部洲,岂是一般人肉眼所见?如果指一般人肉眼所见,那么应是杂伪内容。可再看《辨析〈张恩友:“佛祖”是恶魔,“佛教”为魔教〉》中的辨析。

您的文章被删除是有一些人举报。您说我“暗地里发这些虚假的东西极不光彩”,我很早就请人贴给您了,也发邮件给您了,可看《辨析〈张恩友:“佛祖”是恶魔,“佛教”为魔教〉·(二)》中的说明。

我在《辨析〈张恩友:“佛祖”乔达摩·悉达多是假佛〉》(http://www.mzhy.org/20200211-03/)质疑您的问题,也请您顺便解答:

张恩友文说:“任何生命、非生命形式都不存在无始。一切生命皆从被赋予灵魂意识之时为始(非转生世间之日)。所以,乔达摩·悉达多认知存在明显逻辑错误,且与事实完全不符。”人类和动物生命何时被赋予灵魂意识的?是什么给赋予的吗?如果是创世者赋予的,那么创世者的生命是何时赋予的?是谁赋予的?如果创世者是自存的,没有谁赋予生命,那么创世者不就是没有起始吗?与自说的“任何生命、非生命形式都不存在无始”不矛盾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